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39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博翰停住了脚步,点下头:“全叔请讲。”
  “萧总,我看这件事期很是反常,如果真是绑架,以恒道集团这么大的架子,对方绝对不会只要这一点钱,从此可以看出,对方宗旨并不在钱上面,所以我很担心最后会有一个更大的圈套。”

  萧博翰眯起眼,想了一会,这个问题他一直也在思考,对方的胃口并不太大,20万元对恒道集团来说一点都算不得什么,从这赎金的数量上,推翻了萧博翰最早的很多设想,这个事情到目前还有很多矛盾的地方,难道对方真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但另一个念头突然在萧博翰的脑海出现了,或者这只是一个偶然突发的绑架案,妹妹萧语凝不过是适逢其会做了人质,而对方并不知道自己是谁,萧语凝也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所以对方才会提出这个价格。
  这样的话,就是最好的一种局面了。
  萧博翰轻声,但很清晰的说:“全叔,会不会我昨晚上的推测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以史正杰或者潘飞瑞等人的老道精滑,他们怎么会留下一个这样明显的一个漏洞,20万元这样小的数额,不正好暴露了他们的其他意图吗?你感觉他们会犯这样常识性的错误吗?”
  全叔和历可豪等人也都一愣,这个问题具有很大的复杂和思路上的蹩脚,他们一直都没有绕的过去,现在听萧博翰一说,都静下心来想想,不错,这的确是有点不合常理。
  萧博翰一字一句的说:“所以,我的意思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假定我昨天的推测是错误的,那么这事情就简单了许多,20万换回萧语凝很和算,值得等待。”

  房间里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萧博翰给出的这个大胆推论让他们难以接受,可是又合情合理,很长时间都没说一句话的鬼手说:“既然萧总这样决定,我们就服从吧,不过我想不管是谁,也不管是什么原因绑架了语凝,这个事情结束之后他都要受到最严酷的惩罚,所以要送赎金我去。”
  雷刚也站起来大声说:“我去。”
  历可豪声音不大,不过很坚定的说:“还是我去吧,你们两人的脾气太爆,会激怒对方,你们埋伏,我去换人。”
  萧博翰欣慰的看着他们几个人,心里有了一种温暖,但他依然淡淡的说:“于情于理都应该是我去。”
  所有人一起看过来,眼中都有了为他产生的担忧,这赎金换人本身就是一个危险性很强的事情,万一萧博翰再受点伤害,那更可怕,绝不能让他一身犯险。
  所以此刻房间里的几个人都一起动容,想要阻止萧博翰的冒险行为。
  但萧博翰还是笑笑,一字一顿的,很固执的说:“语凝是我妹妹,我必须去。”

  大家都不能在说什么了,萧博翰的话已经足够明确,大家只好低下头,静静的等待对方的电话到来......。
  对萧语凝来说,这个夜晚充满了奇异,昨晚上在临睡之前,她问他:“你会不会对我…… ”。
  耿容刻薄的笑了,说:“放心吧,在这种紧张的状况下,我对女人兴趣并不大,何况你现在还是我的商品,我不能让你太过贬值。”
  这让萧语凝很是愤愤不平,自己尽然成了他的商品.......但她今天太过疲乏了,过不了多久,不知不觉中就睡去了。
  天还未亮,萧语凝他们都醒了,谁都没有说话,他们都在沉默着等待天色的明亮,后来窗外的光线射了进来,房间里就明显的太亮了,耿容把窗帘拉上了,房间显得昏暗。
  在昏暗中,耿容坐了下来。他总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中,她看到他有一头长长的头发,这一点她曾经忽略,此前她只注意他的眼神,忧郁,还带有一丝颓废,现在,由于昏暗,她注意到了他的头发,许多很时髦的年轻人是喜欢长头发的,或者是光头,长头发和光头似乎都代表着卓而不群,都代表着一种个性。
  “你会恨我吗?”耿容重复了已经说过的话:“你可以把这个看作是一场游戏,你必须配合我完成这个游戏。”
  萧语凝说:“不过我容易厌倦,假如我厌倦了,想要退出呢?”
  耿容很有把握的说:“你不能退出。决定权在我这里,我什么时候让你退出,你才有权利退出。”
  “我如果非要退出呢?”她的倔劲上来了:“难道你会杀了我?”
  耿容漠然的说:“会的。我会杀了你。”
  萧语凝想,他开始变得不近情理了,他开始冷酷起来,但是奇怪的是,这让他显得魅力四射,他还说:“象你一样,我同样容易厌倦。但必须这样做。”
  耿容的手上忽然多了一个刀片,他用刀片轻轻摩擦她的脸,一种奇异的感觉让她从刀片传递到她的脸庞。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与其说是害怕,倒不如说是兴奋。
  是的,她开始兴奋。但是她的嘴巴却是内心的叛徒,她说:“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
  耿容开始抚摸萧语凝的头发,轻轻的说:“我知道,你已经同意了。”
  萧语凝终于屈服,或者说是折服,尽管游戏并没有宣布开始,她说:“看来,我只有同意。 ”
  耿容微笑起来。
  她终于看到他的笑容,他的牙齿有种耀眼的白,在昏暗中尤其突出。
  “现在,我心情比较好,所以我不会对你太粗暴。”他已经进入角色状态了:“我饿了,我希望你给我做一顿可口的早餐来。”
  做饭?萧语凝很少做饭的。她只懂得做荷包蛋,只懂得下泡面。她说:“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耿容说:“没关系,我可以口头指导。”

  所以萧语凝只好穿上了围裙,就象一个家庭主妇那样,开始做起了早餐。情形并不是太糟糕,萧语凝只不过打碎了两个碟子,而她已经非常小心翼翼了,耿容大笑起来:“真是个笨婆娘。”
  他的大笑象是奖赏那样,让她获得了平静,此后,她不再手忙脚乱,没有再打碎任何东西。 一个小时后,她满头大汗的把早餐端到了餐桌上,开始观察他的反应,她有些抱歉的说:“嗯,看上去比较难看。”
  耿容点点头,认可了她的说法:“是比较难看。”
  她感到委屈的说:“吃到肚子里还不都一样?尝尝,好不好吃?”
  耿容拿起筷子,说:“来,来,坐下,一块吃。”

  萧语凝也不客气的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吃上了,耿容吃得很多,她吃得似乎也不少。
  吃完后,他打了个饱嗝,说:“味道还不错,当然还需要努力。”
  她有些不快,心想,真是个不知足的家伙,这辈子我还没给谁做过饭呢。
  耿容问:“饭吃完了,该干什么? ”
  萧语凝瞪大了眼睛:“我怎么知道干什么?你不是说你决定一切吗?”
  “好吧。”他指了指盘子。,萧语凝不能算是很笨,所以她马上老老实实刷起了盘子, 等这一切都收拾好了之后,耿容才说:“现在是时候给你哥哥再去一个电话了,看看他钱准备好了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