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36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博翰知道,所有的人,一旦介入这个圈子,想要抽身不是件易事,就连世界最大的黑帮首脑都会被发出国际通缉令,更遑论身在一个强有力政党掌控下的自己了,他可不会狂傲的以为自己有金钢不坏之身,他这条生命由何而来他不知道,也不想去追根究柢,只不过他更不想作无聊的牺牲。 历可豪不大相信的看看他说:“萧总在说笑吧?你会胆怯?”
  “恐惧和胆怯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会是两个概念,我并不会畏惧,因为我本来也无路可退。”萧博翰很感慨的说。
  点点头,历可豪似懂非懂的说:“也是啊,要来的总会继续来,对了,据说省城一家搞赌场的老大最近有意思在柳林弄场子了,而且第一批布署的人马听说已经在柳林找据点了,更狂妄的是,他们指名挑战柳林黑道,说我们是土八路。”
  萧博翰对这件事情其实早略有耳闻,当时不以为意,以为又是道上流言罢了,事隔两个月,没料到那帮人真的正式出现在了柳林市。
  “我也听到过这个信息,但到底是不是真实可靠,现在还不好说。”萧博翰弹弹手指,语气散漫。
  “据说这是一伙以放高利贷起家,是省城比较猖獗的黑帮,近年来扩充得相当迅速,胃口也相当大。”历可豪缓缓道出,他像电脑般精密的记忆力,不愧为一流律师人才,能说出这些资料,也表示他现在对北江省的黑道下过一番工夫研究。
  “你认为他们会怎么做?”萧博翰问话的姿态更优闲了,他眼神中的讥诮像在嘲笑那些人的不自量力。
  历可豪思凝了一下:“估计他们第一步会介入柳林赌场,接下来或许会继续贩毒,放高利贷。”
  萧博翰勾勒起一抹冷峻的笑意,为自己又倒了杯茶。
  “这不就已有答案。”萧博翰淡笑着说:“我们在柳林的赌场规模很小,丨毒丨品我们也从来不贩卖,他们既然不顾道规到柳林市来抢场子,其他大哥们一定不会坐视不理,我们先静观其变。”
  “呵呵,难怪萧总你这么胸有成竹的。”历可豪不得不赞叹两声,或许是自己行走黑道的资历太浅,对道上的尔虞我诈还未能作全盘的分析,自己或许可以以律师的敏锐去观察透彻亊件,但在其余方面还尚需经验和天赋的帮助。

  “因为我永远明白一点,世界不是我一个人的,何必杞人忧天?”萧博翰再次将茶一口饮尽,他将空杯搁在办公桌上说:“准备一下,明天就是年三十了,让大家好好乐一乐,明天晚上聚餐”。
  “嗯,好的,我也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历可豪说完,也就站起来告辞离开了。
  但萧博翰并没有刚才给历可豪说的那么轻松,在历可豪走后,他又给秦寒水的保安公司去了个电话,让他们密切关注省城来抢地盘的那伙人动向,随时给自己告知情况的变化。
  第六十二章:一代枭雄
  虽然这件事情从表面上看是对恒道集团目前的生意影响不大,但万事都有个因果关系,他们的强势到来,会不会让本来就矛盾复杂,局势多变的柳林市黑道再起纷争,会不会给所有道口带来意想不到的危害呢?
  作为一个身临其景,深谋远虑的大哥,萧博翰是有必要做出更多的设想和防备,不过有一点他是知道,就算是天下大乱,哪也要等过完春节才会动手,这就是中国国情,什么事情大家都会从容不迫的。
  第二天一早,萧博翰就带上人手,陪着妹妹萧语凝一起到父亲的坟上去祭奠了。
  在柳林是郊外的北山脚下,他们一起下了车,今天萧博翰带来的人很多,全叔,鬼手,蒙铃等等都是一起来了,冬日里的山坡,在今天一点都不寂寞,一路上有很多前来祭奠的人,这或者是柳林市一个独特的风俗习惯,大家都想在快快乐乐过春节之前,先来安慰一下已故的亲人,给他们上点香火,烧点纸钱。

  萧博翰一行人虽然没有期期艾艾,哭哭啼啼的,但这一路还是很少有人说话,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萧语凝眼中倒是充满了泪花,好在她也没有哭出来。
  登上了山腰,远远就看到了萧老大的坟头,油黑的石壁在阳光的映照下闪动着亮光,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动了感情,就连和萧老大素不相识的蒙铃,也因为不断亲近萧博翰的缘故,眼中也有了哀伤。
  萧博翰没有流泪,他只是默默无言的走在前面,不时的拉一下,扶一下妹妹萧语凝,在萧语凝最终放声大哭的时候,萧博翰才开始流泪了。
  鬼手他们几个就收拾起墓碑前的香炉,清理旁边的杂草,不一会,展现在他们眼前的便是干干净净的坟墓。

  还有人很麻利地从袋子里取出纸花纸带,洒在了萧老大的坟墓上,最后把一束束美丽的花草摆在坟头,花儿代表了大家对萧老大的思念,很快的,坟墓像变魔术似的变成了一座大花椅子,坟墓前摆上圆鼓鼓的鸭蛋、香喷喷的肉、红通通的苹果,还有萧老大最喜欢的柳林老窖酒。
  所有祭祀者的泪珠将串成一段段湿漉的回忆连成了一幕幕的画面,寒风抹不净伤感人的眼睛,他们立于愁绪的劲风中,面对寒冷冰凉的墓碑,空余幽幽的哀叹和无边的自责,特别是全叔和鬼手,都背负了一团心冷在风里哀号盘旋。
  萧博翰拍拍全叔的肩膀说:“全叔,你节哀吧,老爹知道你在挂念他的。”
  全叔抹着眼泪说:“都怪我当时,唉。”
  萧博翰摇摇头,使劲的握了握全叔的手,给了他力量。
  和上次一样,在走完了所有程序,除了妹妹萧语凝之外,其他人都退开之后,萧博翰又在坟头呆了很长时间,他看着墓壁上老爹的照片,把自己这大半年的工作喃喃的述说了一遍,他还谈到了他很多的想法和对未来的期盼,他给老爹保证着,说自己一定会让老爹的事业发扬光大。
  萧语凝也制住了哭啼,在喃喃的低语,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当然她是不会述说关于恒道集团的事情了,估计是在给老爹讲述自己心中的凄凉吧。

  在离开下山的路上,萧博翰看到树木遮掩中的一家农舍,他停住了下山的脚步,走了过去,其他人知道他心中的凄伤,也都默默无言的跟了过去,接近了农舍,萧博翰就发现这农舍又脏又臭,与其说是人的住处,不如说它是鸟窝倒更为合适。
  萧博翰走进了没有加锁的木门,房间里窗户很小,里面非常阴暗。 在六公尺见方的土间上乱扔着东西,挨墙立着一架细树枝做的鸡用的梯子,一只瘦公鸡立在满是鸡屎和黄白鸡毛的梯子的横档上,保护着一只屋梁上的母鸡。
  在这一切都显得腌脏、发臭、穷困的农舍里,三个男孩子正围着地炉,眼巴巴地盼着白薯快点煮熟;他们已经等得疲倦了。
  对萧博翰的进来,他们并不太关心,有一个男孩子伸出压在头下的一只胳膊,拿着烧了一半的木柴拨弄着就要熄灭的火,叹了一口气另一个男孩子不耐烦地用消瘦的两脚吧蹬吧蹬地踢着地板,他时而偷偷地看着还没有冒蒸气的锅里,时而又向兄弟们的脸上扫视一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