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1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秒钟,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瞬息而过,却能决定这场战斗的胜负。
  御堂斋等两人再无保留,拼着受重伤,也要将陆羽杀死。
  两人一出手就是大杀招,御堂斋抢身上前,一拳轰出,放长击远,霸王硬折缰!
  呼——
  空气震动,隐有雷音。

  这一式,威压赫赫,好似天神下凡、霸王再世!
  噗地一声闷响。
  陆羽眉眼间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太极桩法站成中定姿势,轻飘飘的一个太极推手。
  因为这一式,满地积水飚射而起,围绕他画了一个圆。
  繁花绽放。

  闷响过后,漫空积水在劲力激荡下,化作齑粉。
  地上有两个深坑,混凝土的地面上满是裂痕,周身五米方圆,好似多了一张繁复蛛网。
  陆羽终究没有站定,闷哼一声,轻微挪了一小步。
  他面色悄然浮上一抹红,又很快隐没。
  这说明,他乱了气息。
  趁你病,要你命!
  另一名先天宗师大喝一声,好似猛虎呼啸。

  胸腔发出阵阵闷沉雷音,腰身半转,调动全身力量,双拳交叉轰出,目标是陆羽的两个腰眼——武者气海所在。
  这一式,叫立地通天炮。
  霸王硬折鞭,立地通天炮。
  两大宗师最强的合击之术!
  轰轰——
  此人两个拳头,带着隐隐雷音,好似两发重型炮弹,嗖嗖!

  陆羽依旧不为所动,脚下画一个半圆,摆了一个防御姿势。
  太极中定圆,世间最强防御技法。
  两声闷响。
  咔咔——
  混凝土地面全数皲裂,飚射到空中,又砸在地上,簌簌直响,和这场湍急磅礴的雨交相辉映。
  这一下,陆羽倒退了三步,面色酡红,姿态狼狈。
  噗——
  他气海激荡,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面对两大宗师如此攻势,便是陆羽也完全招架不住,无论肉体还是心神,都处于崩溃边缘。
  他太极中定步伐被两大宗师破解之后,已经处于强弩之末。
  身体和心灵的双重疲惫,几乎将他压垮了,忍不住要放弃。
  怎么打?
  对面可是两大宗师,而他仅仅是一个暗劲武者。
  脑海里刚刚浮现出这样的念头,陆羽悚然一惊。
  自己怎么会产生这种负面、消极和懦弱的想法?
  “不对,老子是被这两个老匹夫的武道意念影响了!死有什么可怕的,不到最后一刻,小爷不一定会输!”
  陆羽瞬间坚定了道心。

  人的潜力绝对意义上肯定有极限。
  但相对意义上,没有。
  此刻的陆羽,累。
  浑身每一寸的肌肉都在颤抖,每一丝的力气都已经消耗殆尽,累的他好想躺在地上,什么都不做的睡死。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睡。
  不知怎的,感受着今晚的暴雨,他想起了一个人。

  陆野狐。
  他的父亲。
  大概六岁那年,也是这么大的雨。
  那是陆野狐第一次教他练刀。
  他浑身浸泡在冰冷湖水里,嘴唇冻得乌紫,抬眼打量着漫天的雨,大雨瓢泼一般,连视线也只能看到五米开外。

  这么大的雨,陆羽从未见过。
  他的气息早就已接不上了,冰冰的雨水似已淤积到了骨头里面,他浑身不自禁打着哆嗦,但他没有动。
  他是一个倔强冷硬如石头的孩子。
  他望着倚在树旁的陆野狐,陆野狐一动不动,默默看着他,没有叫他,也不移开视线。
  他想放声大哭,想吃东西,想要一个温暖火炉,但他看到陆野狐那冷冷眼神,骂他是废物时的冰冷语气。
  他没有动,死死咬着牙,眼里委屈泪水,再也止不住滑落下来。
  “又哭了么?陆羽,你还真是一个懦弱的孩子。”
  陆野狐终于动了,如大鹏般腾空而起,到了陆羽面前,扔给陆羽一把刀。
  “拔你的刀。若不能接下我这一剑,今天的晚饭你就不用吃了。”
  陆羽没有说话,他低着头,拿起了那把对他来说有些笨重的刀,他抬眼打量着握着一把木剑的陆野狐,弯弯的双眸在暴雨中眯成了一条缝。
  世界是白色的。

  雨依旧在下。
  陆羽持刀立于暴雨上,寒冷从刀身透入刀柄,沿着手指臂肘一寸一寸往上爬。
  陆羽觉得自己已变成了一块冰,已经失去了握刀的那只手。
  陆野狐立于雨上,身体迎着雨水轻轻起伏,一把木剑握在他的手里,裹剑的紫菱在狂风中飞动。
  “你的刀在哪里?在你的手里么?”
  陆野狐问,语气冰冷如雪。
  陆羽不说话,他的嘴唇已经冻僵。

  “一个刀客的刀,应该在他的心里。而他的刀意,应在于生死刹那的觉悟,当你面临生死一瞬时,可以明白许多事情。”
  陆野狐冷笑,“你可以希望我这一剑出手,能够收住剑上的戾气。要不然,你会死的。”
  他忽然飞跃起来,满地雨水跟着飞扬起来。
  凌空翻身,陆野狐一剑雷霆般垂落。
  剑锋只有一点,可是压下来的却像是整个天幕。
  陆羽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他想自己真的要死了,这不是人可以收住的剑势,即使是他那如天神般强大的父亲。
  他想逃,可是无路可逃。
  他想拔刀,可是手已经冰冻。

  他想大哭,可是声音哽咽在喉咙里,怎么也喊不出来。
  他抬头望着京城阴沉沉的天空,忽然觉得天空真他妈黑,黑的没有一点东西。
  天底下只有他。
  他终于嚎啕大哭起来。
  剑气忽地消失,陆野狐没有出剑,木剑依然包裹在紫菱里,他抱着剑站在暴雨下。
  “死,其实一点都不可怕。只是很寂寞……所以想要活下去。陆羽,记得你爷爷跟你讲过的话,一个陆羽,可是比得上两个陆野狐。你是一个男孩子,男孩子是不可以哭的,就算是死,也不能哭。”
  陆野狐背手持剑,缓缓消失在这一场纷乱的暴雨中。
  “就算是死,也不能哭。”
  陆羽默默低头,从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陆野狐,你他妈看到了么,现在的小爷,早就他-妈-不哭了。”
  回忆顺着思绪,说起来冗长无端,其实只是刹那。
  两大宗师的拳头,如两发汹涌而来的炮弹,已经到了陆羽面前。
  拳影压过了漫天纷飞的骤雨,拳罡盖过了呼啸咆哮的疾风。
  陆羽眼睛缩成了一条缝,不见眼瞳,只见眼白。
  无比诡异。
  他的身体在颤抖,他的手在颤抖,随之他握在手中的天丛云剑也在颤抖。
  这种颤抖,在一瞬间就变得炽烈。

  好似麻风病人在打摆子。
  剑在手。
  陆羽一声长啸,眉宇间爆发出煊赫沸腾的战意。
  问天何寿!

  问地何极!
  天丛云剑冷冽的刀身,幻化出璀璨刀光,交织成一片惘然。
  两大宗师的拳劲,落入这一片刀网中,就如泥入大海。
  变得凝滞,晦涩,好似被冻结。
  但这种冻结,只在刹那。
  宗师毕竟是宗师,瞬间就察觉,这是陆羽在借助他们的劲,彼此牵制。
  有点像是太极剑的神髓。
  借力打力。
  瞬间改变对策,不再用蛮力,而是用巧劲,以点破面,瞬息就破开了交织的刀网。
  问人生几何!
  问生亦何欢!

  问死而何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