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3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哥,感觉怎么样?”
  陆羽拿过手帕,擦了擦额头汗渍,关切问道。
  高长恭说道:“菩提神木果然是神物,我感觉自己被李夸父损伤的‘神魂’恢复了不少,三两日恢复巅峰状态肯定不可能,但起码恢复了七层实力。”

  “七层……少了一些。”陆羽叹了口气。
  陈风雷本身是个武道大宗师,他一个人,就顶得上五个化劲宗师。
  若是高长恭没有办法恢复全胜状态,这一仗要打赢,绝不容易。
  最关键处,在于陆羽本身,身上的伤势,短时间内,根本就好不了。
  他现在的状态,甚至比自己初入江海、武脉未复时候,都要虚弱。
  这场仗,一旦开打,肯定就是不死不休,双方各逞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那时候,他陆羽非但不是胜负天平的砝码,反而会是累赘。
  怕陈风雷来一出擒贼先擒王。
  高长恭抿着猩红嘴唇,淡声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长青,不用太紧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陈风雷虽然也是武道大宗师,但他跟李夸父比还是差了一些的。我败在李夸父手里,惨败。但收获不少,至少这次我敢保证,自己不会再被大宗师的武道意念压制,我跟你保证,至少挡住陈风雷三百回合。”

  “不行,高哥,我不能拿你的性命冒险。”陆羽连忙摇头。
  高长恭的实力,是化劲巅峰,但没有触摸到丹劲的门槛,弱了陈风雷一线。
  他在巅峰状态,也不可能战胜陈风雷,按照常理,撑两百回合就是极限。
  此刻实力只有巅峰七成,怎么看都不可能撑三百回合。
  但陆羽丝毫不怀疑高长恭的保证。
  兰陵王说三百回合,那绝对会只多不少。
  但付出的代价,极有可能是自己的生命。
  虽说成就大业者,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心狠手辣。
  但陆羽做不到。
  他做不到用自己兄弟的性命,给自己所谓的大业铺路。
  高长恭盯着陆羽,眼神坚硬如石,“长青……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你不要妇人之仁。我高长恭立志做你身边的许仲康,即便真死在陈风雷手里,那也是求仁得仁。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长青你就成全我吧,从王玄策陪着我把你的一个亿在我妈坟前烧干净的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把命交给你,我不会后悔。”
  “高哥,你不会后悔,但我会。”陆羽盯着高长恭,“我会后悔一辈子。对你,对王师兄,对元述哥,我陆长青的心都是一样的。你们不是我的下属,而是我的兄弟,我的兄长。我把你们聚在身边,是要你们跟着我喝最烈的酒,玩最猛的枪,上漂亮的娘们儿,而不是让你们替我去死的。对不起,我做不到。”
  “长青……”高长恭嗫嚅着,眼眶通红。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动情处。
  他这种人,骨子里对自己的定义,就是史书里面说的士。
  国士的士。
  士。为知己者死。
  这就是士的宿命。
  也是士的追求。

  得明主如此,他高长恭夫复何求?
  “长青,你应该知道,我真下了决心,你是拦不住我的。”高长恭沉声道。
  “这——”陆羽咬了咬嘴唇,哭笑不得。
  “早有所闻,太原高长恭,慷慨激昂,耿然如寒水皎日,是当世难得的伟男子,有上古义士之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正在此时,一个清冷声音响起。
  一个人推门而入。
  男人。
  约莫四十五岁的年纪,身材挺拔,两鬓微微寒霜,一系月白长衣,缓缓前行,姿态有点散漫,宽衣大袖飞卷如云,让人想起九天之上飞翔的鸾鸟。

  这样的人物,不似凡间人物,而是谪仙在世间行走。
  陆羽眼瞳一缩。
  如履薄冰。
  如临深渊。
  如临大敌。

  他想拔刀,可是手臂似乎凝滞,连动一根手指都做不到。
  他身体在发抖,手指在发抖,小腿在发抖,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发抖。
  恐惧。
  世间最深沉的恐惧。
  压得他近乎喘不过气来。
  从身体到灵魂,似乎都被冻结了。
  便是高长恭,也比陆羽好不了多少,脸色变得愈发苍白,嘴唇越发猩红。
  哼哈——

  高长恭猛地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
  好似破开了重重坚冰,一把抽出陆羽藏在腰间的天丛云剑,刀光破冰化雪,划出一道掣电般的弧线,劈向这个突然出现的中年人。
  中年人不动。
  不动如山。
  身体却蓦地虚幻起来。
  好似酝酿开了万千道月光。
  高长恭的动作好似在这一瞬凝滞。
  连时间都被冻结。
  中年人缓缓伸出手,动作不快,带着一种极为优雅的节奏。

  他的手很好看。
  纤细又富有力量感,看不到什么骨节。
  叮!
  屈指一弹。

  高长恭只觉着半身发麻。
  手中的天丛云剑脱手而落。
  接着就被中年人一把抓住。
  他端视着手中这把刀,“日本的国器,天之从云。果然不是凡品。长青,当年你爷爷抢了柳生家一把‘菊一文字’,现在你把‘天丛云剑’抢了回来,我陆家不跟柳生家不死不休的都不行了。“
  陆羽阖动着嘴唇。

  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又被冻结住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三年半来,他无数次在脑海中浮现出这个中年人的样子,有咬牙启齿时候,有深深恐惧时候,有怨恨愤懑时候。
  也曾无数次推演过,若两人再次见面,他应该如何做,才能打败这个家伙。
  此刻见到了。
  他却是发现,他还是高估自己了。
  在北地三年的磨砺,他自我感觉成长了许多,但跟这个中年人的距离,反而没有因此拉近,而是差的越来越远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变得更强之后,才愈发清晰认识到了此人的强大。
  高长恭看着这个用一根手指,就将自己彻底击败的中年人,眼神复杂。
  “大圣至诚,金刚不坏!”

  他沉声道:“先生是入了圣人道的绝世人物,当世武圣。我十八岁时候挑战过陈青帝,也是败的这么没有悬念。先生的实力,不再陈青帝之下。可能请教?”
  他看着陆羽无比复杂的表情,瞬间明悟。
  此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我叫陆名野狐。”
  中年人开口,声音清淡,如一场凄美的雪,如一弯迷离的月。
  他指了指陆羽,“是他的老子。”
  “陆野狐。”
  陆羽死死盯着这个明明在眼前,却如神祇般不可接近、如天神般强大的男子,“你真觉得你有资格做我老子?”
  “为什么没有资格?”陆野狐唇角上翘,划过一道冷冽弧度。
  这个习惯,这个表情,跟陆羽惯常的动作,近乎一模一样。
  “长青,你应该问问你自己,你陆长青,有没有资格做我陆野狐的儿子。”
  “我不屑于做你的儿子。”
  陆羽盯着陆野狐,“如果你是来杀我,现在就动手。皱一下眉头,我就不是陆神通的孙子,陈道藏的弟子。如果你是在来跟我逞老子威风的,对不起,老子不吃你这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