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39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语凝说:“这不可能。”
  她终于帮他想了个主意:“你可以把门给反锁。 ”

  耿容无奈地说:“锁坏了。 ”
  萧语凝不得不表示愤怒了,她提高了嗓门,强调说:“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你是一个什么罪犯啊,一点都没有准备就把人绑架回来了。”
  耿容又站立片刻,然后变得沮丧起来,他说:“你如果要跑,就跑吧。”
  他走了出去。
  萧语凝想,他还是懂得尊重女人的,这一点让她满意,然后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他在尿尿,她皱起眉头,我可不喜欢陪一个男人撒尿。无论如何,这都是荒唐的一件事。
  耿容回来了,他说:”你没有打算逃跑。“
  萧语凝叹息一声,没有说话,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跑出去,跑到哪里去,接下来,还有一个问题苦恼着她,因为她也有了想尿尿的意思,她并不善于忍耐,这让她难堪。
  萧语凝终于说了:”我也要去洗手间。“
  耿容一愣,说:”洗手间?哦,哦,洗手间就是厕所。”

  他似乎恍然大悟,说:“我忘了,有修养的人都喜欢把厕所说成是卫生间。”
  耿容又拉起她的手,要引领着萧语凝进入厕所,但是她把他的手甩开了,你太不象话了。
  她开始命令他了:“把灯开开,我自己去。”
  耿容终于妥协了,灯亮了,有些刺眼。她垂下头,急匆匆向厕所走去。 萧语凝把水龙头开得很大,她应该保护自己的**,让流水声遮盖住了自己的小便声,因为刚才她自己就听到了耿容哗啦啦的尿尿声,她可不希望让他也听到自己的尿尿声,她从厕所回来,他又把灯关灭了。
  萧语凝说:“你害怕什么?那么喜欢黑暗。”
  耿容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反倒问她:“你为什么把水龙头开那么大?”
  萧语凝愣住,不知道如何回答。
  耿容似乎又笑了,说:“道理是一样的。我需要黑暗,黑暗让我觉得安全。”
  她同样喜欢黑暗,并且有同样的想法,但是她却打算和他对抗,说:“天总会亮的,你迟早会暴露的。 ”
  耿容用低沉的嗓音说:“我不喜欢暴露这个词。你最好住嘴。我现在需要安静”
  萧语凝就没想再说什么了,耿容却掏出了刚才萧语凝给他的手机,打开看看,转头说:“我应该给谁打电话呢,是你父亲,还是你的情人。”
  萧语凝低下了头,轻声说:“我没有父亲,也没有情人,但有一个哥哥。”

  耿容仔细的想了想,说:“你很奇怪,连情人都没有,那就给你哥哥打吧,告诉我他的号码,我要价50万他应该拿的出来吧?”
  萧语凝听到他准备给哥哥萧博翰打电话,心里就有了一种模模糊糊的安定感,不过她还是装着很小心的说:“50万他肯定难以筹备,20万吧,我想他能够解决。”
  耿容偏着头看看萧语凝:“20万?我看你不止这个价钱。”
  “我也想更值钱一点,可是万一哥哥凑不出来,我是不是会很危险?”
  耿容又问:“你哥哥做什么工作?”
  萧语凝不想撒谎,就说:“他刚刚大学毕业。”
  “奥,这样啊。”耿容现在已经有点担心这个女孩的哥哥是不是能及时的凑够20万出来了,但凑不凑的够那是他的问题,要不要那是自己的问题了。
  他就按照萧语凝报出的数字,给萧博翰把电话打了过去......。
  第八十六章:一代枭雄
  这个夜晚对萧博翰来说是备受煎熬,他一夜也没有合眼,他反反复复的在办公室起起坐坐,来回走动,脑袋里装满了对妹妹萧语凝的回忆,她的笑容和忧愁的脸颊,都在萧博翰眼前晃动,像是一幅幅幻灯片一样,不断的,重复的,重叠的出现。
  夜色好漫长,好漫长啊,萧博翰熬过了这个漫长而又担心的夜晚,迎来了天际中的第一缕阳光,恒道集团的大院今天显得特别的安静,鬼手,蒙铃和全叔,雷刚都比平时起来早了很多,也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有睡觉,他们一起聚居在了萧博翰的办公室,气氛有点压抑,每个人的面色都是沉重的。
  保安公司的秦寒水和林彬传来了最新的消息,他们出动了所有的好手,对史正杰,潘飞瑞,还有飞龙会赌场进行了密切的监视,但却没有发现任何反常现象,这消息也在萧博翰的意料之中,他也不指望真的可以从这几个人那里发现什么,这几个人都不是初入道的毛头小子,他们的谨慎和狡诈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太多的破绽。
  不过话说回来了,有用没有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萧博翰一定要为妹妹做点什么,哪怕是徒劳无功的动作,但做点总比什么都不做,傻傻的等消息要好受一点。
  雷刚和鬼手那里也没有太有价值的消息,他们已经洒出了所有能够动用的人手,对柳林市展开了隐秘的搜索,希望可获得一点收获。

  全叔看着萧博翰倦怠的面容,说:“萧总,要不你先休息一下吧,有什么消息我都会及时叫醒你。”
  萧博翰摇下头,他还是在办公室反复的踱着步,说:“我睡不着,还是大家一起等吧。”
  蒙铃很心疼的看着萧博翰,她什么都没说,离开房间到下面的餐厅去,亲手给萧博翰熬起了冰糖桂圆粥,她可以理解萧博翰的痛。
  历可豪在不久之后也来了,他提着一个密码箱,里面装着萧博翰要的现金,这是他在今天一早,银行还没有上班就到下面各个娱乐场所,收回了昨天夜间的营业额,凑齐了20万现金。
  在和萧博翰见面之后,他才知道了这个消息,历可豪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了,他为萧语凝担惊受怕,他为萧语凝惶恐焦急。
  历可豪使劲的用手指掐息了半截烟头说:“萧总,要不我到市刑警大队去一趟,看看能不能让他们技术支持一下,特别是对萧语凝电话位置做出一个侦定。”
  全叔也附和的点点头:“我看可以,只要找到了他的位置,我们就是花在高的代价也一定能把语凝救回来。”
  萧博翰一面在办公室走,一面摇摇头说:“昨天他和我联系之后就关机了,另外,我不希望丨警丨察插手,这对语凝是有危险的,假如可以用钱来解决问题,我想还是不要在节外生枝,先救出语凝,其他的事情就好办了。”
  历可豪还是心急如焚的说:“问题是我们没有谁能够保证对方真的就是冲着钱来的,正如你刚才的分析,对方可能是另有图谋,那我们就很被动了。”
  雷刚站起来大声的说:“萧总,要不就按可豪的方式试一下吧,我给你保证,只要知道了地点,我豁上命不要,也会安全的把语凝救出来。”
  萧博翰依然不紧不慢的走着,又俨然是回到了过去,他沉稳,冷静,有条不紊的说:“推断就是推断,在现实中,很多合情合理的推断往往并不是事实,所以我们不能用推断来处理这件事情,我要的是百分之百的保险。”
  全叔有点激愤的点起了一支烟,抽了一口,又很快的摁熄在了烟灰缸中,说:“萧总,我今天说句不该说的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