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74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杨欣妍摇摇头,不想多跟她废话什么了。
  “你们的单子回头再说,现在我请客人吃饭。”连雪萍不满的说。
  “是是,连总,我们不打扰了,回头再约个时间……”男人连忙点头哈腰的说。
  “连总慢走,连总今天的单我买了。”男人一边目送着几个人离开,一边点头哈腰的说。

  可惜连雪萍几个人早就一起上楼去了,根本听不到他的话。过了片刻,连雪萍的秘书走了下来,她对男人说:“连总说了,以后你们公司的单子取消了。”
  叭……男人手里的手机掉在地上,那爱疯手机的屏幕都被摔裂了,男人也顾不上心疼,他大张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于丽丽也说不出话来了,她现在心里写满了后悔,她只是想在杨欣妍跟前秀下优越而已,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闯出这样的祸来。
  丰乐园的老板当然不可能不清楚连雪萍是谁,他跑前跑后的为连雪萍准备最好的包厢,然后请抗鼎大师亲自烹饪,当然他也没忘记送给林煜一张会员卡,凭卡五折优惠。
  毕竟不是谁都能让连雪萍亲自出面请客的。弄不清楚林煜的身份,那他就把林煜当贵客对待。
  “连姨,真的不用这么破费的。”林煜苦笑道。

  “不破费,本来我正打算过几天来找你的,正好遇到你了,等会儿我有个朋友要过来,她有些事情想请你帮忙。”连雪萍说。
  “连姨有事情的话尽管说,我一定尽力去帮。”林煜笑道。
  “是这样的林煜,你对抑郁方面的疾病擅长不?”连雪萍问。
  “还行,但这要看具体情况了,抑郁方面的疾病分很多种,有的属于心病,有的是因忧成疾,不能应一而论的。”林煜答道。
  “这样,那改天抽个时间,我带你去看下我那朋友,她的情况有些复杂。”连雪萍说。
  “好的连姨,我随时都有空。”林煜点点头说。
  “那行,咱们先吃饭,不要客气。”连雪萍微微的一笑。
  连雪萍的企业平时琐事比较多,吃完饭后和林煜闲聊了几句便离开了,杨欣妍下午有个活动要参加,开上车自己跑了,把林煜一个人丢在了饭店。
  好在吃过饭没多大一会儿,梁雨辰的电话打了过来,林煜报上了自己的方位,半个小时不到,梁雨辰便开着一辆红色的轿车来接他了。
  “去哪里。”林煜说。
  “书画会展,你陪我去一趟,或许我在那里能找到改变我画风的机会。”梁雨辰说。

  “都说了……你得发挥想像力。”林煜苦笑道。
  “我想来想去,感觉我还是有其他方面的原因。”梁雨辰固执的说“另外今天恰好是一位老师的生日,趁着这个机会,我画幅画送他,你得帮我题几个字。”梁雨辰说。
  “没问题,你这算不算是借花献佛。”林煜说。
  “算是吧。”
  等到了书法会展所在的地方,林煜不由得愣住了,梁雨辰对他说过书画展会是江南书画协会举行的。对于这种油水不怎么足的协会,林煜原本以为他们借个体育场办个展会就算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书画协会竟然弄了一间五星级酒店。
  而且门口挂着各色的汽球和横幅,上面写着各种书画展会的标语,他们竟然把这家五星级酒店给包了下来。
  “江南的书画协会……真的很有钱啊。”林煜感慨的说。
  “有人资助的,不然哪来这么大的底气包家五星级酒店?”梁雨辰锁了车门道“走吧,进去看看。”
  林煜和她一起走了进去,展会是设在一楼的一间大型的包厢中,这个包厢足足有数百平方大,是专门用来做一些拍卖和展会用的。
  林煜和梁雨辰走到了展会里面,只见里面已经挂满了书画,这些书画或是江南有名的书法家和美术家的,有的则是江南美术学院或者一些美系学生们的作品。
  创办这次书画展会的发起人是江南书画协会的会长李老,李老是江南赫赫有名的书画大家,他的书画风格独具一支,就算是放眼全国,也是相当厉害的人物。
  “这幅画怎么样?”梁雨辰看着一幅画向林煜问道。
  这幅画的内容是春江花月夜,微暗的天空中挂着一轮圆月,下方是两岸重山和涛涛江水,颇有几分气势。

  “不怎么样,你不感觉这幅画的月亮太大了点吗?”林煜摇摇头道:“作画者可能是想凸显出春江花月夜的月,特意把月亮描大了一点,但是这样把整体的美感都破坏了,况且……花在哪里?”
  “一针见血。”梁雨辰微微的点点头,她接着向下一幅画走去,第二幅画是秋思,画很单调,唯有一颗枫树和几片飘零的落叶。
  “这幅画明显比上一幅有档次了一点,但是略显单调。”林煜摇摇头道:“你看左上方,太过于空洞,作者或者是想体现出秋天的意境,但是思绪方面还是有些跟不上。”
  一连点评了几幅画,林煜都能从这些画中挑出些毛病来,他的见解非常独道,往往是一针见血的评论,梁雨辰一边听一边暗自点头,她把林煜的话都记了下来,林煜的话让她有种受益匪浅的感觉。

  “唔,这幅不错。”林煜站在了一幅画前。
  这幅画很简单,以微黄色的颜色为背景,然后上面有两条红鲤鱼,作者以独特的手法让这两条红鲤鱼看起来有种若隐若现的感觉。
  除了这几条鲤鱼,上面还写着弯弯曲曲的两个字“锦鲤……”
  “怎么说。”梁雨辰来了兴趣。
  “国画的构思首重立意,胸有成竹,以意为先,这幅画简单,但意境很好。在者是以线造型以形传神,你看这幅画的轮廓,质感和体积以及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更是显现出国人神高于形的美学观,这幅画不错。”林煜说。

  “这是李老亲自画的,当然不错。”梁雨辰微微笑道。
  “你怎么知道,上面没落款啊。”林煜愣了愣。
  “江南书画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李老作画,向来是不落款的。”梁雨辰说:“不过你一眼就看出了这幅画的不凡,那说明你刚才的点评不是乱来的。”
  “我当然不是乱来的,我是个负责的男人。”林煜有些生气的说,这女人把他当什么了,他会信口开河,他是信口开河的那种人吗?
  “你看……这幅怎么样?”梁雨辰指着另外一幅画说。
  这幅画是花开宝贵图,上面绘着一株牡丹,这牡丹以形易形,彰显出一种高贵冷艳的感觉。
  “一般吧,有几分李老画的影子,但是画功略显生硬,要是再加以磨练的话,肯定是一个好苗子。”林煜回头说“这是李老的徒弟吧。”
  梁雨辰愣了愣,良久她才吐出:“变态”两个字。
  从一幅画就能看出来做画者的身份,林煜对书画上的造诣着实不低,可这混蛋竟然还说自己只是略懂,梁雨辰有些生气,她感觉林煜欺骗了自己。
  “我的手法生硬,那就是说你的手法不错了?要不咱们比比。”一个略显恼怒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即一个看起来吊儿朗当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