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22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一次杀人。
  天知道她哪里来的勇气。
  混乱中,又是两名刀客往陆羽和唐萌萌逼近,一前一后,竟是锁死了两人所有能逃的位置。
  “妈的!”
  陆羽暗骂。
  难道真要栽在这里?

  正在这时候,外面传来阵阵警笛声。
  十多个外勤冲了进来。
  “全都趴下!”
  带头的丨警丨察很有经验,进场后看着太混乱,直接鸣枪示警。
  人群听到枪声和大喊,全都趴下了。
  剩下的七八个刀客就显得格外醒目。

  “举起手!不许动!”
  公丨安丨们大叫。
  来追杀陆羽和唐萌萌两名刀客对视一眼,比了个撤的手势。
  七八个刀客,速度很快,灵活如猿猴,飞快撤离。
  公丨安丨们怕误伤,也不敢真开枪,忙活十多分钟,竟是都给逃掉了。一个也没抓到。
  而那个率先挑事的中年胖子,早就没影。
  “七郎,你没事儿吧?”唐萌萌问。
  她关切的问陆羽,其实自己脸色也白的吓人,浑身冰凉。
  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刚才……杀人了?
  不过陆羽脸色实在难看,她担心陆羽,倒是没心思想杀人后会不会坐牢会不会被枪毙。

  陆羽摇摇头。
  “头儿,这几个刀客太厉害,一个也没留下。”熊子跑了过来,捂着手臂,上面全是血。
  他应该是混战中,被砍了一刀。
  伤口很深,不断冒着血。

  “谁是管事的?”
  为首那个鸣枪的公丨安丨走了过来。
  其他公丨安丨,都在忙着疏散人群。
  这种密集型场所,最怕的就是发生踩踏性事件,那要是发生了,指不定要死多少人,没人负得起责任。
  “我是法人代表。”陆羽上前一步。
  “怎么回事?”公丨安丨皱起眉头。

  “不知道。”陆羽摇摇头。
  真不知道,他压根不知道这帮刀客是什么来路,为什么要针对自己。
  公丨安丨摆了摆手,指着陆羽,“把他拷起来。带回局里再说。”
  立马有两个大帽子来拷陆羽。
  “干什么?”熊子暴喝一声。

  “怎么,想拒捕?”
  “拒捕你大爷。”熊子骂道。
  直接掏出了军官证。
  此人看了半响,认出来了。啪的立正,敬了个礼,“长官好!”
  军警不分家,熊子少校军衔,相当于一个区分局的副局长了,还是特殊编制,比他大了不知道多少级。
  “熊子,把证件收起来。”陆羽冷声道。
  转头看着这个大帽子公丨安丨,淡声道:“同志,是这样的,这帮人应该是故意来闹事的。太突然了,没控制住。我理解你们的工作,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做笔录。不过这里这么大一烂摊子,也得先处理。这么着吧,先看看有多少人受伤了,有没有死人。先叫救护车来了再说。”
  “是,长官!”
  此人又是敬了个礼。
  两个小时后。
  熊子开着车,将刚在公丨安丨局做完笔录、满脸疲惫的陆羽送回了别墅。

  “头儿,今晚你好好休息,我在门外守着。”熊子说道。
  陆羽点点头,没有跟熊子道谢,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扔了包烟给他,自己进了别墅。
  今晚损失很大。
  酒吧发生踩踏事件,有两个客人倒霉,被踩死了。
  这事儿要是处理不好,第二天就会有家属端着灵位甚至抬着尸体来找他陆羽。
  晚秋酒吧停业整顿。
  这是公丨安丨部门的意思。
  陆羽没有找任何关系,接受了这个处理方案。
  夏晚秋和唐萌萌都在屋里等着他,他一回来,两人就一脸关切又焦急的看着他。

  夏晚秋给陆羽递过去一瓶矿泉水。
  陆羽接过,浅浅喝了一口,没等两人开口,先说道:“时候不早了,你们先睡觉。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七郎……”
  唐萌萌想说什么,夏晚秋拉了她一下。

  “萌萌,回屋睡觉。”
  唐萌萌哦了一声,被夏晚秋拖出去了。
  陆羽把自己关在书房,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半个小时后,何良信出现在别墅外,陆羽亲自去接,到了书房,何良信递给陆羽一叠资料。
  一个女人的身份浮出水面。
  孟楚楚。
  孟无咎的妹妹,京城孟家的三小姐。
  “妈拉个巴子,谁给这女人的胆子?”陆羽冷声道。

  “小陆,这女人傍上了一颗大树。专门来江海找你麻烦的。”何良信说道。
  “有多大?”陆羽淡声道。
  “很大。这人叫陈风雷,重庆大枭。绰号叫九头鸟。在重庆和四川地位很高,年纪不大,只有三十四岁,但除了几个老不死的、有名无实的老舵爷,此人就是浑水袍哥中的扛把子。身边有高手有智囊,黑白两道都通吃的主儿。一二年重庆那么大的风浪都没把他卷死,可想而知,此人很不简单。”何良信微蹙着眉头说道。
  陆羽眯着眼说道:“再大的过江龙也得买地头蛇几分面子。这姓陈的什么套路,一来江海就砸小爷的饭碗?背后多大的人物在给他撑腰?”
  何良信解释道:“这人在重庆涉黑太严重。现在关在秦城的那位太子爷垮了后,他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今年要是上不了岸,早晚会是一个死字。孟家给了他许诺,掀翻了你,就帮助他上岸,让他在江海站稳脚跟。这家伙现在是光脚不怕穿鞋,长青你要小心应对。”
  “难怪。原来是个没有退路的主儿,这就说得通了。”陆羽按了按眉心。
  光脚的不怕穿鞋。
  这句话是他陆长青以前对那些个******们说的。
  造化弄人,现在换别人来对他说了。
  因为对于没有退路的陈风雷来说,在江海已经打开局面,有李景略撑腰,有军方背景的陆羽,就是那个穿鞋的******。
  陆羽思忖片刻,接着说道:“何叔,这几天你多辛苦辛苦,我要这个人的所有资料,他身边有哪些人,有几个高手,谁是他的智囊,自己实力如何。还有他现在的落脚点。我陆长青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江海还是我的主场,没理由怕他一个过江龙。”
  “小陆,这段时间千万要小心,你身上有伤,你身边两员干将,纳兰元述现在还没醒,高长恭也受伤很重,算是最虚弱的时候,别阴沟里翻船了。”何良信低声道。
  “明白。”陆羽点点头。
  “那我先撤,有准确消息了,立马通知你。”何良信拍了怕陆羽肩膀。
  “何叔,我送你?”陆羽笑道。
  “不用。”何良信摇了摇头,“你好好休息吧,天大的事情,也要睡好觉,有什么事情,等养足了精神再说。”
  “知道了何叔。”陆羽点了点头。
  江海长江大桥。
  孟楚楚带着遮住大半面容的蛤蟆镜,看着面前这个身材高大穿着长风衣的强壮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