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8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按照楚天齐一开始的计划,是二号到省城,当天和云翔宇见面,谈一些事情,三号去劳改队探望魏龙,然后在三号晚就坐火车回去。但在云翔宇提醒下,他给劳改队打电话,报了探望人员的姓名,才被告之探监时间是五月五日上午九点。既然有探监打算,又正好五一长假,那就等等,所以楚天齐才多待了两天。
  刚洗漱完毕,云翔宇电话就来了,他已经在楼下等着楚天齐。
  下楼汇合,车上除了云翔宇还有于涛。三人以最快的速度,在小吃摊吃了早点,楚天齐又买了五条烟,然后由云翔宇驾车奔郊区而去。
  虽然五一长假,正式单位都已放假不上班,但街上的车辆依然不少。看车牌号大多是各地市的,想是趁假期带孩子出来玩的吧。
  好不容易出了城,汽车才撒欢跑了起来。大约在柏油路上行驶了二十多公里后,汽车拐上了一条岔路。岔路要比柏油路窄好多,路况也不是一个等级,虽然不至于是砂石路,但看的出已经是严重老化的路了。路虽已老化,并不难走,好多地方都有刚刚修补的痕迹。

  又走了大约十多公里,前面现出一个建筑,看风格和许源县看守所差不多,但明显要大的多。来到建筑近前,站岗卫兵进行一番检查,然后核实楚天齐信息,与预约登记上信息核对无误后,才给了一张纸条并放行。当然,只是楚天齐进去,云翔宇、于涛留在车上等候。
  进到院内,马上有一名女警务人员引领着,向一处建筑走去。楚天齐忙里偷闲,看了一眼四周情形,除了楼房建筑外,后面留出高高的烟囱,不知是做什么用的。正要细看,警备人员马上语气生硬的提示“好好跟着走”。
  既然进了这个院,那就得守院里的规矩,楚天齐只好乖乖跟着女警,目不斜视的走着。
  不多时,楚天齐被领到一个大屋子里。此时,屋子里已经坐了好几十人。女警让楚天齐在此等候,然后就走开了。

  坐在椅子上,楚天齐四顾了一下。他发现,周围这些人都带着大包小裹,脸上表情各异,有的人愁眉不展,有的人眼含热切期盼,也有的人面色冷竣。这些人中,以中老年为主,也有个别年轻人,其中最小的是一个刚会走路小孩。小孩嘴里不停的喊着“爸爸”,拉着小孩的女人则满脸悲戚。
  看到这年轻的母子,和那些已经两鬓斑白的老人,楚天齐不禁轻叹一声,心中不是滋味。不知是慨叹里面的人“一失足成千古恨”,还是对他们亲人的同情,亦或是感受到了更多的无奈。
  “各位家属注意了,各位家属注意了。探监马上开始,请大家在原位等候。一会儿听到提示时,到指定房间探视。”墙上的小喇叭响起了警务人员的提示,现场顿时更加安静。
  第一拨叫了十个名字,楚天齐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听到魏龙的名字,便在原地等候着。他看了看时间,正好九点整。
  名字叫过后,马上有二十多人站了起来,有的两、三人一组,有的单独一人,从指定的通道走了进去。
  不到十分钟的时候,忽听一阵号啕大哭,一个妇女抱着孩子冲了出来,正是楚天齐一开始注意到的母子。

  妇女一边快步急走,一边哭诉着:“爸爸不要我们了,爸爸不要我们了。”
  小孩儿还不到懂事的年龄,但依然“哇哇”哭着,嘴里喊着“爸爸,爸爸。”
  在警务人员引领下,这对母子走出了屋子。
  看到这一情形,屋内众人无不唏嘘,楚天齐也觉得心中不是滋味。

  陆续有人出来,陆续又有人听小喇叭广播而进去。进去的人大多行色匆匆,出来的人大多悲悲戚戚、步履蹒跚。
  “魏龙,魏龙。”小喇叭里再次响起广播,“请家属到五号会见室。”
  楚天齐站起身,来到导引台,向警务人员再次出证件,并把纸条交给对方,才被允许进入指定通道。
  走进通道,楚天齐才发现,通道里面有五个屋门,屋门上标着号码。来到写有“五”的房间门口,楚天齐推门走了进去。
  屋子不大,但被隔成了里外两间,隔断下半截是墙体,上半截是透明防弹玻璃。挨着隔断放着把椅子,楚天齐坐了上去。
  楚天齐刚刚坐下,里屋后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他的后面跟着丨警丨察。
  这是魏龙?楚天齐脑中划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进来的这个人,头发很短却根根全白,额头满布皱纹,脸颊黑瘦。他身上穿着蓝色服装,衣兜、肩、裤缝三处为白色条纹。最醒目的还是他的右手,整个右手用白纱布包裹着,还用一条白色带子挎着,挂在脖子上。
  不是魏龙还能是谁,自己来探望的就是他。楚天齐仔细的分辨了一下,那眼角眉梢分明是魏龙的样子。可当初的大背头不见了,锃亮的脑门也成为历史,看面相要比去年的时候老了十多岁。
  “魏部长,魏部长。”楚天齐手扶在玻璃上,喊着对方的名字。
  里面的人自然就是魏龙。当魏龙看到外面楚天齐时,先是一楞,随即露出了复杂的表情。但他很快恢复了常态,左手抓起台面上的对讲电话,向楚天齐示意了一下。
  楚天齐这才意识到,赶忙拿起对讲电话,说道:“魏部长,你好吗?”
  “我……好,最起码睡觉比以前香,不会被吓醒了。”魏龙声音略有沙哑,“我不知道今天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你还是称呼我老魏吧。”
  “是雷鹏上周告诉我的。”楚天齐回答以后,焦急的问,“你的胳膊怎么啦?受伤了?”
  “受伤了,大前天去修监区外面的路,被沥青烫的。当时一个人正低头拿东西,结果工具车上的沥青锅洒了,眼看着就要浇到那人脸上。我把他推开了,可我右胳膊就交给沥青了。管教丨警丨察说,我的行为已经上报,也许能给我奖励。”魏龙平静的说,但讲到后面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我也暂时不用干活了。”
  楚天齐指了指对方:“魏部长,你受苦了。”

  “不苦,应该的,自作自受。”魏龙一笑,“你现在还在开发区吗?”
  楚天齐摇摇头:“不在那儿了,我已经到被交流到定野市了。”
  “是吗?现在什么职务?”魏龙有些疑惑,“对了,你怎么被允许探监了?监督规定直系亲属可以探亲,还有对犯人改造有帮助的朋友可以探监。可是二月份探监出了点儿事,三、四月份一直停止探监,这次假期探监,就是临时补的一期。现在对探监要求可严了,基本不允许朋友探视,按说你是不能进来的。”
  “二号那天我电话预约了,当时说我不符合探监条件,于是我报了我的证件,并说了咱俩的关系,才被允许了。”楚天齐回答,“我现在在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工作。”
  魏龙忙问:“是吗?局长?局丨党丨委书记?有没有挂一个县党组成员的职务?”
  “都是。”楚天齐点点头。
  “那太好了。”魏龙语气中透着兴奋,“不用说,你肯定是副处待遇了。”说到这里,他感叹了一声,“哎,世事无长呀。”
  日期:2017-03-25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