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35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博翰才不相信冷可梅仅仅是想要拉生意才给自己打电话,作为柳林市最为高档的一家酒店,白金大酒店的包间经常都是满满的,连上次萧博翰请蒋局长吃饭,包间都是提前预定的,她根本就不会担心生意不好。
  萧博翰依然试探的说:“那是一定的,前几天我们一个企业年终会餐,我都建议到你们那里举办的。”
  “嗯,谢谢,谢谢你,我也是刚才无意间看到天地公司的史总和吕剑强一起到我这吃饭,突然就想到很久没见你来吃饭了,这就冒昧的给你打了个电话,希望没有打扰你休息。”
  萧博翰一下子就警觉起来了,史正杰怎么和吕剑强走到了一起,他们两人在这个关键时刻相会,又什么目的吗?但萧博翰没有时间来多想,他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冷可梅今天给自己打电话的真实目的应该就是为这了,萧博翰无法确定冷可梅为什么会告诉自己这些,不过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冷可梅应该梅没有什么恶意。
  萧博翰才短暂的沉默过后,很郑重的说了声:“嗯,谢谢冷总的关怀。”
  冷可梅也听出了萧博翰的意思,知道他已经理解和接受了自己的好意,她就决定到此为止了,她是一个很精明的女人,知道什么叫欲擒故纵,长线钓鱼,对萧博翰这样一个内涵丰富的男人,一定要步步为营,小心接近。

  放下了电话后的萧博翰很快就面临了几个问题,冷可梅对自己毫无道理的示好是为什么?史正杰和吕剑强走在了一起会不会联手对付自己?
  作为一个对局势比较敏感的人,萧博翰不能大而化之的对待所有看似毫不相干的信息,每一件事情的背后都有它的必然性,只有愚昧的人,才把很多突发事件看成是偶然的意外。
  在好长一段时间里,萧博翰都在把这个信息往自身联系,他几乎就要给雷刚和鬼手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开始加强防御,以应对史正杰和吕剑强的联手攻击。
  就在他刚要打电话的时候,他看到了桌上那份柳林市日报,那上面一条消息让他灵光一现,那个标题是“找出事件背后的黑手”,写的正是水果批发市场打人事件。
  萧博翰看着这个标题,凝神思索了一会,他慢慢的捋清了头绪,原来如此啊。
  萧博翰很无奈的长叹一声,他知道,自己这次对史正杰的绝杀一刀,已经被史正杰轻易的化解了。

  的确,事情的演变并没有超越萧博翰的预料,在吕剑强和美美疯狂欢娱后的第二天,吕剑强就把史正杰的意思转告给了老爹,他对老爹说:“我并不是想完全的帮他,但秋市长如果继续这样搞下去,我怕最后会连累到很多企业,这或者也包括我的大鹏公司。”
  吕副书记在犹豫一会之后说:“我可以去试一下,不过这事情必须要华书记点头才行,能不能说动他我也没有什么把握。”
  这话一点都不假,华书记并不是一个很好糊弄的人,他在经过官场多年的沉浮,早就超越了同龄人的智慧,很多时候,他都可以从你精心掩盖的话语后面,看出你真是的意图和目的,这不得不让吕副书记小心翼翼。
  好在吕副书记也一直都是市委华书记的铁杆部下,他们的关系和地位让他不需担心华书记对他的打压,他只是需要考虑一个适当的借口,给自己留下一块遮羞布而已。
  在经过一阵的仔细思虑后,吕副书记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到了市委华书记的房间。
  华书记的办公室除了很大的一个书架外,还摆了好些花草盆景,办公桌后面,也不像其他领导人那样,挂上一幅书法作品,他的办公桌后面,是一幅山水国画,清峻雄奇,颇见气势,至于是不是那个大家的手笔,谁也说不清处,就连吕副书记每次到华书记的办公室,也都会感受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这种压力看不着,也摸不着,没去过他办公室的人也绝对感受不到,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会深刻的体会。

  政坛向来就是最为残忍的生态场,所有的人,一旦你身处于官场,就必须具备一些心理特质,比如自以为是、居高临下、好为人师、刻薄寡情、阴森老辣、两面三刀、阴骘歹毒、皮肉尽笑而心地残忍等品性,因为惟有如此,方能在重重人笼里把握胜算,出任领导。
  而华书记更是这其中的娇娇者,久而久之,他身上那种难以压制的气场就会自然而然的发散出来,他是威严的,从来都不会让自己过于随和,他像一只冷酷的雄狮一样,总是冷冷的看着前方,让你心慌意乱,不敢正视。
  吕副书记呢,他50岁的样子,四方脸,大背头,休闲的夹克,使他显得倒也不是十分的严肃,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可是你谁要真的这样看待它,那你就大错特错的,这位吕副书记,不是个省油的灯,他颇有城府,照说在柳林市做党群副书记,头上顶着一位市委书记可不容易发出自己的声音。但吕旭在柳林市还挺有话语权,很多时候华书记也不得不给他三分面子。
  因为他在柳林市盘踞的时间太长了,他的触角已经延伸到了柳林市的每一个角落,他树大根深的关系网,让他可以在任何时候都具有自己独立的一套人马来抗衡所有的同事,更重要的是,他精通权术,老道内敛。
  他笑呵呵地来到了华书记面前,隐藏住心中的小心,很随意的说: “书记啊,休息一下吧,老是见你忙着。”
  华书记也笑笑站起来说: “吕书记,我也想清闲一点,但就是一个劳碌的命!”
  两人就客气的寒暄几句,一起就坐到了沙发上,华书记看着秘书帮吕副书记到好了水,才说:“年底了,事情真多,对了,你那面也准备一下,看样子柳林市有点波澜起伏了。”
  吕副书记理解华书记这话的意思,由于过去的省长乐世祥的提升,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动摇了整个北江省的政坛格局,对柳林市来说,也是一样的,表面上华书记还是书记,秋紫云还是市长,但很多政治敏锐的干部们,已经开始看好了秋紫云和新省委书记乐世祥的关系,他们或明或暗的,都在寻找机会,想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这对华书记和吕副书记这个派系来说,应该是很多年没有遇到过的危机了。

  吕副书记点点头,很慎重的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我今天也是为这事情来的。”
  华书记有点疑惑的看看吕副书记说:“怎么?你听到什么消息了吗?”
  吕副书记摇下头:“消息倒是没有,但我看到了一种现象。”
  华书记不动声色的问:“什么现象?说来听听?”
  吕副书记说:“刚才啊,我家剑强来我这坐了一会,说起了上次水果批发市场的事情,他说那个天地公司的老总,嗯,叫史什么杰,对了,史正杰求他给秋紫云通融一下,放他一马。”
  “唔,这事情啊,我知道这事。”华书记还是没有搞清吕副书记想要表达什么。
  吕副书记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添加过多的花招,他太了解华书记,他也知道自己骗不过去,所以用了另一种手法,他说:“儿子刚才过来找我帮忙,呵呵,我怎么能帮这个忙呢?让我推了,但刚才我又仔细的想了想,这件事情似乎秋紫云过于上心了,有点反常,她到底想干什么?”
  “嗯,怎么反常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