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7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傻子”到底是谁?想到“傻子”两个字,楚天齐苦笑的摇摇头,对方根本不傻,对方机灵的很、油滑的很。倒是自己和对方比起来,是个傻子,傻的让人无语。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火车停靠雁云火车站,楚天齐直接打车去了酒店,酒店是云翔宇帮着提前定的。本来云翔宇表示要接站,但楚天齐以“坐车时间不定”予以婉拒,他不想让对方大半夜等着自己,自己一个大男人直接到酒店就可以。
  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云翔宇到了酒店,同来的还有于涛。趁着还没有喝酒,楚天齐把提前带的一些资料给了云翔宇,然后才出去吃饭。
  时间到了五月四日,楚天齐已经到了省城三天。本来楚天齐这次也准备见见导师姜教授,可是五月二号打电话的时候,姜教授老两口又出去旅游了,楚天齐便只得做罢。
  这三天当中,云翔宇、于涛整天陪着他,吃饭、喝酒、聊天、去景点。期间,云、于二人的妻子、孩子也参与了几次就餐。
  今天午饭还是一起吃的,下午云、于二人正好都有事,三人便没有在一起。晚饭的时候,楚天齐便自己到了外面,选择了一家上学时经常去的串店。
  串店就在河西大学旁边,老板没有换,还认识当年河西大学的风云人物、校学生会主席。尤其三年前楚天齐又来过这里,老板对那天的事情还记忆犹新,当时还引起了小学*妹、学弟的关注,楚天齐最后是溜到厕所才躲开的。
  和老板打过招呼,闲聊几句后,楚天齐点了羊肉串、骨肉相连、烤鱿鱼须,就着扎啤,吃喝起来。一边吃喝,一边随便四顾着。
  现在是晚上七点多,天还没有全黑,气温多少低了一些。烧烤店里的人比平时要少,这主要是由于五一放假,河西大学的学生少了。但就是这样,上桌率仍然达到了九成。当然,翻桌肯定比平时也要少。
  看着那些成双结对,有说有笑的男女,楚天齐又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宁俊琦。两人已经半年没见面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但他相信,她肯定在想着自己,就像自己想着她一样。

  刚到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工作比较多,操心的事也不少,白天基本都要忙工作,晚上也会自己加班。但每当夜深人静,躺到床上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会想到她。
  尽管心里想着宁俊琦,也想了解到对方的情况,但楚天齐并没有联系对方。首先是因为李卫民曾经对他有过要求,提出了两人见面的条件,这虽然称不上君子之约,但他也准备遵守着。其次,宁俊琦一直没有联系自己,连新手机号也刻意隐瞒着自己,说明她也受到了同样的约束。那自己就是想见的话,也是徒劳。
  楚天齐之所以要遵守约定,就是要让李卫民在事实面前无言以对。再退一步讲,如果宁俊琦在此期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只能说明两人缘分不到,也间接证明李卫民有一定的预见性。
  尽管遵守着不主动联系的约定,但楚天齐心里还有一个愿望,期待着不期而遇。如果是那样的话,李卫民就不能赖自己不守约定,也说明这是上天的有意安排。所以,在省城这几天,楚天齐只要去到街上,就会东张西望,目光扫向美女。为此,好多美女频送秋波,但也有个别女孩会投来厌恶的目光,尤其女孩旁边的男孩往往会怒目而视。可是上天并没有眷顾他的用心,他期待中的人根本就没有出现。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思绪。他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好像还是外省的。
  略一迟疑,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你好。”
  手机里静了一下,才传来对方的声音:“我是赵六。”
  赵六?哈哈,你这个家伙终于来电话了。尽管楚天齐有些兴奋,但他还是淡淡的说:“有什么事吗?”

  “真是贵人多忘事。”赵六语气中略有一丝不满,“什么时候能给我解药?”
  “解药?什么时候?”楚天齐一副慵懒的口吻,“看情况再说,那得看老子高不高兴。”
  赵六的声音变得焦急:“什么意思?你要耍赖?姓楚的,做人可不能这么言而无信。”
  “少扯没用的,你也配说‘言而无信’?”楚天齐回呛了一句,“他*妈的,到现在你有好多事还没跟老子说,还要求老子讲什么信用?”
  “我都说了呀,姓楚的,你不会是想耍我吧?”赵六嚷道,“那可不行。”
  楚天齐回道:“不行又怎样?”
  赵六的语气忽然软了:“楚乡长,别这样,有话好商量。现在我小命就攥在你手里,还能对你怎么样?我确实没有什么瞒着你,我就知道那么多,其它的确实不知道。我现在就好比丧家之犬,你是我唯一敢联系的人,我有什么肯定会对你讲的,除非你没问到,或是我一时蒙住了。”
  楚天齐“嗤笑”道:“你这家伙倒是理由真多。那我问你‘傻子’和‘三哥’到底是什么人?到底叫什么名字?”
  “这些你都问过了,事后我也尽量回忆过,可我确实不知道。”赵六的声音可怜巴巴的,“还是求你行行好,赶快给我一些解药吧,否则我受不了了。”
  受不了了?什么情况?楚天齐不解的问:“你没按我教的方法练吗?症状还没消失?”
  赵六的声音传了过来:“练了,上次自打你说完,我连着一周都是每天两次练习,到四天的时候,肚里也就不疼了。可是这几天又疼了起来,连续三天了,就是不运气的时候也疼,尤其我可没动歪念头。”
  怎么会呢?楚天齐对自己的手法可是很自信。上次在动对方穴*道的时候,自己的力道、火候也拿捏的很准,应该不会呀。那又是为什么呢?楚天齐问:“你说说具体情况。”
  “前天半夜我正在睡觉,就疼醒了,后来喝了点热水才好了些。可是这两天一直没停了疼,该不会是没有及时服用解药,加重了吧?”赵六的声音满是担忧。
  楚天齐问:“是几天一直疼着,还是断断续续的疼?疼的位置一样吗?”
  “也不是总疼,就是一阵一阵的,好像比以前疼的位置靠上,八成是转移了吧?”赵六明显带着悲观的情绪,“照这样下去,我看用不了多长时间,我的小命就没了。”
  楚天齐没理对方这个茬,而是继续问:“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我在……深山里。”赵六给出了答案。
  楚天齐明白对方的意思,知道对方不愿意说出具体*位置,才给了这么一个模糊的回答。当然,他也不是要问对方具体的位置,只是疑惑对方为什么会疼。他追问着:“什么地方的深山?”
  “就是……就是反正山挺大,整天雾气腾腾的,到处全是树,见个太阳也难。这几天就更见不着太阳了,光下雨就下了四天,今天才暂时停了,我这才到山顶上找到了一个有信号的地方。”赵六依然给出了这么一个模糊的答案。
  听到这儿,楚天齐已然明白,整天不见太阳,经常下连阴雨,肯定是南方的深山里。北方人到这样的环境,不肚子疼才怪,这是胃上的毛病。如果待的时间过长的话,身上的骨头、关节也会疼。他冷哼道:“赵六,我已经知道你为什么会疼了。你就是没有听我的话,肯定私自运气了,而且你还动了鬼心眼,以为不用再求我了。如果要是肚子不疼的话,你是永远不会找我了。对不对?”
  日期:2017-03-23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