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38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夜色下的柳林市万籁俱寂,今天难得的下着一点小雨,在郊外一条光线黯淡的路上,地面有点泥泞湿滑,路上跑着一辆小车,恒道集团保安公司吊儿郎当的褚永正在开着车,车灯没有打开,他轻握方向盘,任凭车子缓缓地向前滑行,然后停了下来。
  砂砾路面上的最后几个小碎石块儿蹦到了那些车胎压纹的外面,四周一片寂静。褚永稍稍适应了周围的环境之后,他拽出了一副破旧却仍然好用的夜视双筒望远镜。 镜头中的那幢仓库在他的视野中渐渐清晰起来,他细心又耐心的仔细观察这个仓库,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破绽。
  褚永在座位上自得而又随意地移来移去,身旁的车座上放着一只筒状行李袋,车子里面已经旧得褪了色,但很干净。 这辆车是他刚刚偷来的,而且来路不明。 从望远镜视镜中,他看见了仓库旁边的两株小树,他冲它们冷笑了一下。
  褚永在省城的这些年里,除了从萧大伯那里学得了很多高超的搏击之技,他还是一个盗窃高手,不管是什么样的房屋和安保措施,在他面前都形同虚设。

  褚永在已经度过的这些年里,只有一种人生经历,那就是打打杀杀和执行一些特殊的工作,而且通常都是在夜里干,就像此刻,他接受了保安公司总经理秦寒水的指示,要给这个鸿泉公司存放货物的仓库来点小动作。
  尽管这些显然是违法行径,可他却喜欢这样的工作,每完成一次任务,他都会有很大的成就感,每次“干活儿”的那种冲动绝对是不一样的,他觉得这就有点儿像棒球球员在那刚刚被击中的球飞出场外落到街上某个地方以后,非常从容不迫而且若无其事地小跑过垒时的感觉。
  观众们全都站了起来,成千上万双眼睛齐盯住一个人,仿佛世上所有的空气都被吸进了一个空间,然后又突然因那个人用木制球棒甩出的优美弧线而释放出来。
  褚永用他那犀利的目光慢慢地扫视了一下这个地区,除了纷纷坠落的雨滴,只剩下他孤身一人了。他沿着那条泥泞的路,将车子往前开了一些,然后又倒进一条不太长的肮脏小路,路的尽头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褚永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遮住了一头铁黑色的头发,他目光镇定而且有神,他那瘦削的骨架上附着的肌肉总是那么结实,看上去就像他曾在军中当突击队员时的样子。
  褚永下了车,他蹲在一棵树后面,仔细观察自己的目标。
  这个仓库的窗户开的都很高,要想上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借助仓库旁边的树木,这对褚永来说,并非难事。地上几乎没有什么碎石瓦砾,他的网球鞋走起来也悄无声息,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在这儿很容易弄出什么声响来,他两眼直视前方,久经磨炼的双脚小心翼翼地择路而行,这也就弥补了地面稍许坑洼不平带来的不便。
  又一个阴冷的夜晚,嘴里呼出的气能变成小小的雾气,他尽量的让呼吸平稳,以免被远处那些欠觉或者失眠的人们注意到的地步, 白天,褚永曾认真的来这里测定了地形和这次行动要花的时间,在他的脑海中,每一个细节都被考虑并且反复了数次,直到一个“行动一等待一更多行动”的精确无误的计划牢牢地在内心确立为止。
  他在仓库的边上蹲伏下来,再一次缓缓地环顾四周,没有必要赶忙,也不用担心有狗,这一点倒不错,因为再年轻敏捷的人也是压根儿跑不过一条狗的;但相反它们的叫声却完全能吵醒仓库守夜的人。
  那儿也没什么保安系统,可能是因为在这个地区漫游的大批野猫会制造出无以数计的假警报的缘故吧,鸿泉公司的仓库保安已经不再出来了,谁能想得到小偷敢于来打鸿泉公司的主意呢?除非他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第七十八章:一代枭雄
  所以褚永至少还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他几乎都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 周围一片漆黑,褚永认真的从下面观察了那仓库靠近自己的每一扇窗户,全都黑洞洞的,全部静悄悄。
  褚永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已经周密地计划好了一切,但干这一行,你永远也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这是明摆着的。他松了松背上的旅行袋,然后从里面取出了很多绳索,挂钩之类的工具,悄悄地上了一棵大树,靠近了一扇窗户。

  窗户是紧闭的,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褚永,他先是用玻璃刀轻巧的在窗户上画了一个圆圈,在给划过园圈的那一块地方贴上一大张胶布,这是医用的那种布胶布,等做完了这个工作,他掏出一个橡皮小锤,稍微的一敲,那块玻璃中间划过的圆圈就松动了,但绝不会掉在地上发出响声,因为那一小块玻璃有胶布粘着。
  撕下了胶布,这窗户玻璃上就有了一个可以伸进一只手的园洞了,褚永毫不费力的九打开了这扇窗户。他又听了几秒钟,接着,他迅捷地取下背包,挂在树上,把一条绳索也绑在了树上,就着绳索,从窗户溜到了仓库。
  仓库里面很大,东西也很多,酒水,饮料,还有各种香烟堆放的整整齐齐,褚永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早就想好了自己要做什么,拿出开瓶器,他像是一个熟练的操作员一样,把打开盖子的洋酒或者白酒都反插在用匕首捅破的那一箱箱好烟上,让满瓶的酒水,顺着捅开的烟箱,全部的灌了进去。
  他的第一目标就是高价的洋酒,因为它们和褚永是有深仇大恨的,在很早以前,褚永到过一个娱乐场所,他在陪酒女郎的诱~惑中,夸张的点了两瓶洋酒,褚永喝到那并不醉人的洋酒后得意洋洋,但没过多久,洋酒的后劲就一起拥上了褚永的大脑,他那次醉了,醉的很凶,到后来回去之后才发现自己的钱包,戒指手表等等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丢了,这对一个自认为是偷王的人来说,真是奇耻大辱,以后他就再也不喝洋酒了,并把它们列入仇恨的范畴。

  当然了,在这个寒冷的夜晚里,当褚永开到其他的酒,比如是五粮液,小糊涂仙什么的,褚永也会偶尔的喝上那么一小口,但他会适可而止,他可不希望自己喝醉了,明天让人家抓个现行。
  就这样,他捅烂一个箱子,再打开一瓶酒,翻转着插到箱子里,流水线一样的认真工作了好几个小时,上百箱的好烟和上百瓶的好酒就这样让他糟蹋了,等他离开的时候,满仓库都弥漫起阵阵的酒香。
  第二天,鸿泉公司潘飞瑞办公室里的電話响了起来,电话上的灯号闪烁个不停。潘飞瑞悠然自得的按下红灯键。
  “什么事?”
  “潘大哥,仓库刘经理要见你。”潘飞瑞的秘书异常刻板的声音传来。

  “刘经理?”潘飞瑞皱眉:“发生什么事?”
  能让刘经理破例来找他,必定是刘经理处理不下才会来求助。
  “他说是急事,看样子的确很急。”潘飞瑞微微一笑,这个秘书向来惜话如金,废话从不多说,就算是正事也别想让他说超过五句话。潘飞瑞笑笑说:“让他进来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