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3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风雷是厉害,但也仅限在重庆这一亩三分地作威作福,他跟野狐先生的差距,那就是萤火与皓月,蚂蚁和雄鹰,说句不好听的,野狐先生一根手指都能把陈风雷碾碎!”
  米耗子咽了口唾沫,继续道:“陆兄弟你这么大来头,还会怕陈风雷一个小角色?还用大动干戈请我们兄弟来么?”
  陆羽苦笑,说道:“耗哥,杨哥,陆野狐是陆野狐,我是我。他再厉害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陆兄弟,你们父子不睦?”米耗子疑惑道。
  “岂止是不睦,耗哥,我现在要是打得过他,我提把刀就杀了他。”陆羽眯着眼道。
  “这……”
  “算了,不说这个的。陆野狐这老犊子这次来不是找我麻烦的,既然耗哥你们都问起来了,那我就跟你们交个底,我来头是有,还挺大,除了是陆野狐的儿子,我还是陈青帝的师弟。天下三大武圣,就有两个跟我关系匪浅,这来头大吧。可是有卵用。”
  陆羽耸耸肩,叹声道:“我跟陆野狐早晚一天要讲一讲道理的,跟大师兄迟早也会有一战。”
  “不过那都是未来事,眼目前,还是先过了陈风雷这一关。我跟你交底,除了你们和高长恭,我再没有任何底牌。这次要是输了,陈风雷要杀我,绝对没人会来救我。”
  米耗子想了想,正色道:“我明白了,陆兄弟你放心,我跟杨老枪都是懂江湖规矩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陈风雷要动你,也得先问问我们弟兄答应不答应。”
  陆羽点点头。
  不再多言。
  半个小时后,陆野狐从病房内出来,米耗子和杨破军看着他,如临大敌。
  陆野狐审视着两人,先是米耗子,米耗子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陆野狐淡声吐出四个字:“獐头鼠目。”
  又瞅了瞅陆羽,“跟你倒是般配。”
  米耗子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没敢发作。
  真不敢。

  敢怒不敢言。
  陆野狐又看了看杨破军,视线定格在他背着的长枪上,“枪不错。陕北枪王杨益之是你什么人?”
  杨破军拱了拱手,说道:“是我大哥。”
  “难怪。你们两兄弟真像。不过你离你大哥的高度,还有很长一截路要走,你杨门中人,一杆长枪走天下,从不假手外物,我不通枪法,也没有什么指点你的,就说一句话,枪是兵中之胆,练枪就要先练胆。而一个人的胆,不在于他怕不怕死,敢不敢杀人,而在于他的内心,能不能做到荣辱不惊,不为外物所动。不要像有些人,徒有其表,经不起挫折,绣花枕头一包草。”
  陆野狐说完,有意无意瞥了陆羽一眼。

  “多谢野狐先生指点。”杨破军连忙拱手。
  陆羽冷声道:“陆野狐,你瞧不起我就直说,没必要含沙射影吧?”
  “我有在说你么?长青,你也太敏感了些,这何尝又不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自卑?”陆野狐不屑道。
  陆羽撇过头去,不再答话。
  话不投机,半句都多。

  陆野狐冷声道:“狗犊子,好歹老子也是消耗真元,帮你治好了高长恭,生你养你十八年的恩情你可以不记,但这事儿你又怎么说?”
  “算我欠你的,要怎么还你说。”陆羽道。
  “不需要你还。送送我吧。”陆野狐淡声道。
  转身就走。
  陆羽咬了咬牙,还是跟了上去。
  到了医院门口,外面月色迷离,夜色静谧。
  陆野狐回过头来,淡声道:“长青,你入暗劲巅峰多久了?”

  “十五岁入暗劲,十七岁巅峰,算起来,五年。”陆羽答道。
  “可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突破?”陆野狐反问。
  “陆野狐,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是你废了小爷武脉,我会迟迟不突破?”陆羽冷声道。
  “狗犊子,你再仔细想想,真的是这样么?”陆野狐盯着陆羽,眼神清冷如雪。
  简简单单一句话,把陆羽问住了。
  他一直认为,是陆野狐废掉了他的武脉,耽搁了他三年练武的黄金时期,才被同龄的天才们,甩开了一个身位,真的从来没有在自己身上找过原因。
  但现在想来,即便十八岁那年,没有被陆野狐废掉武脉,他真的就能立刻突破么?
  还真不一定。
  暗劲巅峰到化劲,说起来只是一道坎儿,一层薄膜。
  突破,就在毫秒瞬息。

  但多少武者,终其一生,都被卡在暗境巅峰的坎儿,永远没有办法突破?
  因为要到化劲,需要的是对于天地规则的感悟。
  至诚之道,可以先知。
  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这八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个武者,最终能达到什么境界,天赋其实不是最重要的,而在于他的内心,能不能找到他想拥有的、守护的、为之感动的、哪怕牺牲生命也义无反顾的东西。狗犊子,你仔细想想,你真的想明白什么才是支撑你前进的东西了么?”陆野狐问道。
  陆羽沉默,不说话。
  “你没有。”陆野狐摇摇头,“老实说,你让我很失望,无比失望。你在这座灯红酒绿的城市迷失了。跟陈风雷的事情了解了,你若是侥幸活下来,就出去走走吧。把你的心找回来。要不然,一年后的论道灭神,你会死在李夸父手里,而且会死的很惨。”
  “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陆羽反问。
  “夸父是我的义子。你不入化劲,如何有资格做他的磨刀石?”陆野狐冷笑道。
  “磨刀石么?”
  “不服气?觉得我在侮辱你?”陆野狐笑容愈发冷峻,“可笑的是,你现在连成为磨刀石的资格都没有。”
  “你爷爷当年说过,一个陆长青,比得上两个陆野狐,但你现在呢,连你爷爷传给你的刀被人抢了去,你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丢人。”

  陆野狐说完,走进了迷离夜色中,最后传来了一句话。
  “忘记告诉你了,你得妹妹蝉儿很想念你,很想来看看你,她要见自己的哥哥,我这个做父亲的也不好多说什么,最多拦着她三个月。自己好自为之。”
  陆羽听着,握紧了拳头。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想要他命的人,但要说谁最想要他死,又最了解他的弱点,那只能是陆蝉儿。

  那个看起来天真可爱烂漫,毫无攻击性的少女。
  那个小时候当着他的面,一口一个长青哥哥,叫得无比亲切,却背着他,将他最喜欢的小狗剪成两截的少女。
  那个给他灌了春-药和迷-药,不惜牺牲自己的清白和名誉,也要毁掉他人生的少女。
  “终于要来了么?”陆羽眯着眼睛,“蝉儿,我们兄妹,是该好好叙叙旧了。”
  陆羽低声说着,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寒彻骨。

  第二天,陆羽比前一天还忙碌,从早到晚,行程都被排满。
  暴风雨前,不一定非要是平静。
  中午,他请一个人吃了顿饭。
  顾惜朝。
  酒足饭饱,陆羽叼了支烟,吞云吐雾。
  “师父,给我一支。”顾惜朝说道。
  “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陆羽疑惑道。

  抽了一支黄鹤楼1916给顾惜朝,帮他点燃。
  “从你跟倾城结婚以后。”顾惜朝苦笑道。
  陆羽叹声道:“惜朝,其实我现在回想起来,或许一开始就错了,倾城要是跟了你,会不会比跟着我幸福得多,圆满得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