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55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要和你比试医术。”吴风喝道:“你凭什么得第一?我不服气。”
  “不好意思,我的医术不是用来比试的,是用来救人的,恕不奉陪。”林煜拱了拱手,继续向前走去。

  “你今天不跟我比试医术,就休想离开这里。”吴风档在了林煜跟前脸色不善的说。
  “吴风,你这种人配称做中医吗?”苏子叶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我……”吴风愣了,他和苏子叶同样是江南八大诊堂的传承者,八大诊堂大部分的中医都是家传,他认为两人同样做为新一代中医的皎皎者,苏子叶是一定会支持他的,可是没有想到苏子叶竟然会这样说。
  “做为一名合格的中医,首先你的医德要有过人之处,林煜说的没错,医术是用来治病救人的,不是攀比的,你没有看到那边有病人吗?”
  “你学中医是干什么用的?是医人的,还是比试的?如果你不想我看不起你,那就先去把病人看好再说。”苏子叶说着和林煜一起走到了那位老人的跟前。

  “我们是医生,让我们看看吧。”两人走上前去。
  “快快让开,有医生来了。”看热闹的人连忙让开林煜和苏子叶走了过去。
  吴风咬咬牙,他也走上前去。
  “两位,赶快帮我妈看看吧,她平时身体很好的,怎么会突然这样?”有个中年人焦急的说,他是老人的小儿子。
  “别急。”林煜和苏子叶走上前,两人一左一右的为老人把脉,苏子叶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细心的诊脉,而林煜则是在老人的手腕处一摸,他的眉头微微一皱,然后就舒展开了。
  “中医?靠谱吗?”
  “就是,这两人看起来这么年轻,不会是中医学院来的学生吧,他们行不。”
  人群中马上响起了一阵小声的嘀咕声,因为林煜和苏子叶的年纪实在是太轻了,给人一种不能信服的感觉,在人们的潜意识里,中医应该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才对,这两个人这么年轻,会把脉吗?
  “你怎么看?”苏子叶收回手道。
  “突发性冠心病,心律不齐,中医的说法则是气虚两亏,心血不足。”林煜答道:“你呢?”
  “和你的一样。”苏子叶点点头,她犹豫了一下道:“我擅长的是汤剂,但老人是突发状况,如果用针灸会比较好,可惜我家传的针灸境界不高,这种情况没有太好的办法。”

  “我来吧。”林煜边说边取出针袋。
  “你懂针灸吗?装腔做势。”赶来的吴风冷笑了一声道:“别不懂装懂,针灸是那么轻易能学的?别为了装逼拿病人的生命来开玩笑。”
  “我不懂,你懂?”林煜皱了皱眉头,他向来看不惯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有点医术就到处显摆,你真的以为你是华佗在世?
  “当然,我是吴风,我爷爷是吴子恩。”吴风转身对病人的家属说:“吴子恩听说过没有?”
  “听说过,我听说过,无忧堂的吴老嘛,前几天还在江南卫视的养生堂做过节目。”人群里有人回答。
  “我爷爷最擅长的就是针灸,病人这种情况只有针灸见效最快,所以不相干的人一边去吧。”吴风对林煜冷哼一声说。
  “你爷爷擅长针灸,跟你有什么关系?”林煜反问道。
  “你,我已经得到了我爷爷的真传,你说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要以为你笔试能力强就认为自己是懂医的,中医重要的是实践不是理论。”吴风喝道。
  “吴,吴医生,您赶快帮我妈看看吧,拜托了。”病人的小儿子连忙走上前说。

  有时候名人效应是相当不错的,吴子恩的名声在江南地界很响,尤其他的一手吴氏针法更是在江南独具一格,甚至电视台都找他去做养生节目,在潜意识里,这些人煮认为吴风的医术要高于林煜。
  “听到了没有?离我远点,不要耽搁我给病人看病。”吴风得意的扫了林煜一眼,然后拿出来一个紫擅木小盒,取出了里面的金针,开始为老人治病了起来。
  经这么一耽搁,老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起来,她紧紧的按着自己的胸口,表情非常的痛苦。
  吴风取出金针,一边在老人身上用手量着方位一边为老人针灸,他下针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是认穴的位置还算是准确,不是每个人都能隔着衣服盲刺的,由此可见,吴风的针灸水准还是相当不错的。
  “子午流注针法?”林煜一眼就认出了吴风下针的方式。

  “不错,有点见解嘛,正是子千流注针法。”吴风见林煜认出了针法,颇感觉有些意外的看了林煜一眼,然后继续下针。
  “这跟常的子千流注针法有些不同。”林煜片刻便看出来了吴风下的特殊之处。
  常见的子午流注针的口诀是心邪治于荥、脾邪治于俞。仍是是吴风下针的方法与这些口诀有些背道而驰。
  “这是吴氏针法的不凡之处,吴老的针法,往往是与常规针法背道而驰,曾经被人称为离经叛道的治疗方法,但是它的效果却是即的出奇,吴老被称为针王就是因为他的针法与别人的不一样。”苏子叶目不转睛的看着吴风施针。
  “离经叛道,发前人未所发的针法,果然不错,但是针不对症。”林煜摇摇头道。
  “不对症?”苏子叶吃了一惊,苏家的医术专于汤剂千金方,于针道上并不精通,可惜了她这一身天生柔骨,听林煜这样说,她吃了一惊。

  “老太太的病是冠心病,子午流注针的特点是简单粗暴,以最简洁的方式贯穿人体诸脉,达到治疗的目的,但是他忽略了老人的年纪,老人的年纪大了,用这种方法非但起不到效果,反而……”林煜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反而会使人的病情更加严重?”苏子叶吃了一惊,她连忙上前道:“停针……”
  正在全神施针的吴风吃了一惊,他手一抖,差点把针刺偏。他抬起头恼怒的说:“干什么?你为什么打扰我行针?”
  “针不对症,如果在刺下去,病人的情况会更加严重的。”苏子叶喝道。
  “苏子叶,你在胡说什么?”吴风怒了,苏子叶这是在拆他的台啊,他针不对症?开玩笑,他爷爷是针王,他被人称为小针王,他的针不对症?

  这女人,不要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可以胡说八道,她现在跟林煜是穿一条裤子的,她在胡说八道。
  “姑娘,你不要胡说,你看老人家现在呼吸已经平稳了。”
  “就是啊,怎么针不对症了,你看病人的脸色比刚才红润多了,刚才蜡黄蜡黄的。”
  “你们干什么?不要打扰医生帮我母亲治病,在做声我赶你们出去。”病人的小儿子怒了。
  他不懂医术,他只知道母亲在吴风的治疗下情况有所即转了,苏子叶和林煜就是来拆台的,他们是嫉妒吴风的医术比他们好。
  “对,出去,不要在这里碍事”病人的家属纷纷叫道。
  “你们……”苏子叶又急又气,她好心被人当做驴肝肺了,这让她如何不生气?

  林煜拉了她一把,然后缓缓的摇摇头,林煜说:“这种针法太过于粗暴,不适合老人家,老人情况的好转只是表面上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