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8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找不到合理的解释,楚天齐只得给自己下了一个“疑神疑鬼的结论。”

  把楚天齐送出大门,二人握别,楚天齐邀请周科长有时间到开源做客。
  周科长表示感谢,同时请楚天齐对这里的事放心,并坚持等对方车辆启动,才挥手告别,返回了院子。
  云翔宇驾车,楚天齐和于涛坐在后排座椅上,向市里赶去。
  “哥们,探一次监怎么进去三个多小时,我以为你住里边了。”于涛说到这里,感觉这话有些别扭,又马上补充道,“是不是公丨安丨局长都要体验罪犯生活?”
  “按你说的,是不是还得去和吸丨毒丨人员学吸丨毒丨?”楚天齐笑着反问。
  “那倒不必,不过体验一下那些风尘女子的生活,也有可能。”云翔宇接了话,“就你这形象,就你这体格,没准那些女子感受到了你的温情,还能主动交待问题呢。这也算是舍身取义,也符合佛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精神,正是楚局长伟大人格的写照。”
  “净瞎埋汰人。”楚天齐手指二位,“九点半的时候才轮到探视,探视完就十点多了。正好有同事的同学在这里工作,我又让他带着各处转了转,想借鉴一些经验,用到看守所上。”

  “原来如此,楚局长真是位尽职尽责的好官,休假也不忘了工作。”于涛笑着,“你刚才没出来,我在车上睡着了,梦到你就在给女犯人做工作,在用温情感化他们。”
  “胡说八道。”楚天齐“怒”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听着楚天齐“怒不可遏”的申斥,车上二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咯噔咯噔”,汽车连着两下颠簸,于涛“哎哟”了两声:“妈*的,咬舌头了。”
  这回轮到楚天齐大笑了:“哈哈,老话说的好,口下留德呀。”
  “不和你斗嘴,我都饿的没力气了。”于涛说着,把头歪在靠椅上。
  云翔宇也专心看着前面,不再说话。
  楚天齐目光投向车窗外面,路面上那些补丁进入眼帘,他不由得想起了魏龙那条受伤的胳膊。他可是知道,普通沥青路面摊铺时,热沥青温度都在一百三十度以上,即使修补时没那么高,恐怕也得一百来度吧。活生生的一条胳膊,被浇上滚烫的沥青,会是怎样的惨状,该是多么的疼痛难忍?
  肯定魏龙一辈子也不会想到有今天,不会想到他自己会有这样的一段经历。即使像他所言“后来一直生活在惊恐中”,但更多的还是侥幸,侥幸不会东窗事发,侥幸能够亡羊补牢。

  有些人“人心不足蛇吞象”,总在想着大捞特捞,到头来混了个锒铛入狱,但还往往慨叹时运不济,慨叹自己做事不够严密。也有的人是一步错,步步错,到头来只能到高墙里反思。可能魏龙就是属于后者,就是源于对儿子的溺爱,才走上了一条危险之路,才一失足成千古恨。
  俗话说“人生何处不相逢”,楚天齐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任跃祥。任跃祥入狱的事,楚天齐知道,但和对方既非朋友,也没有任何仇恨,他并没有去关注对方。不曾想,却在这里,以这样的方式见面,自己都不禁感叹,恐怕任跃祥的感触更深吧。
  任跃祥当初可是县长秘书,和县委书记秘书刘大智一样,前途一片光明。而且按当时的情形看,任跃祥似乎更有优势,因为还有组织部第一副部长在极力推举他。虽然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和魏龙是甥舅关系,但魏龙对他的庇护,那却是尽人皆知。
  可是任跃祥却置大好前途于不顾,竟然协助毒犯贩毒,竟然走上了这样一条不归路。也许他有自己的无奈,也许当初也是不得以,也许首次是因为无心之过,也许就是他没有认清其中的凶险。无论哪种情形,任跃祥都是可悲的,也是可恨的,既害已也害人,既让自己身陷囹圄,也间接拆散了许多本应美满的家庭。
  本来任跃祥现在应该是在科级部门做一把手,应该是每天应酬不断,应该是在工作之余享受家的温馨。可是这些都变成了假设,变成了根本不可能。任跃祥本应活的很体面,很有尊严,可现在竟然为了区区的一百元烟钱而连连称谢,竟然把他自己的自由放到了高墙大院之中。

  哎,人呀,还是yuwang在作祟,还是很难看破那个“贪”字,而这个“贪”字的写法五花八门、花样百出。自己一定要警醒,一定要躲开那些看的见的腐蚀,也要躲开那些“糖衣炮弹”,更要警惕不自觉的堕落。到监狱看望魏龙,参观监区,楚天齐无形当中受到了一次别样的警视教育。
  除了惋惜魏、任二位的人生,楚天齐也慨叹世事无常。本来至亲的骨肉,到头来却反目成仇,而且都混到了同一处院墙中。
  通过看和听,楚天齐也对军事化管理有了更深的理解。魏龙和任跃祥同在一个监狱,同在一栋楼住宿,但却竟然没有见过面。虽然这可能是监狱故意为之,但也不得不佩服管理的科学。如果不是今天自己去探监,如果不是听自己说出“魏龙”两字,任跃祥恐怕还不知道魏龙也在这个监狱里边吧。
  今天和任跃祥的不期而遇,让楚天齐对任跃祥又有了一定的了解,那个人思想有问题。从对方的言谈话语可以看出,对方心中更多的是恨,恨魏龙没有带好他,恨刘大智在外面吃香喝辣的。
  任跃祥最后说的那句话涌上脑海,楚天齐觉得对方把刘大智看的很准,但同时也疑惑对方诡秘的笑容。那句“他早晚会倒霉的”,究竟是一种诅咒,还是意有所指呢?
  汽车已经驶上柏油公路,楚天齐的思绪又跳到了工作上,他觉得自己的工作任重道远。自己既要严厉打击那些明目张胆的犯罪,比如贩毒,比如拐卖人口,比如暴力打*砸。也要面对隐藏在好人堆里的坏人,或者说警惕、防范、打击那些不坏的人所做的坏事。
  “哥们,探了一次监,怎么变的神神叨叨的,一会摇头叹息,一会愁眉不展的,不会是有什么心理阴影了吧?要不找个心理医生看看?”云翔宇盯着后视镜,调侃着。
  “找个美女心理医生。”于涛闭着眼睛接了话,“那样楚局长才能敞开心扉,说不准还能敞开怀抱呢。”
  楚天齐哭笑不得:“你们这俩家伙,一会儿不埋汰我,就一会儿不舒服。去里边转了一圈,能没一点儿感悟?我只是觉得受到了警醒教育,警醒自己,也要帮着警醒我的同学、朋友,比如你俩。”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好像除了你,没好人似的。”于涛很是不屑,“别看你道貌岸然,别看你身居要位,说不准也是一肚子男盗女娼,说不准也是吃饭不给钱的主。”
  日期:2017-03-27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