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7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看有机可乘,待那个女人刚进另一蹲坑,我马上从里面出来,换上了她的衣裤。也是老天有眼,没有别的女人进来,否则一叫就麻烦了。于是我穿着女人衣服,围着纱巾,戴着墨镜,扭扭捏捏出去了。他当时只扫了我一眼,就把头扭向一边,我才得以打车跑了回来。”
  瘦削男人笑了:“哈哈,傻子不傻嘛!聪明的很,我让喜子赏你一千,好好去潇洒一下。”然后又问,“还有什么发现吗?”
  “谢谢老大。”对方的声音透着惊喜,“对了,老大,我发现和他一起的三个女人中,有一个好像是条子。以前我去办户口的时候,似乎见过她。”
  男人再次“哦”了一声,道:“让喜子接电话。”停了一下,他说,“喜子,听傻子刚才所说,那小子不像受伤的样子呀,看来赵六是撒了大慌了。撒下人马,一定要找到那个叛变的家伙。”
  “大哥,好的。”手机对方的喜子回答很干脆。
  “如果那个女的是条子,他会不是也是呢?他现在还在定野,是上次没回去,还是又来的,他来干什么?”瘦削男人一连提了两个问题。
  “应该不是条子,否则不可能中了傻子的手段。”喜子说,“我马上派人调查一下这小子。”
  “要小心,那不是个善茬。”瘦削男人说完,挂断了手机。
  楚天齐擦干头发,穿好衣裤,去敲了旁边的客房门。连敲了好几次,里面才传出一个慵懒的声音:“等着。”
  屋门一开,肖婉婷站在门里。她上下打量着对方,又把头凑过去,嗅了嗅:“嗯,这次没那么臭了。”说完,转身向里面走去。
  楚天齐走进房间,随手带上房门,见三女都像肖婉婷一样吸着鼻子,很是尴尬。于是打趣道:“没那么夸张吧。”
  “夸张?本来就是嘛!真不知道你去干什么了,浑身湿透,还奇臭无比,刚才出租车司机都一个劲儿的吸鼻子。”肖婷婷连连用手扇着风,就像还有臭味似的。
  “师兄,老实交待,你刚才说是遇到了一个熟人,两人谈了很久,不会是蹲坑谈吧。”岳佳妮也跟着起哄,“要不就是你在体验生活?”
  楚天齐手指两女:“真拿你俩没办法。你们也多跟周师姐学学。”

  “那我可学不来,师姐是谁呀?”岳佳妮说着,还做了一个滑稽的动作。
  “师姐当然好了,多温柔、多体贴。”说着,肖婉婷指着楚天齐身上衣服,“你看这半袖买的,就像量身定做似的。要是提前没做功课,能这么准?刚才在师姐屋里洗澡,什么感觉?没有做白日梦吧?”
  周仝向肖婉婷身上拧去:“婉婷,瞎说什么?”
  “急什么眼呀?”肖婉婷早有准备,向旁边一闪,“我看师兄把火车票退了吧,反正多住一晚也不多浪费钱,那屋可是大床。”
  “婉婷,想死啊。”周仝一下子跳起来,向肖婉婷冲去。
  “都几点了,赶紧吃饭去。”说着,楚天齐快步走向门口,拉开屋门,走了出去。
  到外面吃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在吃饭期间,肖婉婷还是一直拿周仝和楚天齐说事,岳佳妮也跟着帮腔,惹得周仝脸红不已,三人不时打闹。
  楚天齐没有多插话,他知道插话的结果就是引火烧身。就是这样,肖婉婷、岳佳妮也没有放过他,总是奚落他两次放她们鸽子,没有一点东道主的诚意。这时候,楚天齐只得以酒赔罪,不时向三位敬酒。
  一直吃到晚上十点多,晚饭才结束,楚天齐把三人送回酒店,自己才打车到了火车站。当然,晚饭和酒店费用都是他付的。就是这样,肖婉婷还说他小气,说他故意躲出去。
  好男不跟女斗,楚天齐没有与肖婉婷逞口舌之利,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可爱的党校师妹。
  在车站等了有一小时左右,楚天齐坐上了开往省城的火车。
  火车启动了,楚天齐的思绪又回到了白天发生的事上。
  今天的事情,楚天齐没有和三位女孩说实话,那也太丢人了。堂堂县公丨安丨局局长,竟然把一个小毛贼跟丢,而且还在同一天发生了两次,尤其第二次更是被对方戏耍一番,真正是从眼皮底下溜了。

  楚天齐知道,一旦和她们实话实说,就会成为她们的话柄。尤其肖婉婷那嘴更是不饶人,说不准会说出什么雷人话语,没准就会给自己扣上一个“偷*窥男”的恶名。于是,他编的是一个偶遇朋友的谎言。
  三女自是对楚天齐路遇友人的说法表示怀疑,但也并没有深究,而是拿他身上的味道没少说事。所以,他到酒店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半袖也被汗湿的不像样,他用水洗净,准备就直接穿上,而周仝却适时送来了新买的半袖。
  本来接受对方的衣服多有不妥,但对方已经按自己尺码买回,只得接收下来。他要把衣服款付给周仝,结果周仝脸色一寒,直接回了句“你是不是瞧不起人”,他也只得做罢。
  也真奇怪,三女都像是约好了似的,没有提到“宁俊琦”三个字,不知是知道了自己和她的关系现状,还是有其它什么考虑。倒是肖婉婷一个劲儿拿周仝说事,而周仝也是娇羞多于嗔怪。这不禁让楚天齐有些头疼,担心会引来无中生有的麻烦。
  不想这事了,还是想想追人的事吧。
  今天楚天齐追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在三月四日那天遇到的“傻子”。那天,楚天齐坐班车,由定野市赶往许源县。中途上来四个人,看那做派,就不像正经人,类似三年前玩“红蓝铅骗局”的人。不多时,汽车再次停上,这次上来了一个“傻子”,就是今天追的那个人。
  “傻子”上车不久,骗局开始了,不过这次不是“红蓝铅骗术”,而是改成了“易拉罐”中奖骗局。就在按程序快要进行到骗局关键时刻,就在楚天齐等着出手的时候,当时“傻子”注意到楚天齐的眼神,先是一楞,随即下车,那四人也下了车。
  几天后,发生了“痦子赵六”夜间行刺未遂的事。据赵六交待,正是那个“傻子”透露了楚天齐的行踪。到县局赴任后,楚天齐特意安排厉剑,注意“傻子”动向。但从那天后,再没有看到“傻子”其人。后来在赵六来电话的时候,透露了其中的玄机。楚天齐断定,肯定是赵六失踪时留的纸条引起了“傻子”的警觉,“傻子”躲起来了。
  今天和三女逛街,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异常。后来到定野商厦门前的时候,楚天齐感觉到背后一双眼睛注视着自己,但他又不确定,才故意和三女斗嘴,偷偷观察身后情形。就在他再次向前走去,就在肖婉婷说出“楚天齐同学”时,他猛然回头,捕捉到了那双眼神。
  两人一对视,“傻子”迅速收回目光,撒腿就跑。那时,楚天齐已经断定,此人就是“易拉罐骗局”中的那个傻子。虽然那天对方蓬头垢面,但却无法掩饰眼神,正是从眼神中,楚天齐断定了其人身份。
  “傻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早就盯梢跟着自己,还是偶遇?对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到底是受何人指使?一连串的疑问,出现在楚天齐脑海中。同时,他还有一点弄不明白,今天即使看清了对方的容貌,但他还是想不到在那里见过对方。
  日期:2017-03-23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