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759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这里,花木兰轻轻闭上了眼睛,嘴角挂着恬静的微笑,两行清泪从脸颊滚落:“我希望,在我死后,你能再去找一个女人,让她替我来爱你,如果可以找个温婉中带着刚硬的智慧女子就更好了,你性子太冲动了,常常会陷入死局,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吃得住你的女子的话,那我就放心了,至少有人可以制止你,还有,以后不要那么邋遢了,吃饭前得洗手,看书不要晚上看,如果再找到一个女子,我只有一个要求,不允许你们之间孕育孩子,这……是我作为一个母亲最后的自私,因为我害怕如果你再找一个女人,再有了孩子,不疼我的孩子怎么办,他没有母亲,父亲又抛弃了他,他孤零零的该多么可怜啊……”

  每一字,没一句,都像是尖刀一样往我的心上戳,戳的我鲜血淋漓,浑身哆嗦,
  “不,我不会再找别的女人,我……只守着你,”
  我的从喉咙里挤出了这些话,可是,花木兰再没有什么回应,当我低头看的时候,她已经没有动静了,脸上仍旧挂着恬静的笑容,眉眼弯弯,神情彻底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我的心,这一瞬间,彻彻底底的砸入了深渊,完全是不由自主的仰头怒吼了起来,发出的嘶吼声犹如野兽绝望的咆哮,撕裂了雨夜的平静,
  她,就这么躺在我怀里,阴气仍旧在溃散着,
  不,我不甘,我不会就这么让你远去,我一定要留下你,哪怕颠覆整个人世间,也要让你再一次回到我的身边,
  我紧紧抱着花木兰,忽然……我想到了一样东西,或许,它能帮我留下花木兰的最后一线生机,给我提供一些挽留拯救的时间,
  雮尘珠!!
  那颗珠子,是当初和珅给纳兰什莫准备的,可惜纳兰什莫已经死透了,而且都已经起尸了,终究没什么卵用!
  不过,那颗珠子的神奇,毋庸置疑!
  我遍查典籍,很确定那颗珠子就是传说中的凤凰胆,与黄帝仙化有关系,为世间极阳之物,可以驱散寒气,保存尸体,虽说达不到那种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但也神奇的很,具体的效果有多少,我到现在还没有确定!
  但有一点我很肯定它能定魂!
  只要是接近魂飞魄散的边缘,将这颗珠子塞进去,就一定能将灵识保住,定住最后一丝魂魄,留下一线生机!
  现在花木兰虽然已经到了彻底魂飞魄散的边缘,但是我能感觉得到,她的灵识还没有完全散去,若用雮尘珠的话,能留住她的魂魄!
  不管怎样,先留住魂魄,别让她魂飞魄散了再说!
  那雮尘珠是天地奇宝,我一直都是贴身带着的,想及此处,我连忙从身上装着发丘印的布袋子里将那颗雮尘珠摸索了出来,攥在手心,一股股温热的气息在我掌心弥漫,雮尘珠散发着火红色的璀璨光芒,很刺眼夺目。

  攥着这颗雮尘珠,我空落落的心里才终于踏实了一些,连忙捏开了花木兰的嘴巴,将雮尘珠塞了进去。
  然后,我双眼几乎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花木兰,不敢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忽然一阵红色的强光从花木兰口中爆出,那些强光几乎一下子将花木兰包裹了。
  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我看见,一些红色的光点正往那颗雮尘珠里涌去。
  我定睛细看,那些红色的光点就像一颗颗钻石一样,是由无数个平面拼接起来的,每一个平面上,都在播放着一些零散的碎片,我几乎是看到眼酸了,才终于看清楚了那些碎片上的画面,那是……花木兰的一生经历!
  我懂了,这些红色的光点,是花木兰的记忆!!
  花木兰的记忆原本已经伴随着她的魂飞魄散一点点的消融了,如今,又全都被雮尘珠给拉了回来,最后封进了雮尘珠里!
  花木兰原本已经透明的身体,也渐渐凝实,最终……与活人无异,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犹如在安安静静的沉睡一样。
  她不再会说话了,陷入了永恒的沉睡!
  有效!
  雮尘珠是有效的!!

  我心中狂喜,不管怎样,留住了花木兰的最后一丝魂魄,还保住了她的完整意识,这就给我留下了生机,只要我能找到修复她本命元气的方法,就能让她重生!
  不管怎样,我心中有了希望,我坐在床边,看着怀中的她那张带着恬静笑容的脸,心里一酸。
  她跟着我走过了我最艰难的岁月,她鼓励着我忍辱负重,一步步爬到今日,没想到……如今我终于斩断了羁绊,可以带着她远走高飞了,她却撒手离去了。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冷冰冰的,多么的期望她能再一次睁开眼睛和我笑,哪怕就是教训我也好:“放心吧,踏遍青山,颠覆阴阳,我也一定会让你再一次睁开双眼的,负了天下,我不负你!”
  屋外,大雨瓢泼,雷声滚滚。
  屋内,我静静抱着花木兰,很想一生都这么抱着她。
  忽然,我感觉我衣角动了动,扭头一看,发现我的孩子正趴在我身边,胖乎乎的小手正在不断拉我的衣角,看见我回头看他,他竟然笑了起来,粉雕玉琢,小脸胖乎乎的,露出两排整整齐齐的洁白小奶牙,对着我张开了两条白白嫩嫩的小手臂,奶声奶气、结结巴巴的喊:“爸,爸……抱!”
  他真的是像极了花木兰,尤其是那眉宇间的阴气,一笑起来,眉眼弯弯,小脸蛋都挤在一起,“滴答”一下,嘴里还滴出了一连串哈喇子。
  这副天真的模样当真是可爱极了!
  “孩子,可是你跟你的父亲一样,天地不容啊!”
  我鼻子一酸,连我自己都知道,我看他时候的眼神很复杂。
  他的出世,是活活吞光了他母亲的阴气啊!!
  他最后的出生,是花木兰用自己的本命元气成全的!
  “爸爸,抱……”
  他一直张着一双肉乎乎的手臂,白白嫩嫩,就像莲藕一样,看着我的时候瘪起了嘴巴,就像是要哭一样,每喊我一声,喊的我心都要碎了。
  “罢了罢了!”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轻声叹息着。

  孩子何罪?
  有罪的,只是我这个做父亲的而已,我最大的罪名不是信了青衣,而是无能……
  无能,在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是罪!
  我一条手臂松开了花木兰,轻轻将那孩子抱了起来,他是有体温的,和活人一模一样,钻在我怀里以后,胖乎乎的小手又伸过去摸花木兰的脸,奶声奶气的呼唤着“妈妈”,然后,他又抬起小脑袋看着我:“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说话?”
  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无声无息的就下来了,我也知道一大老爷们一晚上哭成个泪人儿挺没多**出息,但是真的是忍不住啊,这孩子这一句话算是打在了心里最致命的地方,我不禁抱紧了花木兰和这孩子,长长呼出一口气,才轻声说道:“妈妈只是睡一段时间,放心吧,爸爸很快会让他醒来的!”
  这孩子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
  我细细打量着这孩子,沉默的很久,才终于缓缓说道:“孩子,你记住你妈妈说的话了吗?她希望你刚强,坚韧,无论未来遇到了什么,都永不放弃。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葛烈吧,承载着你妈妈对你的期望快快长大吧,你是男儿,希望你能想酒一样烈,做人烈,快意恩仇,一生烈,轰轰烈烈,懂了吗?”

  他不说话,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不禁苦笑了起来。
  他,天命不凡,在娘胎里就有了完整的意识,学会说一些简单的话了,属于特别早慧的那种,但是……终究只会也才和三四岁的孩子一样,又怎么能听得懂那些呢?
  “至于小名,你就叫墩儿吧!”
  我轻轻闭上了眼睛,想到了前不久在昆仑山下的那一夜,那一夜,花木兰陪着我一起幻想着对我们俩这种人来说虚无缥缈的未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