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501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听到这个情况,王保国当然非常震惊,想不到夏兴家和王志树还一起到过公海上进行赌博,如果不是王志树主动举报,他们不可能获知这条线索。
  且不说夏兴家赌博的钱从哪里来的,仅仅是夏兴家去公海进行赌博,那便是违纪了。根据王志树提供的线索,纪委人员先查了出入境纪录,却是发现没有夏兴家的名字,后来一问王志树,才知道夏兴家也用了假护照。
  一看到这个情况,王保国便是向叶平宇作了报告,叶平宇想了一想,通过查王志树,还牵扯出一个案中案啊,如果夏兴家也有问题的话,那就是让夏老爷子也没脸面了,之前任希希名也调查过夏兴家,便没有调查出什么来,现在王志树的直接举报,会不会将夏兴家的情况给暴露出来?
  叶平宇这样一想,便是感到需要重视起来,王志树对贺昆与夏兴家之间的交往也是知之甚少,而且现在根本不掌握贺昆这个人的情况,连这个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王志树只是说,贺昆游走于东南亚之间,属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那种人物。
  对于这样的人物,自然是没法将贺昆找出来问话,现在只能看一看夏兴家本人愿意不愿意交代情况。一想到这里,叶平宇便指示王保国直接找夏兴家问话,虽然说这样会打草惊蛇,但是分析夏兴家的心理,由于他们家非常显赫,越是这样打草惊蛇,他们越是会感到不在乎,而如果暗中调查却是面临着很大的困难,不如直截了当地问一问夏兴家。
  因此,王保国才把夏兴家找过来,问他认识不认识贺昆,夏兴家一听到后,先是心里一惊,后便立刻镇定下来,因为他与贺昆的交往也不多,而且他知道此人不在国内,即使他说不认识,纪委的人也无法进行核实。
  果然,他一说不认识,王保国便让他走了。现在王保国过来向叶平宇汇报这个事情,叶平宇听了之后,便是感到调查遇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因为没有贺昆的存在,仅仅有王志树的指证,是无法证明夏兴家有没有收贺昆的百万巨款。
  而当前要想找到贺昆难度很大。“叶书记,您看能不能这样,我们先把夏兴家去公海赌博的事情调查清楚,然后再想法调查他有没有收受他人贿赂款的事情,怎么样?”
  听到王保国这样讲,叶平宇想了一下点点头道:“要不你们先就这个事情做出一个结论,看一看夏兴家会不会承认公海赌博的事,如果他承认了,自然他说不认识贺昆的谎言,便会不攻自破,但是要想把问题彻底解决,还是要找到这个贺昆!”
  王保国道:“找贺昆的难度太大,必竟此人不在国内,即使知道他在哪里,我们也没法对他进行问话。”

  王保国说的有道理,叶平宇想了一想,没有再说什么话。等到王保国走了以后,他便仔细地考虑一下,看来,在这个时候,他必须动用自己个人的力量来帮助纪委破案了。如果仅仅依靠纪委的办量是没法把贺昆给找到的,因此他必须采用一点特殊的力量。
  这个时候,他便想到了高雅,一直没有与高雅联系了,知道她现在成了东南亚方面的负责人,如果通过她来找到贺昆这个人,应当没有什么问题,现在和她联系一下,看一看能不能追踪到这个人,如果追踪到了,再看能不能将贺昆给带回国内来。
  叶平宇想了一想,便给高雅去了一个电话,看一看她在哪里,能不能帮他这个忙。电话接通之后,高雅立刻给他传来一个悦耳的笑声。
  听到高雅很开心的样子,叶平宇便是笑着和她说起了话,得知她正与叶涛在一起,他急忙又与叶涛通了电话。
  叶涛现在需要到东南亚开辟市场,自然要与高雅进行交好,两人正坐在一起吃饭聊天,而聊天的地点在京城。
  叶平宇与他们两人扯了一会闲篇,才和高雅说起正事。一听到贺昆的名字,高雅便表示回头派人打听一下,如果打听到,想办法将其带到国内来。
  听到高雅愿意帮忙,叶平宇连忙表示感谢,又说了一通话之后才结束通话。而对于这个事情,他是不可能向王保国说的,这是一个非常机密的事情,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而王保国在从叶平宇那里走了以后,便是想着如何让夏兴家承认去公海赌博的事情。夏兴家在从市委大院走了以后,他心里头还真是有一些慌张。没想到王保国会突然向他问起贺昆的事情。
  而贺昆这个人好几年前他就没有与他相见了,现在王保国却是突然提起他,让他一时没有摸不得着头脑,不知道是怎么把他与贺昆的关系给暴露出来了。

  回到市国土局的办公室,夏兴家有些惊魂未定,虽然说他有着家庭背井,但是,现在一问起此事,他还是有些慌张,不因为别的,只要提到贺昆两个字都会让他感到慌张。
  因为此人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如果当初不是让他抓住了把柄,他也不会和王世和与他发生什么关系,但是现在这个人重新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而到目前为止除了知道贺昆这个人的除了王世和和他之外,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便是王志树,难道是王志树在纪委里面举报了他?
  如果王志树这么做,那真是坑害了他了,说来他与王志树没有什么矛盾,虽然自己这次有些笑话他,但是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没什么矛盾的,王志树不会因为想立功而举报了他吧?

  夏兴家在心里一这样想,便是想到了这个事情,一想到这个事情,他的心里更加紧张,现在该怎么办?现在纪委注意到了这个事情,恐怕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而如果纪委继续追查下去,他的情况也不妙啊。
  想到这里夏兴家便开始考虑要不要告诉老头子,如果老头子出面,会不会摆平这个事情。公海赌博是一件非常吸引人眼球的事情,如果让人知道他到公海赌博的事情,他这个官首先是不要当了。
  想来想去,夏兴家不敢将这个事情告诉夏老爷子,因为他之前告诉夏老爷子自己没有任何的问题,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怎么向自己老头子说?即使说了,把自己老头子气病了怎么办?
  正当他在心里忐忑不安的时候,社会上开始流传他与王志树一起到公海上赌博的事情了。当然夏兴家大概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个传言的人,因为没有人敢向他报告这个流言,包括他的司机与秘书,最终他还在是熟人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这个熟人也是以开玩笑的形式和他说了,他当即矢口否认,并且非常气愤地说道,他要到法院告那些人诽谤他的人。
  但是一挂下电话之后,他却是瘫坐在椅子里,半天没有起来,这个谣言到底是谁传出来的?之前怎么没有传出来?
  夏兴家在心里想着这个事情,盘算着这个事情该怎么办,谣言会杀人哪,而且这还不是谣言,而是带着谣言性质的事实,如果时间久了,他即使脸皮再厚,也会感到很没面子的。
  正当他想着这个事情的时候,夏老爷子打电话让他回家,因为他也知道了这个事情,想问一问是不是有这个事。
  日期:2016-11-23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