《苗疆蛊事Ⅱ》
第93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与此同时,那气息腾然而起,一股凛然至上的威严之气,从剑身之上陡然发出,让人心中骇然,忍不住跪伏下去。
  这是龙威。
  在这一刻,我终于不再怀疑它到底是不是龙骨的这事儿,因为这样的气息,除了真龙,别无他号。
  杂毛小道似乎早有准备,手掌一伸,便将这气息给罩住。
  那气息似乎对他的阻拦很不满,想要奋力挣扎,便化作尖刺一般,朝着他刺了过去,杂毛小道笑了笑,说你还想在我这儿占便宜?
  他回手一拍,将那气息给镇压住,然后对我说道:“你且与那东西沟通一下。”
  那东西?
  我愣了一下,随后感觉到了一股陌生却又熟悉的气息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来。
  它就好像是某种生物,人、或者动物,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意识,想要与我亲近,却又带着几分抗拒和畏惧,我试图与它沟通,它一开始是拒绝的,然而当我散发出了足够的善意时,它终于选择了低头。
  然后它融入了我的整体意识里,而那一刻,我有一种融入血脉的感觉,那剑与我顿时就多出了无数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东西,原来就是剑灵。
  杂毛小道瞧见我的眼睛亮了起来,在旁边笑着解释道:“剑要飞起来,就需要有剑灵,剑灵这东西,可遇不可求,不过好在你堂哥手中正好有个合适的玩意,就给你用了——这玩意,是除了龙骨之外,最为珍稀的东西……”
  听到他的话语,我心中充满了感动,正要说些感谢的话语,杂毛小道却拦住了我,说咱们谁跟谁,别扯淡了,我教你御剑的手段,希望能够对你有所帮助。
  说罢,他开始传我口诀。
  杂毛小道在这儿待得很晚,一直等到我完全学会了御使这止戈剑之后,方才告辞离开。
  他离开之后,瞧见对这剑爱不释手的我,屈胖三一阵无语,说至于么,不就是一把破剑么,搞得好像是娶了小老婆一般。
  我嘿嘿傻笑,说你不知道这剑有多棒。
  屈胖三摸出了量天尺来,说要不然咱们试一试,看看到底谁的比较硬一点儿?
  我忍不住翻了白眼,不理他的调侃。
  那一夜,我几乎是抱着剑睡的,而且我还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与聚血蛊无关,而是梦见了虫虫。

  我梦见虫虫款款而来,轻解罗裳,然后与我……总之是不可描述的事情,结果到了天快亮的时候我起来,偷偷地跑到了树林里面去换衣服。
  第三天清晨,我早早的起来,沿着山路而跑,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然后从乾坤囊中取出了止戈剑来。
  我提着这剑,练了一整套的动作,然后开始练习挥剑。
  每一把剑都需要有剑感的,我需要熟悉它的每一次劈砍,调整出最为适合的力道、角度和力量,以及对于敌人的把握。

  一剑神王之所以如此厉害,是因为他经历过了千百万次的练习,方才能够最终一击而斩。
  我练得一头大汗,突然间听到有人在旁边拍手说道:“不错,不错的剑法,不错的剑。”
  啊?
  我听到了,忍不住回过头来,左右打量,却找不到声音传来的方向。
  怎么回事?

  就在我四处找寻的时候,从左边跳出了一个邋里邋遢的老道士来,冲着我嘻嘻地笑,说小子,你的这把剑很不错啊,我拿这个跟你换,你看如何?
  他伸出了手,递了一根剥光了树皮充当拐棍的树枝来。
  老道士的出现,顿时就把我给吓了一跳。
  事实上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都不知道,一直到他真正愿意自己走出来了,我方才锁定住对方的身影。
  然而即便如此,他给我的感觉依旧是很虚,就仿佛只是一个影子那般,面容模模糊糊,似乎有些熟悉,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见过,睁眼看倒不觉得什么,但是一闭上眼,竟然想不起他到底长什么模样,就好像是一个空集。
  我从一开始的懵懂出道,一直到现如今,对于高手的辨别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也知道一流的高手靠气势,而顶尖的高手,却从来都是返璞归真,甚至等同于“无”。

  之所以无,就好像是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但只要是他喜欢,他愿意,下一秒就会变得无比真实。
  而他的攻击,也将会变得格外恐怖。
  这样的一个老道士,我自然不会掉以轻心,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前辈贵姓?”
  我本来想套一下对方的底细,结果他一点儿机会都不给我,而是笑嘻嘻地说道:“你这个人好不讲规矩,我问你要不要换,你只需要回答换,或者不换就是了,何必啰啰嗦嗦,想要查我户口么?”
  呃……
  我给对方的霸道噎得说不出话来,手一翻,那止戈剑便纳入了乾坤袋中去,然后我摇头说道:“不换!”

  我说得很坚决,然而对方却似乎并没有感受到,而是双目圆睁,打量着我,然后说道:“咦?你刚才是变什么法术啊,怎么那剑一下子就不见了呢?”
  我哭笑不得,不知道这人到底是真疯了,还是前辈高人在这儿装疯卖傻呢。
  不过不管是什么,反正止戈剑我刚到手,而且杂毛小道还费了那么多的心血和人情,我肯定是不能够给别人的。
  所以我再一次坚定地说道:“不换。”

  老道士勃然大怒,说我问你到底变什么法术呢,没问你这个——再说了,你凭什么不换啊,我这根树枝,可比你那东西强多了,不信你试一试?
  说罢,他将手中的树枝微微一抖,然后朝着我这边刺了过来。
  老道士一言不合就开打,这节奏让我有点儿琢磨不透,弄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我也没有敢擅自挑起争端,朝着旁边退了去,没想到对方这般平平一刺,却在一瞬间将整个空间的炁场锁定,那树枝看似平缓,实则有着无数的变招,每一处都是惊涛骇浪。
  我在一瞬间就判断出来对方这一招的恐怖之处,知道如果我心虚躲避,只怕就会陷入对方源源不断的攻击之中,所以没有太多的选择,唯有拔剑而战。
  唰!
  止戈剑从乾坤囊中拔了出来,而那老道士则嘻嘻笑了,说好啊,你腰间的那个袋子不错,居然能够藏得下那么长的一把剑,我也要了……
  我心中骇然,要知道我刚才拔剑的速度奇快,几乎是用尽了我最大的潜力。
  然而就是这样,还是被他瞧了个清清楚楚。

  我信心被打击,手中的止戈剑不由得轻了几分,防止对方一击而来,直接就与我较力,随时准备着撤离现场。
  然而当止戈剑与对方的树枝木棍挨到一切的那一瞬间,我却感觉到心中一空。
  对方这看似汹涌的一刺,却根本就是一记虚招,而当双方剑尖互碰的那一瞬间,对方陡然发力,朝着我席卷而来,而这个时候的剑势,突然间就如同那惊涛骇浪,狂风暴雨一般地扑面而来。
  这个时候,我不得不与对方正面交手,一时间剑光浮动,充斥在林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