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8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哥,像你这样的人就应该高升,你是真正为老百姓办事,是好官,你当大官是老百姓的福气。”说到这里,胡三叹了口气,“哎,不过好多事也说不清。好多好官上不去,那些赃官却占着好位置。就拿黄敬祖来说吧,表面道貌岸然,其实一肚子男盗女娼。我姐在异国他乡陪孩子读书,他老家伙成天和那个骚娘们鬼混,明铺夜盖,真他*妈道德败坏,提拔他的人也瞎了眼。”
  被胡三这样的人说出一个“好”字,楚天齐感觉怪怪的,再听到他对黄敬祖的评价,也觉得很有意思。当然,胡三的话不能当真,有些话也有失偏颇。楚天齐不想与对方探讨这方面的事,便换了一个话题:“胡三,我有一个疑问,你们成天说自己是道上人,究竟怎么才算上道呢?你在道上属于怎样一个地位?”
  想了想,胡三一笑:“同着明人不说暗话,其实这道不道的,我也不太清楚。我认为这不过是人们的一种说法,往大了说叫混社会,往小了说就是瞎混。像我这样的人,充其量就是比小混混大一点,其实骨子里就是一小混混。像我吧,也不是想混出个什么样来,也就是一种谋生的手段罢了,还不得为了生活?”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你挺无辜似的,还说什么为了生活,挺有意思。”楚天齐笑着摇摇头,“我看你这纯属是美化自己。”
  “可能吧,不过我也不是刻意美化,我走到这一步,也有好多无奈。”胡三长嘘了口气,“我从小的时候,学习也挺好,还想着考大学、当大官呢。可是想归想,那不是现实。现实是我做了混混,我姐王晓英成了小官,也成了黄敬祖姘头。我看不惯我姐和那老小子,可我也能理解,就像我姐理解我一样。之所以我成了现在这样,还要从好多年前说起,那是……”
  胡三这一打开话匣子,说了好多,这可能也是因为平时没合适的人可说,今天终于找到倾诉对象了吧。他说了从小的事情,说了他和王晓英之间的亲情,也说了王晓英和黄敬祖一些事,还说了他在道上的一些经历。说到高兴处,还不时笑上两声,说到伤心处,也不免长嘘短叹。

  虽然不感兴趣探听别人的生活,但既然对方讲出来了,楚天齐也听的很认真。反正现在也得等电话,这样可以消磨一些时间。胡三讲的那些,楚天齐有的知道,有的是第一次听说。对于胡三讲的道上的东西,楚天齐倒是很有兴趣,他知道这对自己现在的工作可能会有帮助。
  除了中间歇一次外,胡三一直就没有停止说话。当然,他也适当和楚天齐互动过,征求过对方的一些看法。至于对方给没给出评论,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要和对方讲出这些东西。
  时间已经很晚,胡三停止了讲述,靠在墙根打盹去了。
  而楚天齐脑子却清醒的很,他在等电话,等厉剑那边汇报情况。再次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两点多,他的心里不禁担忧更甚。他担心厉剑扑了空,更担心他们的安全,尤其周仝还是个女同志。
  “叮呤呤”,寂静的午夜,这铃声非常响,估计能传出很远。

  楚天齐扫了眼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迅速走到一边,按下接听键,把手机紧紧贴在耳朵上。
  厉剑兴奋的声音传来:“局长,抓住了,抓住了。”
  “几个?”楚天齐问,“他们怎么说?”
  厉剑回答:“就发现了二驴子和三牛子,把他俩都抓住了,已经捆的结结实实的,放到了车上。他们仨正看着他俩,我在外面打电话。”
  “长话短说。你们现在在哪?他们仨……”说到这里,楚天齐疑惑的问,“怎么就仨了,还有谁?”
  “我们在县城边上,下一步怎么办?”然后,厉剑“嘻嘻”一笑,“还有一个美女,是和周科长一块来的,不过她俩都戴着帽子、捂着口罩,没看清相貌。不过只看那对眼睛,还有身材,肯定也是大美女。局长,你应该认识吧?”

  哦,肯定是岳佳妮了。楚天齐一笑:“别说没用的。我现在说话不太方便。你稍等几分钟,一会儿马上给你打过去。”说完,楚天齐挂断了电话,向胡三走去。
  虽然没听到通话内容,但胡三知道刚才对方接电话,应该肯定是关于自己说的那事,只是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他现在忽然很矛盾,既希望找到那两人,自己好脱身,也希望那两人跑掉,从而减少自己一些愧疚。
  楚天齐把手中腰带和鞋带向前一递:“你走吧。”
  “我可以走了?”胡三拿过自己的东西,一边系着,一边问,“是不是抓住二驴子、三牛子了?”
  “废话哪那么多,叫你走就快走。”楚天齐用手一指楼梯,“快点。”
  “哎。”胡三叹口气,直起身,迈步奔向楼梯,开始下楼。快出门时,回头说了句,“楚哥,我真怕和你见面,以后你就放过我吧。”说完,不等答复,快步出门而去。
  从窗口看到胡三已经远去,楚天齐再次拨打了厉剑的电话:“你还在车外边吗?他们交待了吗?”
  “在,我一直等着。”厉剑回答,“他们已经交待了打人的事,说是一个叫阿彪的人找的他们。”
  看来和胡三说的一样,阿彪是胡三委托找人的人。楚天齐听到这里,直接道:“这样,把人带到许源镇派出所,交给仇志慷。至于是如何发现他们的,你编一个理由,别说是从我这儿得到的消息。另外,快到派出所的时候,就让周仝他们先撤了。”
  “是。”厉剑道,“局长,我已经想了一个理由,你看这么说行吗?我就说……”
  听厉剑讲完,楚天齐想了想,说:“就先这么说吧。还有就是,把人送到后,你先别走。等曲刚他们到了以后,他们让你走的时候,再走。别的事没了。注意安全。”

  “是。”厉剑回答的很干脆。
  结束和厉剑的通话,楚天齐拨打了曲刚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曲刚的声音传来:“局长,有事吗?是不是那个女人找你了?”
  “哪个女人?”楚天齐不解。
  曲刚苦笑道:“乔丰年老婆。她成天找,今天光电话就打了七、八个,晚上十点还给我打电话。她说要是破不了案的话,八号一上班就去找县领导。”
  “哦……这回好了,已经抓到了两个嫌疑人。”楚天齐提高了声音,“厉剑把人送去派出所了。”
  “哎呀,天大的好事。我马上去。”曲刚的声音很兴奋,“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柳暗花明又一村呀,哈哈……错了,应该是东方不亮西方亮。”

  什么乱七八遭的?楚天齐笑着摇了摇头。
  尽管昨天休息的很晚,躺下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准确的说应该是今天了。但楚天齐还是在七点的时候就起了床,因为今天是五月五日,是去劳改队探监的日子。
  日期:2017-03-25 07: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