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2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像许褚徐仲康,那就是一流武将中偏中流的水准,类比起来,就是高长恭这种,化劲宗师中的顶尖高手,但又没到化劲巅峰的大宗师。

  而徐晃和乐进的话,属于一流偏下,二流往上的层次,那就肯定是入了化劲的宗师。
  至于纳兰元述这种暗劲巅峰,在眼光极高的王师兄眼里,也就是个三流货色。
  纳兰元述一天不入化劲,王师兄就一天的恨铁不成钢。
  因为暗劲和化劲,真的是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陆羽浅笑,揶揄道:“师兄,别说徐晃乐进了,你就是给我找个武安国、刘三刀咱也得乐呵呀,师兄,可以的,没想到你才是最管用的那朵交际花。”
  “废话,也不看看你师兄是什么材料,貌美如花、殊才绝世、谪仙下凡,这些词儿那都是形容我的。”王玄策极为认真的说道,还不忘挖了挖自己的笔帽都冒出来的鼻孔。
  “师兄,你说的很对。”陆羽强忍着恶心,点了点头。
  为了两票猛将兄,昧着良心说话就昧着良心说话吧。

  陆羽忍了。
  有句古话叫树倒既然猢狲散,墙倒自然众人推。
  这个世界上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的人其实都少。
  但哪里都不缺落井下石的损人。
  毛太祖都说过宜将剩勇追穷寇,开始逐渐尝到城市中尔虞我诈的陆羽完全可以想象他一不小心成为落水狗后有多少犊子忙不迭掏出棒子来敲他。
  所以他不能成为落水狗。
  谁要把他打成落水狗,他就先把谁揍成凯蒂猫。
  陈风雷的人,砸了他的酒吧,看起来是酒吧的问题,其实牵扯的是面子的问题。
  出来混,不就靠个面子?
  陆羽开始招兵买马,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怼了这位重庆过来的过江龙。
  一个帝国的建立,需要经历百千次的胜利,但一个帝国的崩塌,只需要一场失败。
  由小败到溃败再到覆灭。
  看起来很遥远,其实是个飞速渐进的过程。

  所以陆羽不能败。
  一次都不行。
  他是如此,陈风雷也是如此。
  看完纳兰元述,陆羽又去看了一下高长恭,送了些口服的内伤药。

  肯定不能药到病除,但能缓解高长恭的伤情、加速痊愈。
  他陆羽是当世无双的医者,但并不意味着他就什么病都能治。
  像高长恭身上的伤,其实以他非人的身体素质,外伤内伤都好的差不多了,但为什么身体就是不能恢复呢?
  因为他被震伤了“魂”。
  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但有“魂”。
  “魂”。
  灵魂的魂,魂魄的魂。
  这种东西,可不是什么封建迷信,准确的说,是介乎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一种物质。
  其实这种东西很多。
  光。
  有形无质。

  磁场。
  无形无质。
  他们在静止状态都不存在,但运动起来就存在。
  “魂”就是这种东西。
  人活着的时候,有运动,就有“魂”。
  人死了,运动消散,“魂”就没了。
  活人有“魂”。
  “魂”强大的人,精神饱满,气场十足。
  数万人的会场,你都能一眼发现他。
  这种人,在哪里都是焦点,就是因为他的“魂”无比强大。
  武者炼精化气,炼气化神。
  到了炼神这个阶段,修炼就接触到了“魂”的领域。
  所以实力高强的武者,魂都是无比强大。
  “魂”,是本质。
  武道意念,则是“魂”强大后,所能拥有的手段。
  所以先天高手,又被称为——魂武者。

  就类似于——魂是磁铁,而武道意念是磁场。
  武者炼“神”修“魂”,就相当于增大了磁铁功效。
  发出的磁场愈强大,就越能压制别的磁场,碾压别的磁铁。
  而高长恭所以这么虚弱,迟迟没有办法恢复修为,就是因为,他的“魂”,被有武道大宗师修为的李夸父震伤了。
  “魂”的受损,只能通过时间来慢慢修复,而不能通过任何药物治疗。
  这是陆羽医术再高,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
  要慢慢恢复。
  恢复的好,一年半载。

  恢复不好,或许这辈子都不能彻底恢复。
  也就是说,高长恭的修为,很有可能就此止步,永无寸进,甚至还要倒退。
  这对于心高气傲,立志于追求武道至高,再次去挑战陈青帝,拿回自己家传铜雀奔马像的高长恭来说,是个天大的打击。
  好在他心性圆融,内心强大,倒是不至于就此消沉,十分平静的接受了现实,开始想尽一切办法的养伤,努力修复自己的修为。
  陆羽知道高长恭的性格。
  这种骄傲的男人,不需要安慰和鼓励。

  他们需要的是被别人需要。
  “高哥,你可得快点好起来,没你我不行的,真要被欺负了。”陆羽可怜兮兮道。
  高长恭莞尔,“长青,你放心吧。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会站在你身后。”
  眼神坚定。
  他伸出了自己的手。
  陆羽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两只手重重握在一起。
  不需要言语,这是兄弟之间的承诺。

  跟高长恭寒暄一番,叮嘱他好生休息之后,陆羽出了病房。
  “阿瞒,有个事儿得给你说说。”王玄策在走廊边等他。
  “师兄,我卡不放你哪里的么,花多少你直接划就是,讲道理的话,我有多少钱,你都比我清楚。”陆羽疑惑道。
  他还以为王玄策是找他要钱。
  不过话又说回来,陆羽现在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一个亿肯定没有,但几千万应该没问题,大抵就在这个范畴,差不了多远。
  本来跟赵长生赌拳,是赢了三亿美金的,换成人民币差不多二十亿。

  不过在船上,因为他的缘故,害死了那么多东南武林的名宿和同仁,陆羽心里哪里过得去,就把这二十亿,全数分给了这些人的遗孀子嗣。
  口头上说视钱财如粪土的人多了去,但真能不把钱这东西当回事儿的其实极少。
  所以虽然有许多人都在背后戳陆羽的脊梁骨,说他是灾星扫把星害死了许多人之类,恨不得生啖其肉,但真把真金白银送回去,还是都给收了。
  唯有孙家给退了回来。
  原封不动。
  加上一封信。
  “姓陆的,你这钱脏,我们孙家不要。”
  字体娟秀清绝,泛着股子清冷味道,如傲立山巅的孤松。
  陆羽下意识的觉着,这应该是出自个女人的手笔。
  一打听,果不其然,孙病虎暴毙、苏文豹以卖国罪被国家通缉后,孙家的主事者,就是一个女人。
  孙家的三小姐,叫孙采薇。
  “老子不是找你要钱,现在老子比你有钱,我的意思是说,你是不是忧心长恭的实力一直无法恢复,而陈风雷实力太强,心里没底?”王玄策问。

  “废话。”陆羽白了他一眼。
  “是这样的,长恭这病,有的治。”王玄策说,故意说一半,吊陆羽的胃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