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4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青岚脸红了。
  沉默片刻,恶狠狠道:“你受伤了吧?现在应该打不过我吧?”
  她拔出军刺,“信不信本小姐把你阉割掉?”
  陆羽被她看着,浑身发毛,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叶青岚舔了舔嘴唇,坏笑。
  陆羽耸耸肩:“你赢了。”
  载着叶青岚回到别墅,基本上人都起来了,陆羽分了一辆车给叶青岚,叫她带着夏晚秋和唐萌萌先走,去的是陆羽名下一处很私密的宅子,这几天才买的,用的都不是他的名字,在跟陈风雷的事情水落石出之前,这三个女人都会呆在那里。
  接着一行人,分了两辆车。

  陆羽、纳兰元述和王玄策一辆。
  高长恭、米耗子和杨破军一辆,直奔江海警备区。
  去的路上,陆羽拨通了一个电话。
  “头儿,马三元刚到,正在跟江老头儿谈,大概两个小时能谈完。他出来后,我会把警备区的警报系统黑掉,你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可以把他解决掉。而不会惊动警备区。”
  里面传来一个女声。
  赵小蔓。

  她除了是七组的通讯官以外,还是警备区信息处的副主管。
  警备区的报警系统,基本上都是由她负责架设和管理的。
  陆羽不打算把马三元放出来再下手。
  马三元是陈风雷的头号智囊,身边肯定有不少高手。
  要强行动手,陆羽不是没信心把他吃掉,但代价肯定极大。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他陆羽不干。
  不过马三元一个江湖草莽,要进警备区,去跟江伯庸谈,以江伯庸谨慎性格、以及军区首长的排场和自身安全,肯定不会同意马三元带太多高手。
  这就是陆羽的机会。
  他打算在警备区动手!
  这是一个犯了天大忌讳的决定。
  但是陆羽依然决定这样去做。

  因为他有人。
  赵一蔓会帮他,熊子、石头、兰花等人,也会帮他。
  不至于帮他对付马三元,但保证他动手的时候,不惊动警备区的军队,还是可以做到的。
  这就是陆羽的底气。
  他要在江伯庸和陈风雷的眼皮子底下,将马三元给绑了!

  警备区。
  第八号仓库办事处的办公室。
  江伯庸浅浅抿了一口茶,看着马三元,淡声道:“马先生,说句不好听的,我是兵,你是匪。自古官匪不两立,你来找我谈什么?”
  马三元笑了笑,说道:“江老此言差矣。兵和匪,自古以来就是相对的。在乱世,兵可以做匪,在盛世,匪也可以做兵。”
  江伯庸眯着眼说道:“马先生,你的意思是,陈风雷不做匪了,要做兵?”

  “江老是明白人,有些话我不用说的太明白。不过陈先生确实是这个意思。”
  “问题是,我为什么答应让陈风雷做兵呢?”江伯庸反问。
  “江老两袖清风,一生都是为国为民谋福祉,那些个阿堵物,我就不拿出来献丑了。我能给你的保证就是,只要陈先生上位了,保证江海三十年的风调雨顺。”马三元说道。
  “难得陈风雷这个土匪头子也有这份心思,不过——马先生,你应该知道,能做到这件事情的,可不止陈风雷一个。”
  江伯庸眯着眼,盯着马三元。“素闻马先生智计百出,是江湖上难的是聪明人明白人,你跟我说说,我江伯庸凭什么选他陈风雷?”
  马三元直接说道:“因为没有比风雷更适合的人选。”
  江伯庸争锋相对,“那可未必。”
  “江老,您说的那个人选,可是陆羽陆长青?”马三元问。
  “看来你准备工作做的挺充分,长青确实是我的人,秘密编制,哪怕在警备区,知道的人都不超过十个,且都是签了保密协议的。我很好奇,你得消息是从哪里来的?”江伯庸冷声道。

  “江老,蛇有蛇道,鼠有鼠道,我们混江湖的也不全是莽夫,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渠道。”
  马三元笑了笑,“江老,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风雷绝对比陆长青更适合您要下的这盘棋。”
  “说说你得理由。”江伯庸冷笑。
  “说说你得理由。”江伯庸冷笑。
  “第一,”马三元比起一根手指,“陆长青这人,有枭雄手段,却没有枭雄心性。他有妇人之仁,不是一把合格的尖刀。有句话,不知道江老您听过没有?”
  “什么话?”
  马三元淡声道:“一把刀,要是有了自己的想法,那这把刀也就废了,甚至还有可能妨主。”
  “马先生,你这是在杀人还是诛心?”江伯庸突然拍了拍桌子。

  马三元淡笑道:“江老息怒。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百无一用的穷酸读书人,杀鸡都不敢,怎么能杀人呢?至于诛心的话,若江老您心里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又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大呢?”
  “江老,你说陆羽是你的人,我看未必吧。我想陆羽这个人,不可能会是谁的人,他这种人,是只为自己而活的。再说了,江老您觉着自己比起李景略如何?”
  “我不如景略。”江伯庸沉吟片刻,说出了一个答案。
  “也就是说,即便陆羽这要投靠依附谁,他的首选也只会是李景略,而不会是您。”马三元边说,边观察着江伯庸的反应。

  没有反应。
  这种老狐狸,若是连喜怒不形于色都做不到,那就爬不到现在的位置。
  不过——
  没有反应,就是最好的反应。

  他赌对了。
  若江伯庸没有跟陆羽貌合神离,在他说出这番话之后,江伯庸一定会很愤怒的把他赶出去。
  但是他没有。
  这个,对马三元来说,很重要。
  “江老,风雷不同,他比陆羽成熟,比陆羽更懂得人情世故,手段也更强硬,而且——风雷想在东南一带站稳脚跟,只能依附您。他会毫无保留的贯彻您的意志。同样都是锋利的刀,一把更锋利也更听话的刀,才是江老您迫切需要的吧。”马三元说。

  趁热打铁。
  他手里收集到资料,其实并不算多。
  但他准确把握住了江伯庸和陆羽之间的微妙关系,更加准确的把握住了江伯庸的诉求。
  江伯庸年纪不小了,马上就要退下来。

  他这人,不贪财也不求财,到了这个年纪,也不可能再去求权了。
  那他还想求什么?
  功名利禄、酒色财气。
  一样样排除下来,就剩下一个东西——名。
  青史留名的名。
  江伯庸想在自己退下来之前,为国家为人民,至少是为他心中的国家和人民,做一件大事。

  整合统一整个东南武林,为国家所用。
  侠以武犯禁。
  江伯庸坚持认为,武者才是这个社会最大的不安定因素。
  所以他要整合整个东南武林,让这些个桀骜不驯性格乖戾的武者们,都加入组织,为组织所用,至于不听话的,想跟国家机器对抗的,自然得灭掉。
  慈不掌兵。
  江伯庸在骨子里,就是一个极为冷血的人。

  他看到陆羽这个苗子之后,这局棋就开始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