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4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滇缅公路工程量之大,仅从以下数据就可以看出。修建公路共计完成土方1998万立方米,石方187万立方米,大小桥梁544座,孔径总长2700多米,石涵洞2196个,水涵洞1114个,铺碎石100多万立方米。公路横跨滇西险峻的横断山、高黎贡山、怒江、澜沧江,山高谷深,水流湍急,路线落差1300多米,地形、气候异常复杂。在低温的峡谷瘴疫流行,多种急性传染病肆虐。最重要的是,当时贫穷落后的中国没有任何现代化筑路设备,也缺乏丨炸丨药,筑路大军所能依靠的只有铁镐、簸箕、绳索和扁担。来自各地的民工自带干粮衣物,住在树枝搭成的简易窝棚里,栉风沐雨,胼手胝足,用勤劳的双手在崇山峻岭间挖通了那条通向胜利的光明大道。期间,工程事故和恶性疾病夺去了3000多人的宝贵生命,甚至有全家都死在工程现场的悲剧,因公致残者逾万人。在此,老酒禁不住眼含热泪为那些无名先辈们点无数个赞!

  日期:2017-03-24 22:19:06
  (正文)
  原来西方专家认为,修筑这条公路至少需要五年时间,但这些勤劳勇敢的人们仅用了9个月时间,于1938年12月1日就实现了公路全线贯通。1938年10月,从黑海港口敖德萨装运的6000吨援华军火由几艘货船运达香港。当时广州告急,越南各港迫于日本人的压力不允许中国卸载军事用品,国民政府只好通知苏联船只移往仰光卸货,然后用火车运至腊戍。宋子文亲自出马从仰光押运第一批军用物资从腊戍经滇缅公路回到昆明。从那时起一直到1941年底,每天在滇缅公路上行驶的车辆达数千辆之多,甚至超过了全国车辆总数的一半以上,最多时每月输入物资超过一万吨。

  对于中国修筑滇缅公路这一壮举,英国《泰晤士报》评论说,“只有中国人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做到。”罗斯福总统在听到公路通车的消息后颇感惊讶,特别指示当时卸任的驻华大使纳尔逊�6�1詹森取道滇缅公路回国,以实地考察核实有关情况。詹森大使乘吉普车沿路考察之后,回国向罗斯福总统作了详细报告。“滇缅公路工程浩大”,在随后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詹森说,“此次中国政府能于短时期内完成此艰巨工程,其果敢毅力与顽强精神着实令人钦佩。且修筑滇缅公路缺乏机械,纯系人力开辟,全赖沿途人民的艰苦耐劳精神,这种精神是全世界任何民族所不能及的。”部分美国评论甚至将滇缅公路修筑与挖通巴拿马运河相提并论。

  1939年初,重庆政府西南运输处从国外购买了大批车辆用于运输物资,使得滇缅公路汽车驾驶人员和技术工人奇缺。得知这一消息,陈嘉庚等爱国华侨随即于1939年2月8日发表了《南侨总会第六号通告》,号召华侨中的年轻司机和技工回国效力,与祖国同胞并肩抗战。这一通告很快传遍了东南亚各地。当时,志愿回国服务的东南亚华侨司机和修理工共有3192人,他们被称为“南侨机工归国服务团”。从1939年2月到8月,南侨技工陆续分九批回到祖国。到战争结束时,他们还剩下不到1000人。

  1940年9月中越交通线被切断之后,滇缅公路成为唯一一条国际运输线。盟国援华的大批物资必须先经海路运到仰光。一时间仰光港内,数不清悬挂着星条旗、米字旗、镰刀斧头旗的大小船只进进出出,中国抗战急需的大量物资在码头上堆积如山。除了重庆政府的西南运输处,从1940年起国外及华侨的运输公司也加入了滇缅路的运输。1939年11个月中通过公路共运入物资27980吨,1940年运入61394吨,1941年运送132193吨。到1942年5月滇缅公路被切断为止,通过滇缅公路共输入战时各种急需物资40.2万吨,其中油类15万吨,枪械弹药约7万吨,其余为五金、交通器材、医药、机床、发动机等维持国计民生和战时经济的重要物资。在此期间,通过滇缅公路输出物资约10万吨。

  随着日本与美英在远东地区矛盾的加剧,西方开始逐步加大援华力度。1941年3月,罗斯福宣布中国可享受《租借法案》。期间美英多次向重庆政府提供贷款,规定以钨砂、锡、桐油等物。据记载,“七七”事变以来中国抗战后方所需各种战略和民用物资,汽油、煤油、柴油、橡胶、汽车配件的100%,药品、钢材、棉纱、白糖、纸张的90%都须从西方进口。如果日军切断滇缅公路,断绝中国同外部世界的联系,中国国内各种战略物资的储备最多能维持三个月之用。无怪乎重庆政府外交部长宋子文慨叹:“倘若日寇进犯缅甸,断我赖以生存之滇缅路,我后方军民则无异于困守孤城,坐以待毙。”

  滇缅公路就这样成了日本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为了经营好滇缅公路这一维系中国抗战的大动脉,重庆国民政府也必须有所作为。蒋介石与龙云之间矛盾尖锐。当时龙云像以前的吴三桂一样独揽云南大权:政治上蒋介石不能过问,经济上一直到1941年云南还在使用自己发行的“滇币”,军事上滇军自成体系,蒋介石的中央军未经许可不得随意入“境”。蒋介石也欲借此机会以抗日的名义“统一”云南,对此龙云深有戒备。蒋介石一边派中央大员宋子文、何应钦等人向龙云多方疏通、拉拢,一边以保护滇缅路及远征缅甸为由将中央军嫡系部队先后向滇黔、滇川、滇康边境调动。

  除了后来入缅作战的第五军、第六军、第六十六军之外,中央军第七十一军、第五十四军、第二军等也陆续来到云南周边,但因蒋、龙矛盾长期未能入滇。1941年中英军事同盟开始酝酿,双方欲协力保全滇缅路及仰光国际交通线。这年10月,何应钦奉蒋介石之命特别转告龙云,“凡归昆明行营序列之部队,无论驻在何地,皆由志舟(龙云字)主任全权指挥与负责部署,中央绝不干预。惟对国际局势及抗战成败攸关者,中央不能不作适应之决定,务望志舟兄深谅体循”。这样后来入缅作战的第五军、第六军、第六十六军以及负责昆明防务的第七十一军等中央军才陆续开入云南,老蒋也不容易呀!

  对中国抗战有着如此重要意义的滇缅公路,日军肯定要想方设法予以掐断。1940年6月日军进驻法属印度支那北部之后,专门成立了所谓的“滇缅路封锁委员会”,以越南北部机场为基地轰炸滇缅路全线。仅仅6到10月的五个月时间里,日军共出动飞机400多架次轰炸滇缅路,目标是对公路贯通有着决定意义的主要桥梁。重中之重是怒江上的惠通桥和澜沧江上的功果桥。
  对此,我方公路管理人员随炸随修竭力保持公路畅通。每次遭遇轰炸之后,驻守在桥边的工程抢修队就会立即对大桥进行抢修,他们很多都是当年建桥的工程技术人员。有时空袭尚未结束,这边的抢修工作已经开始。
  1941年1月23日,日军飞机第14次轰炸了澜沧江上的昌淦桥,这次大桥被彻底炸断。为此东京电台洋洋得意地宣称:“滇缅公路已断,三月内无通车希望”。位于大后方的人们从日本广播中得知此事,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国民政府交通部急电滇缅公路工程技术人员昼夜抢修,务必尽快通车。戏剧性的一幕随之出现,就在交通部急电发出后不久,就收到了来自大桥抢修队的电报,运输物资的车队再一次越过了波涛汹涌的澜沧江,整个公路全线畅通无阻。

  原来早在两个月以前,当地工程技术人员就预计到大桥有可能被日军日益频繁的空袭炸断的危险。他们找到了一些空汽油桶,每70个连在一起,上面铺上木板就成了一只简易的渡船,汽车开上去之后,再用钢缆将渡船在两岸间拉来拉去,保证了运输车辆的输送。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大桥彻底修复。
  从一些简单事例就可以看出滇缅公路对中国抗战的重要性。1942年1月日军进攻长沙。位于岳麓山阵地的第九战区炮兵第一旅试图压制日军炮火,在战斗最激烈时炮弹告罄。薛岳司令长官紧急致电重庆求援,军令部的回答是“炮弹尚在仰光待运”。同月,从汉阳搬迁至重庆的兵工厂因缺少钢材和原料被迫停工,重庆政府仅有的十余架运输机亦因缺乏油料而停飞。作战物资匮乏同样影响到敌后战场,期间延安曾电告重庆,沂蒙山根据地遭到敌人“铁壁合围”,急需军火、粮食及被服支援。重庆方面答复“因外援受阻,正面战场亦无法保障供给,今后各后方抗日根据地须设法就地筹措物资”。

  滇缅公路,这一头的“滇”是云南,那一头的“缅”是缅甸。对于摊子铺得太大的日军,攻占这一头的云南暂时力不能及。既然如此,就干脆占领那一头的缅甸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