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3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了这句话,他转身就走。
  不远之外,王清华等人过来跟他汇合,而布鱼作为这边的负责人,也跟着过去,似乎在汇报什么……
  包子瞧着黑手双城的背影,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喃喃说道:“他会不会很难过啊?”
  她说这话儿的时候,小心翼翼,话语柔柔的。
  她离家出走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知道了黑手双城、传功长老萧应颜与她的关系,而且也讨厌黑手双城屡次三番跟她喊姑姑的萧应颜吵架,但是这个时候,突然间就心软了起来。
  毕竟终归到底,那个男人,应该是她的父亲。
  她与他的血脉是相连的。
  杂毛小道在旁边听着,却罕有地沉默了,没有回答。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难道他能够说此时此刻的黑手双城,很有可能已经魔化了,并不是她的父亲了?
  不能。
  所以他只有叹息了一声,说也许吧,不过我觉得你跟着我们会更好一些。
  包子这才回过神来,望着杂毛小道,说这么说,你们都知道这事儿了?你们知道姑姑是我妈妈,为什么不告诉我?
  呃……
  杂毛小道愣在当场,不知道如何解释,而我赶忙上前找补,说我们其实也是刚知道的。
  简单解释了几句,把包子给哄回去吃饭了,而杂毛小道则从身后摸出了一个匣子来,扔给了我,说打开看看。
  我一愣,掂量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这就是那把龙骨剑?”
  杂毛小道笑了,说你看看再说。
  这匣子是个木盒子,十分中庸,没有什么特别的修饰,一看就是随手弄来的,并不讲究。
  打开匣子,里面是一把剑。

  最先进入我双眼之中的,是我那熟悉的雷击木剑鞘,这玩意经过屈胖三和杂毛小道的加工,已经成为了一件艺术品,油黑透亮的颜色上面,附着了许许多多的符文雕工,原先的空白之处,此刻却是浮现出了两条浅浅的真龙形象来。
  这玩意并不是雕上去的,反而像是蚀刻的手法,摸上去的时候,有一种并不强烈的凹凸感。
  随后我的手落在了剑柄之上。
  这剑柄与剑鞘一般,保持着同样的风格,都是繁复之中透着简朴,有一种大巧若拙的气息。
  它的材质,却是破败王者之间的残骸做的。
  我手摸在上面,有一种与人握手的感觉,每一丝花纹都贴合手掌,而因为选材的关系,这剑柄与我的默契度几乎不需要适应的时间,一下子就亲近了起来。
  作为一把剑,与剑手最直接接触的地方,其实就是剑柄。
  剑柄在剑手的手中,而剑刃,则是朝向于敌人。
  双手捧起了这把剑,我将剑鞘缓缓褪去,有一种恰如其分的阻尼感,随后我的心中一阵狂跳,猛然一抽,将剑鞘给褪出,露出了里面的剑刃来。
  出乎我的想象之外,这把剑的剑身并不复杂。

  它是一把灰白色的长剑,剑刃之处似乎没有开过缝,略微有些圆润之感,而这种圆润也体现在了剑刃的尖端,那是一种类似于半弧形的样式,使得整个剑身都是云润无比,仿佛没有什么攻击力一般。
  而在剑脊的表面,则有蚀刻的纹路在上面,就好像是某种符文法阵,简单之中,又透着些许不凡来。
  我伸出左手,在剑脊之上轻轻弹了一下。
  嗡……

  剑身一下子就发出了“嗡嗡嗡”的响声,有点儿类似于袁大头那种硬币的响声。
  指间传来的触感并不像是骨头,反而像是某种钢材或者石头。
  事实上,这把剑入手有些甸手,重量似乎比金属还要沉重许多,这一点让人有些诧异,而当我将气息蔓延到了那剑身之上的时候,也感觉到它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脆。
  我之前有些担心,这骨剑的硬度不够,如果与人硬拼的话,恐怕会吃亏。
  现在看来,它有着足够的韧性。
  只不过……

  这灰白色的长剑,真的是龙骨的材质?看起来简简单单,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我疑惑地看向了杂毛小道,以为这只是一个半成品,然而他却笑了,说东西我交给你了,接下来你需要做的,就是给它取一个名字,然后让这剑刃割破你的手指,将中指血低落在上面,获得它的认同吧。
  啊?
  居然是真的?真的就是这把剑了?
  我忍不住地问道:“怎么会这么快,这才一天时间而已……”
  杂毛小道笑了,说这件事情你得好好感谢王明,他给我的,基本上就是一个半成品,需要我花时间的事情并不多——想好它叫什么名字了么?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摇头,说不知道,我对这事儿,实在没有什么天分。
  杂毛小道一脸无奈,说取个名字都困难?
  我犹豫了一下,说要不然就叫做“感恩”?
  杂毛小道翻了一下白眼,说虽然剑身是王明给的,剑灵是小毒物凑的,剑柄是你女朋友弄来的,这剑的设计是屈胖三贡献,而整剑是我帮着弄的,但是你取一个“感恩”这么Low的名字,我们不但不会领情,还会觉得丢脸——你不如叫做“世界和平”呢……
  啊?
  听到杂毛小道的吐槽,我也觉得的确不太恰当,兵乃凶器,弄一个黏黏糊糊的名字,自己叫着也觉得别扭,而且不爽利。
  旁边的屈胖三却哈哈大笑起来,说世界和平?这名字真的不错,此剑一出,天下莫有能够与之争锋者,如果是这样的话,世界就和平了——这名字的兆头可以啊,气势挺强的……
  他这是玩笑话,然而杂毛小道却是长长一叹,说人世间若是没有了这些纷争,不知道有几多美好,只可惜……

  他沉吟一番,然后对我说道:“俗话说得好,好战必亡,忘战必危,而天下兵家之大愿,在于兵者止戈,天下再无纷争,既然如此,这把剑,不如就叫做止戈吧?”
  止戈?
  我听明白了杂毛小道话语里面的意思了。
  能够让纷争停止的,也只有强大的武力,就如同核武器被造出来之后,大国止戈,不在刀兵相向一般,只有强大的力量,方才能够止戈,平息战乱。
  止戈剑,这名字,真的是很不错。
  我点头,说好,此剑便名止戈吧。
  说罢,我将长剑回转,朝着自己的左手中指划了过去。
  这剑没有开过锋,剑刃之处并不锐利,我也是将劲气透出,方才勉强使得中指血低落下来,而这血滴一落入那剑刃之上,就好像是石子掉落在了宁静的湖水里面一样,剑身顿时就泛起了无数涟漪,柔和的光芒不断浮动,在剑刃之上游弋。
  原本灰白色如象牙一般的剑身,突然一下子就好像活过来了一般,一股气息在那些细微的凹槽之中快速游动,而下一秒,我突然间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的手握在剑柄之上,就好像是牵着情人的手。
  它是如此的温柔。

  随后我又有了一种与这长剑心心相惜的感觉,它仿佛变成了我身体里面的某一个器官一般,无比的熟悉感迅速蔓延在了我的感知之中。
  日期:2015-08-16 06:2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