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8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去参加劳动了,大部分人都在砖瓦厂那儿,只有个别生病、受伤人员在宿舍。”说着,周科长走出了屋子。
  楚天齐跟着走了出去,随便抬头看去,楼道尽头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挎着伤胳膊的魏龙。
  魏龙也看到了楚天齐,脸上出现一些笑意,但很快就收拢笑意,快步进了旁边的屋子。
  楚天齐收回目光,在楼道里走了一圈,没有再进其它的屋子,但还是向魏龙刚才进去的屋子瞟了一眼,只看到了一个白色短发的后脑勺。

  出了铁门,没有再到楼上,楚天齐随周科长向楼下走去。
  “楚局,这里的各个区域基本都转了,你还有要看的地方吗?”周科长边下楼边问。
  楚天齐诚恳的说:“该看的都看了,谢谢你,周哥。”
  “你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周科长说话很谦虚。
  楚天齐一笑:“还真得麻烦你一件事,帮我的朋友存放点零花钱,可以吗?”
  “楚局长,没问题,他叫什么名字?”周科长答的很爽快。
  楚天齐道:“魏龙。”
  周科长点点头:“魏……”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打断了周科长:“魏龙,魏龙那个王八蛋。”
  此时已经来到一楼,楚天齐循声看去,一个人站在西边铁门里,手抓着铁门上的铁条喊着,正是刚才上楼时看到的那个人。
  “你要干什么?”周科长手指那人,怒斥着,“是不是太清闲了?”
  正这时,东边小铁门一响,一名狱警跑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根橡胶棒。怒指着那人:“老实点,闭嘴。想闹事?”

  那人没有闭嘴,而是打了个立正:“报告政府,我不闹事,我就是要和他说几句话。”说着,他用手一指楚天齐,“我和他以前是同事。”
  狱警看看科长,周科长又看看楚天齐。
  此时,楼道里又多了几个人,都在朝这边张望着。
  楚天齐想了想,冲着周科长点点头。
  周科长向狱警示意了一下:“去你那屋吧。”
  狱警二话不说,打开铁门,对那人厉声道:“出来,一会儿老实点。”
  那人马上一个立正,喊了声“谢谢政府”,走了出来。
  狱警锁好铁门,带着众人穿过旁边小铁门,进了屋子。
  屋子里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小圆凳。周科长让楚天齐坐到椅子上,他和那人各坐了一个小圆凳,狱警靠门口站着。
  此时不宜客气,楚天齐只是冲着周科长和狱警歉意的点点头,然后对着那人道:“任跃祥,咱们这才是真正不期而遇,你想说什么?”
  “是啊,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会见到你,更万万不会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哎,往事不堪回首,丨毒丨品害人呀,都赖自己贪得无厌,也赖那个死魏龙。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这样,谁让我有那么一个好舅舅,谁让他一直纵容我呢?”说着,任跃祥咬紧了牙关,还攥了攥拳,“这下好了,他也进来了,可遗憾的是我却一直没能见到他,没能当面‘谢谢’他。”在说“谢谢”两字的时候,他特意加重了语气。

  听得出任跃祥对魏龙的恨意,楚天齐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说道:“你要是为了说他的话,还是不说也吧。”
  “我对他满怀仇恨,但也把他弄进来了,心里平衡了好多。今天也要感谢他,要不我怎么能见到老熟人呢。”任跃祥一副顽世不恭的语气,“只是我不明白,你俩以前可是死对头,为什么现在你还来看他,好像还要给他留钱,你就那么高尚?”
  楚天齐懒的听他讲这些,便冷声道:“你要是这样谈的话,还是不说好了。”
  “好,我不说。”停了一下,任跃祥的声音低沉下来,“艾县长怎么样了,肯定受我牵连了吧?他是一个好领导,只是点儿太背了,先是遇到发大水死人,后又摊上我这么一个败类秘书。”
  楚天齐回答:“艾县长现在是艾教授了,在省委党校讲课,他说他现在过的很充实,也很惬意。”
  “那就好,那就好。”任跃祥长嘘一口气,但面色刚刚平静,忽又变的狰狞起来,“现在刘大智怎么样?当大官了吧?那小子可贼了。你俩关系不错,不过你也得防着他。”
  任跃祥的认知还停留在三年前,只知道魏龙是自己的死对头,只知道赵中直秘书刘大智和自己走的近。可世事变幻莫测,他任跃祥哪里知道现在的情形?这也说明没有以前的同事看他,更没人告诉他这些事情。楚天齐莫名的一种悲哀,既是为了任跃祥的人缘不济,也是为这世态炎凉。他尽量简短的说:“他好像还在青牛峪乡做乡长吧。”
  “青牛峪乡长?那不是宁俊琦吗?你不是也在那当副乡长吗?”说到这里,任跃祥拍了拍自己脑门,苦涩的一笑,“该变了,已经三年了,刚才听政府叫你楚局长,大概是高升了吧?”
  “我不在乡里了。”说完,楚天齐抽*出一百元钱递了过去,“买条烟吧。”然后站起了身。
  任跃祥伸手去接:“谢谢!”
  周科长用手一挡:“慢着,还是给你换成零钱吧,免的一分也得不到。”
  “谢谢政府,谢谢政府。”任跃祥连连点头,“还是你想的周到,要不非得让那些家伙抢走。”

  狱警好像专门准备着零钱似的,马上拿出一百元零钱给了任跃祥,换走了那张大票。
  任跃祥跟着狱警向外走去,临到门口的时候,停下脚步,转回身,说道:“楚乡长,你是个正人君子,还是离刘大智远点吧,他早晚会倒霉的。”说完,诡秘的一笑,走了出去。
  从服刑人员住宿楼下来,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点。周科长留楚天齐到食堂就餐,楚天齐以“有朋友在外面等着”为由,推辞掉了。他邀请周科长到外面饭店就餐,周科长也以“不能脱岗”进行婉拒。
  给周科长留下五百元钱,由他代魏龙保管,做为零花之用。然后在周科长陪同下,二人走向监狱大门处。
  走着走着,忽觉背后似乎有眼睛盯着自己。可当楚天齐回头四顾时,看到的只是那一栋栋写有标语的建筑,还有那高耸的大墙和上面密密麻麻的电网,以及在瞭望塔上值勤的哨兵。
  看到楚天齐两次回头,周科长安慰道:“楚局,你放心,对你的朋友我一定会尽量照顾的。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一定让他少受罪,尤其不让他受别人的欺负。”
  知道对方理解偏了自己的意思,楚天齐便也顺着话头说:“明白,我相信有你的照顾,他一定不会受罪,可还是不由得惦记他,哎。”
  两次回头,都没有发现那双“眼睛”,楚天齐认为可能是自己心里放不下魏龙,也可能是任跃祥在关注自己。但他又觉得不像,觉得那双“眼睛”里更多的是仇恨和报复的怒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