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39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语凝仰起头,面对着他,当然,她只是凭感觉,她面前是漆黑的,但是耿容似乎感觉到她在凝视他,他更加慌乱了,呼吸显得急促起来,他掏出了香烟,然后摸口袋,似乎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打火机,于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开始显得镇定,他将香烟点上,那一刹那的火光太美妙,将他脸部的线条给勾勒得如此完美。
  她被这个镜头感染,她说:“给我一支烟。”
  耿容似乎笑了:“对不起,我忘了。”
  他把自己的香烟递给她。
  他说:“我只有一支了。 ”
  然后是这样的,他们一人一口,在黑暗中把那支烟给抽完了。
  透过一明一灭的诡秘火光,他穿透了她,直到慢慢的眼睛适应了黑暗,耿容才发现,自己所绑架的这个女孩,原来是如此美丽,虽然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到一个轮廓,但耿容是这样认为的,他说:“你抽烟的姿态很好看,看上去很有经验的样子。”
  对于这一点,她并不打算否定,从十八岁她就已经学会抽烟,已经有相当长时间的烟龄,她很懂得如何去体现自己的优雅以及从容,这样会让她显得性感,成为男人关注的焦点。
  她从口里徐徐吐出一股烟,烟雾喷吐在他脸上。她把烟递给了他,他用拇指和食指捏住烟嘴,只是简 单抽了一口,就又给了她。
  她想,他很懂得照顾女人。 香烟燃尽,四周又重新黑暗。

  两人谁都在没有说话了,他们都在想着心思,耿容已经在这大半年的漂泊逃亡中,懂得了很多事情,只有在生与死,冰与火,自由和枷锁间,一个人才能明白很多道理。
  他也体会到了无论在故事里,还是现实中,每一个黑道大哥成名之前,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中,都会无一例外地有着一些挡住了去路的人。
  那些远比当时的他们更有势力、更加凶残、更为彪悍的人。
  而想要出头的人,只能用旧势力的消亡来磨亮新生代的号角,踏着别人的身体上位,本来就这条道上不破的铁规,从来都没有天生的大哥与霸王。
  耿容也不能例外,他想要出头,想要存活,就只能去拼,有不平,就有争斗;有争斗就有江湖。江湖的深处波澜惊心,江湖的深处诡异莫测。其中险恶就不是普通的市民百姓,这些所谓江湖坡岸之人所能够体会得到的了。
  有位历史巨人不是说过吗,江湖这东西嘛,你不走进去,你就不能体会到其中的险恶,你若想知道江湖的险恶,你就必须亲自走到江湖中去体会一下。
  待到品尝够了其中的血腥时,也就深刻的懂透了那句俗得不能再俗,却也是真的不能再真的的话:一失足成千古恨,回首已是百年身。
  耿容目前已经走入了绝境,他身边早期跟随他渴望想要成名的几个小兄弟在丨警丨察不断的追捕中,疲于奔命,他们才发现,这项活动一点都不好玩,不仅不好玩,每天还充满了恐怖,饥饿,风餐露宿的艰辛。
  他们最初的想法就开始了动摇,他们慢慢的有了思考,慢慢的对目前的境况没有了激情和斗志,而耿容很快的就发现了这一点,他不能在犹豫了,他不能等到他们想明白之后,把自己出卖了在去后悔,所以他单独跑了,远远的跑了。

  不过,他实在已经到了穷困潦倒的地步,他有枪,但所有的城市他都不熟悉,从生下来到开枪的那一天里,他几乎就没有走出过柳林市一步,所以现在的他在这一个个陌生的城市里,几乎连白天踩过的点,到了晚上准备作案时都有可能找不到了。
  于是,他还是回来了,回到了柳林市,因为他从很多老旧的片子中看到过这样一段对话: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
  不错,这话没有骗他,柳林市不管是黑道,还是丨警丨察,在耿容销声匿迹了大半年之后,根本就不会想到他会回来,除非他真的不想活了。
  但耿容就是回来了,他还在郊区租了一间房,还在刚才偷了一辆出租车,准备挣点钱,继续维持下去。
  运气不错,他等到了萧语凝,在对方上车之前,他是没有什么挑剔的,他想的很简单,谁上来就是谁,等萧语凝上来之后,他才经感觉到,这可能是一个很富有的小姐了。
  如果他知道了现在自己手上的人质是一个柳林市大名鼎鼎的萧博翰的妹妹,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这时候萧语凝打断了耿容的思绪,她说:“我能不能不这样站着?我有点累。”
  于是耿容又不好意思起来:“我又忘了。”
  萧语凝又想笑了,她想说:真是个没有经验的家伙。
  不过她还是选择了闭嘴。倘若这样说,无疑是在鼓励和赞赏他的这次对自己的绑架行动。 他牵着她的手,从客厅里走进了另一个房间,他的手指纤细修长,符合她的想象,但是冰凉,她想,这是讨女人欢心的手,也是让女人愿意心疼的手。
  他们进了房间,耿容说:“我这里没有沙发,你就坐在床上吧。”
  她坐了下来,床很大,很软,也很舒服,让她想马上躺下来,美美的睡上一觉。
  耿容把窗帘拉开了,窗外有月亮,月亮如钩,散发着清冷,但是所幸还是有一点光亮。借着这一点黯淡的光,她打量着他,而耿容却没有看她。

  耿容凝视着窗外的月亮,她看到他模糊的轮廓,她想,他又成为一个诗人了,而这个诗人,绑架了她,用一个小小的刀片,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他腰间还有一把真正可以杀人的抢,这不是耿容要刻意隐瞒,因为他觉得在面对这样一个对手的时候,大可不必拿出枪来,何况,他也一直认为自己绑架一个女人实在太丢脸了,要不是现在的处境太难,他真不想这样做,他还是向往那种豪气干云的狭义生活,可惜自己不是侠客,过去是小混混,现在是个通缉犯。

  “为什么?”她还是忍不住发问了:“你为什么要这样?”
  他说:“或者我需要一点钱。也或者是我手里恰好有个刀片。”
  她想,这可真够荒唐的。手里有个刀片,就可以随随便便绑架一个人么。
  他补充说:“我只能够说,绑架你这是个巧合,是个偶然吧,因为在你上车之前,我也不知道会有谁落入我的手里”。
  他又说:“我已经计划了三天。”
  萧语凝很好奇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耿容又做了补充说:“我这三天一直计划着绑架一个女人。”
  萧语凝有些好奇:“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不管是谁,只要是个女人?”
  耿容说:“不是的。象你这样的女人,看上去有修养的女人,有钱的女人。”
  她对这个回答比较满意,但是还不是太满意,特别是他在说自己是女人,自己充其量只能算是女孩吧?
  萧语凝说:“你仇恨有修养的女人?有钱的女人? ”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忽然站了起来,说:“我要去方便一下。”
  萧语凝感到莫名其妙,不过还是说:“去吧。”
  他站着,没有动,然后说:“你应该配合一下。也应该把手机交给我来保管。”
  哦。她恍然大悟,自己现在还是在被别人绑架,她掏出了手机递给他,然后说:“你是不是怕我趁机跑掉?那……那你有没有绳子?”

  耿容说:“没有。”
  她甚至有些焦急起来:“那我该怎么办?或者,你打算怎么办?”
  他想了想说:“跟着我。”
  这真荒谬。萧语凝想,要我跟一个男人去上厕所。她决定拒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