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4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未婚夫你大爷,你跟你爹都不是好东西,小爷我大好男儿清气如兰,要帮你背这口大黑锅。”陆羽还了孟楚楚一白眼,没好气道:“行了,甭卖关子了。咱俩儿谁跟谁,早就一根绳儿上的蚂蚱,我要是真嗝屁了,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别跟我藏着掖着了,说吧,那姓孟的婆娘在哪里儿?”
  江依依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条,推给陆羽。
  陆羽看了,掏出打火机,不动声色的烧掉,抬起头来,想说谢谢,却见孟楚楚冷眼看着他,“姓陆的。把你那两个字给本小姐憋回去。”
  “喂,你怎么知道我想说的是谢谢?”陆羽反问。
  “不是谢谢是什么?”

  “我是想说,你今天真漂亮,美的跟仙女似得。我的好未婚妻。”陆羽嘿嘿一笑。
  江依依脸颊微红,没有恼怒,反而跟陆羽抛了一媚眼,风情万种,勾人的很,还舔了舔嘴唇。
  陆羽正在喝茶,手一哆嗦,差点把茶杯都给摔了。
  “呸。你陆小爷也就这点道行了,真有那么好看?”江依依反问。
  “真有。”陆羽无比严肃点点头。
  “要不本小姐就成全你吧,我的未婚夫。”
  江依依看着陆羽,眼神勾人,万恶的御姐范儿,“今晚,香格里拉海景房,我开好房等你。”
  “哟呵,这是在求战?”陆羽眯起眼睛,杀气浮现。
  “不敢?”

  “切。千军万马在前你也没见咱怂过不是,况何你一小娘们儿,我陆谋何惧之有?”
  江依依二话不说,拿出电话就准备订房间。
  结果陆羽这狗犊子悠悠然道:“不过江大小姐,咱先说好,这开房钱算谁的?”
  “算你妹,这家酒店我开的。”
  “那套子钱呢?咱至少得准备五盒吧……”
  江依依脸颊一红,没有说话。
  陆羽继续说道:“还有这过夜费,小爷清清白白的身子,总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交给你吧,咱还是先商量好了吧。先款后货,概不赊账。价格低了,我绝对不干!”
  江依依直接放下手机,恶狠狠白了陆羽一眼。
  “做你的白日梦去吧!你这个贱人!”

  她提起包包就走。
  陆羽无语道:“擦,恶人先告状啊。明明想做白日梦的是你丫!”
  江依依腿肚子一哆嗦一踉跄,差点自己把自己摔倒。
  白日梦。
  白日梦。
  好吧,又是万恶的双关语。

  陆羽出了会所,发现大厅里米耗子捣鼓着自己的二胡,拉着一首哀婉曲子,嘴里念着唱词。
  “一曲梅子黄时雨,铁板琵琶红玉牙。两曲将军白红颜老,白哭送黑人。三曲清明肝肠断,黄泉路上有谁陪?”
  歌声苍凉,哀婉凄美,说的是一个歌女从倾慕的将军上战场的故事。
  边上不少年轻人都围着他,窸窸窣窣议论着,指指点点。

  讲道理的话,耗爷这黄梅戏其实唱的不错,一等一的唱腔,感情也极为到位。
  不过这个浮躁的时代,哪有年轻人还懂得什么黄梅戏,都觉得贼难听,拿他当神经病看了。
  只是他装束古怪,身上自有一种冷冽刁戾气焰,倒是没人敢来指责他扰民。
  “耗爷,走吧!”陆羽笑道。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会所,上了一辆奥迪A8,陆羽开车,米耗子似乎觉着没唱过瘾,刚坐在副驾驶席上,又拉开二胡唱了一曲空城计,刚开口,长刀“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就被陆羽打断,笑道:“别唱这么晦气的曲子,听着别扭,你来点别的。”
  “要不来曲扬州十-八-摸?”米耗子咧开笑道,因为缺了半颗门牙笑起来格外醒目。
  “成啊。”陆羽点头道。
  耗爷本身就是下九流厮混的大俗人,什么情人迷十-八-摸这些个荤曲儿那都是门儿清的狠。
  一曲十-八-摸,米耗子唱的毫无凝滞,格外动情,似乎真惦念起了哪位不曾放下错过姻缘的女子,
  本该荤味十足的十-八-摸也被他唱得肝肠寸断,字字锦绣。
  陆羽不喜现在的流行歌曲,对于京剧格外钟情,昆曲也有涉猎,不算戏曲行家,但也算入了门,米耗子不拘一格的野曲,却是把陆羽给带进去了,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心生感触,忍不住叹了口气。
  米耗子不唱了,说道:“陆兄弟,想女人了?”
  陆羽点点头,补充道:“是媳妇儿。”
  突然就沉默了起来。
  良久,米耗子叹声道:“陆兄弟哇,看来你也是性情中人。”
  “那你媳妇儿呢?”米耗子问道。
  昨天在别墅,见到的两个女人,米耗子可以确定都是陆羽的女人,但绝对不是他的妻子。
  “走了。”陆羽苦笑,摸了根言给自己点上,“算了,不说这个。耗哥,你呢,你结过婚没?”
  “结过。”米耗子点点头,“二十多岁的时候结的婚,是个农村婆姨,没陆兄弟你得女人水灵,但我很喜欢她。”
  “后来呢?”陆羽问。
  “我想让她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又没读过多少书,也没有什么大本事,机缘巧合加入了盗门,学了一身本事,赚了点钱回去,却发现她躺在俺们村那个村长的床上,我提把刀就把这对狗男女给杀了,从此亡命天涯,认识了状元爷王玄策,在我最落拓的时候,是他给了我一碗饭吃。杨老枪也是差不多一样的,所以这个江湖,我谁都不服,但对于状元爷还是挺佩服的。陆兄弟,这要不是状元爷开口,我跟杨老枪,绝对不会来江海的。”米耗子说道。

  陆羽笑了笑,叹声道:“师兄对我,真的是没话说。这份儿大恩情,我陆长青只怕这辈子都还不完。”
  米耗子咧了咧嘴,露出被烟熏过后的大黄牙,语重心长的说道:“陆兄弟,状元爷对你期望很高,你不要让他失望,就是对他最大的报答。”
  “我知道。”陆羽点点头,眼睛微眯着,因为刚才米耗子那首十-八-摸带来的一丁点负面情绪,已经烟消云散了。
  他不是个石头,也会有累着的时候,难过的时候,心酸的时候,但他比起一般人,还是有些优点的。

  譬如豁达。
  这种豁达,是刻进骨子里的。
  “对了,陆兄弟,跟陈风雷一战,你有多大把握?”米耗子最后问道。
  “你耗哥你觉着呢?”陆羽反问。
  “陈风雷,不简单。就我这两天看到的情况,能有三成把握,都算不错的了。”
  “耗哥,我在大山里面呆过几年。山里面,跟不是你死我就是我亡的凶残畜生面对面较量次数多了,就很相信直觉。这一战,我有信心。”陈浮生淡声道。
  作为一个上位者,这些话,陆羽本来不想跟米耗子这种人讲,但念在一曲******的份上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只是依旧没有细说。
  “你的信心来自于哪里,我不知道。不过我信你。”米耗子咧咧嘴,抚摸着自己的二胡:“陆兄弟,如果我死了,这把二胡帮我隔三岔五拉一把。”
  陆羽笑道:“不会的,这几天我做了那么多套子,你一个一个看在眼底,别总说晦气话。”

  万事俱备,双方各自步步为营的双方都只欠东风。
  至于最后鹿死谁手?
  天知道。
  唯一能够确认的就是,江海地头蛇陆羽跟重庆过江龙陈风雷,这一次,只能不死不休。

  回到别墅。
  何良信早就等着了,王玄策、高长恭、纳兰元述等人也都在,严阵以待。
  虽然陆羽跟陈风雷这几天并没有接洽过试探过,但陆羽已经有了直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