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38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潘飞瑞见史正杰已经屈服了,就转缓了一下刚才的神情,也笑着说:“是啊是啊,我们两兄弟还算那么清做什么,行,这事就敲定了,我在给史总你介绍一下我们这次的计划。”
  史正杰也开始变得认真起来,两人坐在沙发上一阵的商议。
  这两人商议了好久才算结束,不过从两人的表情上看,都还是比较满意的,潘飞瑞见事情已经谈妥,就准备离开了,没想到史正杰说什么也不然他走,一定要带上潘飞瑞出去活动一下,两人客气一阵,潘飞瑞也就不再推辞,一起下楼到史正杰自己的歌厅去了。
  对潘飞瑞来说,有一种季节叫做秋高气爽,有一种心情叫做澎湃激荡,有一种思绪叫做意淫无边,他和史正杰昂首迈入歌厅拉开的大门,含笑瞄向引导小姐的粉颈,将要自己鸟语花香的短暂快乐。
  第八十章:一代枭雄
  “哎哟哟,两位大老板都来了,快请进,快请进!”歌厅的经理笑的和苕牡丹一样的迎了过来,这是一位年近四旬的妇人,她用极具亲和力的话语给了潘飞瑞最初的温暖。
  “呵呵,老史啊,你这经理挺活络的吗。”潘飞瑞对史正杰说。
  “开玩笑呢,你没看谁调教的。”
  “哈哈哈。”
  高兴归高兴,可今天这个经理的脸,总是让潘飞瑞看上去觉得好别扭哦,她的眼睛部位呈现明显的水肿,色彩上也体现出山丹丹开花的效果,莫不是她是刚刚遭受过家暴?可也不对呀,绝不会有哪个女人,在遭受如此严重的家暴后,还能保持这般的平和与灿烂!
  “呵呵,潘老板看着有点不习惯是吧!我前一阵刚去医院弄的,过段时间就好了。”这经理观察能力就是强,她显然是注意到了潘飞瑞的疑惑。
  要说啊,这女人就是女人,无论她是处在怎样的年龄阶段,女人对于自己容颜的心态,永远是那样的复杂和在意。
  不过,潘飞瑞这时也观察清楚了,她的那对漂亮的黑眼珠上方,多出了一层厚厚的水泡皮,潘飞瑞心想:哎,她们女人喜欢割皮,这无可厚非,咱们男人不会说喜欢割皮,可也照样有人去割,只是割的皮大不一样。
  女人割皮,是因为单眼皮而割皮,她们追求的是光明正大的外在美,小时候去割皮要被人说;男人割皮,是因为包头而割皮,我们追求的是偷偷摸摸的内在爽,长大后去割皮要被人笑!
  站在肿眼皮经理对面,潘飞瑞尽管脸上满是虔诚,心里却是胡思乱想。当然,肿眼皮不是她的错,但要是一再地展示肿眼皮,那就是她的错。
  因此,这经理希望把更多的美好在今后展示给潘飞瑞,她随即采取了断然的措施,把这两位大哥领到了下一站——一个豪华的包房,他们很快的就见到了一溜前来展示的美女,这有复古的衣装配亮妆,村姑的发髻留花香,白晳的脸庞对应着碎花的图案,直叫人分不清,空气里弥漫的到底是酒香还是女人香!
  他们个个性感,人人爆露,或温柔妩媚,或热烈大胆,齐刷刷地站在那里,弯腰鞠躬,用那种酥软动听的声音、混杂着祖国各地的方言喊到:先生们,晚上好!然后亭亭地站在那里,如商品般等候两位大哥的挑选。
  看着姑娘们桃花般的面容,捕捉着她们眼神中流露出的羞涩、无奈或冷漠,潘飞瑞也很不齿,为了区区百元物欲的诱惑,便使这些如花的姐妹们日日夜夜遭受身心的折磨,揣摩她们此时矛盾的心情,体味她们生活的冷暧,试想她们卖笑的遭遇和悲欢,潘飞瑞觉得自己的生活好幸福。

  在经过两个大哥唐伯虎点秋香似的程序后,潘飞瑞已经再也忍不住了..........。
  萧博翰在此时却没有潘飞瑞他们的逍遥和快乐,他坐在一个靠近恒道集团总部的茶楼里,他的对面坐着苏曼倩,而更远处,还有两张桌子上,各自坐着苏曼倩和萧博翰带来的保镖们,显然,今天萧博翰怕引起蒙铃的不快,所以在他带来的保镖中并没有蒙铃的身影。
  也或者蒙铃也知道萧博翰今天要和谁约会,她自己不愿意过来吧,不管怎么说,蒙铃没有到场这是实情。
  萧博翰喜欢茶,不止是它的香还有它的涩,平常的时候,萧博翰喝茶喜欢泡的严严的,在用刚刚沸腾的水冲泡,浓浓的茶喝道嘴中舌头立马会变得苦涩,咽到肚子里后口中却有淡淡的茶香,他钟情这含蓄的香,当然这之前的涩也是他十分喜欢的,苦尽甘来吗喝茶的时候,萧博翰还喜欢放些音乐,忧伤的镟律,慢的外国音乐,如果手头有书,那萧博翰可能会放些古筝和二胡,有时还可能是萨克斯,伴随着这音乐,他思绪便会同这茶香一般的飘去,或是很快就融入到书中去了,随着自己和茶香的融合。

  身边的一切事物都变得寂静了,只是偶然或听到自己的咳嗽和翻书的声音。
  心情不好的时候,萧博翰最喜欢这样,放一首自己喜欢的曲子,泡一壶浓茶,那本名家散文或是什麽也不看,只是喝茶,听歌,看远方,一个人发呆,心情很快便会被这茶香和音乐所占据,感觉中自己也就更加成熟从容一些了。
  过去萧博翰喝得最多的该是黄山毛峰,他自己买的时候绝少,通常就是父亲的茶罐子里倒出来一点,过去萧博翰也是人云亦云的主,大多数时候听信了别人的话,听说是顶尖级就是顶尖级了,据说“毛峰茶外形细扁微曲,状如雀舌,香如白兰,味醇回甘”。
  有时候,萧博翰还能引经据典二句,言之凿凿的样子,其实,和他说茶,原本就不必认真吧,除了象假耗子药毒不死那些一心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东西,真和假于他都妨害不大。
  到了国外他还是这样,在英国自己学会煮茶叶蛋,他费尽了不浪费的职责,以为再名贵的茶叶,过了一年的期限,莫不该图作他用,以为是茶的善终,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说他很嗜茶,附庸风雅的时候也多了去了,就算对于茶事本身,也只是看个热闹,似懂非懂的。
  今天在接到苏曼倩的电话相邀之后,萧博翰很想了一会到哪约会的问题,你说带上苏曼倩去看电影吧,好像有点庸俗了,去唱歌跳舞,音乐太闹,去喝喝咖啡,但今天的萧博翰情绪并不太好,因为白天他已经从历可豪的汇报中得到了一个准确的信息,在自己地盘上开赌场的的确是飞龙会的人,这就在很大程度上让萧博翰不得不为这件事情考虑了。
  动是一定要动的,可是萧博翰真不想无端的给自己结上一个强敌,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飞龙会的确在省城受到了重创,但人家过去毕竟还是省城的一个大帮派,叶繁枝茂,根基牢固,自己凭空的就和人家打成一片,就算胜了,又能任何,还不是给他人做嫁妆,万一在败了呢?后果不堪设想。
  在这样的情绪下,萧博翰只能选定茶楼来作为约会的地点了,好在苏曼倩并不挑剔地方,她其实的目的也就只是见见萧博翰,至于去哪里,并不重要。
  他们的面前摆放着茶壶,萧博翰端起杯子,看看碧绿的茶汤,放在鼻下深吸一口说:“曼倩,尝尝这茶怎么样?”
  苏曼倩用芊芊玉指端起杯子,很认真的看了一会说:“好看,至于其他的,我就看不懂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