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8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楼是会议区,主要是组织学习、传达会议精神,或是搞文艺活动。四楼准备设置成类似健身区、运动区,但好几年都没批下来,主要还是从安全角度考虑。今年春节后刚刚批复,但对设施、设备有非常严格的要求。现在装修,就是弄的这些,预计下半年能投入使用。”
  介绍完“迎接楼”,周科长带楚天齐又看了警务楼,这栋楼房主要是警务人员办公所用。整个楼房外形,和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办公楼差不多,但里面的科室设置却有很大不同。这里有狱政管理科、刑罚执行科、侦查科、教育科、行政后勤科等部门,还有监内医院,而县局肯定没有这些。这个周科长,就是狱政管理科科长。
  周科长还告诉楚天齐,监狱外面那栋楼房,是另外一些行政部门,比如监狱丨党丨委办、监狱办公室、监狱工会、监狱纪委、政治处。还有一些部门是专门管理监狱企业的,比如企管办、调度室、财务科、审计科、劳资科、生产科、供应科、销售科、行政科、社区家委等。之所以把这些部门设置在大墙外,主要是为了和社会接触方便,这些部门可是需要经常出去办事,也是有好多外部人员和单位光顾的。

  从警务楼下来,周科长带楚天齐到了楼房后面。看到眼前情形,楚天齐才弄明白,怪不得看到了大烟囱,原来这里是砖瓦厂。砖瓦厂规模不小,光是砖窑就有六个,这里的工人自然就是那些犯人。犯人在这里通过参加劳动,改造自己的灵魂,简称就是劳动改造,所以以前才把这样的地方叫做劳改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劳改队都改成了监狱,但好多人对这里的习惯称呼还是劳改队。
  此时,那些身穿统一监狱服装的犯人正在做着各自的手头工作,有的从窑里往外运砖,有的把砖块整齐码放,有的在挑拣那些残次品,还有的在操作制坯设备。虽然都干的砖瓦厂的活,但这里的“工人”大多眼神木然,有的还神情呆滞。而外面那些砖瓦厂里的真正工人,即使累的灰头土脸、满脸汗痕,但他们眼中充满神采,脸上洋溢的是对生活的美好期盼。
  转过厂区,楚天齐参观了监狱食堂,食堂里做的是大馒头,熬的是大锅白菜,白菜里也有一些猪肉。
  周科长告诉楚天齐,吃饭时,狱警和犯人都在同一个区域,这样便于管理。同时,武警会在就餐时间段到现场持枪执勤,武警休息和训练区就在食堂后面,是一个专门小区域。周科长还说,犯人每餐一勺菜,主食随便吃,但是对于违犯狱规的犯人,在吃食上肯定会进行限制。
  最后一个参观区域,是犯人休息区,这也是一栋楼房。楼房外墙是灰、白两色,造型和普通楼房没什么区别,但墙上的字体却是监狱特色。比如“努力改造,争做新人”,再比如“失足未必千古恨,今朝立志做新人”。当然这样的标语在整个监区随处可见,比如砖瓦厂区域,就有“改造与生产同步,质量与效益齐飞”这样的标语。
  走进楼房,又看到了这里的特色。楼道不是设在中间,而是分设在楼体两边靠近墙角的位置,楚天齐他们走的是东边的这个楼道。楼道左右各有一个铁门,铁门下半部分是铁皮,小上半部分是栅栏式,可以看到栅栏里的情形。东边铁门里是专门一间屋子,供狱警使用。西边铁门里是长长的通道,通道两边是一个个屋门,供犯人休息。通道尽头也是一个同样式铁门,看样子铁门紧临另一个楼道。

  楚天齐正要收回目光,忽然发现通道里有一个人正看向自己。定睛一看,楚天齐心中暗道:他怎么也在这儿?
  楚天齐稍微楞了一下,迈步跟着周科长,向楼上而去。
  到了二楼,周科长按了按东边墙上安的门铃,立刻有一阵“叮咚叮咚”声响传出。
  很快,一名丨警丨察走了出来,透过铁门栅栏问道:“科长,检查吗?”
  周科长用手一指左边的铁门:“小赵,打开那边门,我和楚局去看一看。”
  “好的。”说着,小赵回了屋子,然后拿着一串钥匙出来。他从铁门里出来,走了几步,打开了西边的铁门。
  周科长冲着楚天齐点点头,率先进了楼道,楚天齐跟了进去。
  “哗啦”一声,身后铁门关上,“咔嚓”一声,铁锁锁住了铁门。同时,小赵的声音传来:“科长,一会儿出来叫我。”
  “好。”周科长答应着,已经推开了右手旁的一个屋门。
  走进屋子,楚天齐看到,里面分南北方向各是一个大通铺,很像自己在青牛峪上初中时的宿舍。但所不同的是,床上的被子都是统一的白色,上面印着“河西二监”的字样,被子都叠成了统一的“豆腐块”。另外,眼前的屋子虽然不大,但每个铺上都足有二十多套被子,每个睡觉的位置仅有四、五十厘米的宽度。就现在这个宽度,也就相当于正常单人褥子的一半宽。
  楚天齐转头问道:“周科长,这地方也太小了,恐怕连翻个身也困难吧?”
  “地方是小了点,不过翻身应该没问题,监区也在想办法尽快改善住宿条件。”说着,周科长声音低了下来,“这其实也是在强迫他们形成规矩,在这样的床上睡觉,只能侧着身,脸的朝向也一样,否则还真睡不下。”
  楚天齐点点头,把目光投向床下,看到的也是整齐摆放的脸盆,还有脸盆里整齐摆放的洗漱用品。所有脸盆都在一条直线上,漱口杯的杯把方向以及牙刷方向也都在一条直线上,和所有脸盆排列走向一致。看到这一切,楚天齐心中暗道:看来这里就是立规矩的地方。
  周科长的声音响了起来:“监狱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在开始正式入监教育的前三天,会对这些服刑人员进行打背包、整理内务等教学,并对他们进行日常生活规范训练。例如上厕所会固定时间,比如下午至晚上,每隔一个小时便会允许服刑人员上厕所一次,时间一般在十五分钟。当然,上午也有专门的规定时间。除规定时间外,服刑人员不能随意上厕所,即使有特殊情况也要向管教民警打报告,同意后才能去。

  对于刚入狱的人,监狱会先抓其监规纪律以及日常生活规范,包括队伍训练及日常内务整理,被子要求按规定标准叠成“豆腐块”,其它物品摆放也有专门的规定。在他们入监教育学习的前五周,服刑人员每天上午八点三十分至十一点都要进行队伍训练,总共六十个课时。
  对他们进行时间限定,并做这些强制要求和训练,主要就是为了培养服刑人员服从改造教育的意识,强化他们的组织纪律性。这些人在社会上自由散漫惯了,他们触犯刑法就都是因为纪律意识淡薄。这样做,就能增强服刑人员的纪律意识。好多人在社会上耀武扬威、为所欲为、贪污受贿,等他们进到这里,才真正意识到自由的重要性,可是有些人出去后还会重蹈覆辙。”
  楚天齐又想到了魏龙,不禁心生感慨:“是啊,好多人就是这样不知足,就是这样贪心。”然后他又问道:“屋子里怎么没人,都去哪了?”
  日期:2017-03-2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