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7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收起手机,楚天齐耐心等待着,他就不信那小子不出来,你一个大男人还能总在里面躲着?
  眼睛一个劲儿的盯着女厕所门口,引起了女同志的不满。有的对楚天齐瞪上一眼,有的哼上一句“有病”,还有的会骂上一句“色*狼”。
  明知道是在指责自己,但又不便解释,楚天齐只得又退后一些,见到女同志出来时,也尽量把眼睛看向别处。
  等了足有两个小时,只见女人出出进进,却不见那小子。楚天齐不禁疑惑,怎么就没听到女人的尖叫?难道他跑了不成?
  正这时,一个女人从里边冲了出来,这个女人只穿着一个小内*裤和小罩罩。她大声嚷着:“哪个缺德的,偷了老娘衣服?不得好死。”
  这个女人刚才可是穿了一套连体裤进去的,还戴着纱巾,墨镜,现在怎么成了这样?莫非……
  坏了,金蝉脱壳。想到此,楚天齐急的一拍脑袋,向女厕所冲去。
  楚天齐拿出警官证,解释自己在抓捕犯罪嫌疑人。几位热心大姐明白了他的意思,帮着暂时清空女厕,他得以进了女厕所。
  一进女厕所,印证了楚天齐的猜测,果然是一出金蝉脱壳。所有半封闭蹲坑小间的门都开着,在最靠里边那个门上搭着那小子的衣服,门里边放着一把大扫帚,门锁连同合页与门相连着,门框上只留出三个小螺丝钉的眼儿。不用说,刚才那小子弄坏了这个存放杂物小间的锁子,躲在里边,然后……

  正这时,那个半裸*女人走上前来,嚷嚷着:“丨警丨察同志,你可得给我做主啊,我这就算是报案了。你得给我抓*住小偷,要不我可怎么出去?就我现在这样子,人们还以为我不是正经人呢。”说到这里,女人才意识到,面前站着一个大男人,脸“唰”的一下红了。
  “大姐,你听我解释,我不是市里丨警丨察,还要继续抓捕嫌疑人。你要报案的话,可以打辖区派出所电话。”楚天齐说着,拔腿就走。
  “那可不行,人民丨警丨察爱人民,人民丨警丨察人民爱。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我那可是好几百块钱的衣服,就这么丢了?”说着,紧紧跟了上来,拉住了楚天齐胳膊。
  楚天齐甩了甩,没有甩掉,皱眉道:“大姐,什么事都得有个程序,该怎么做我已经告诉你了。”
  “我不管,天下丨警丨察是一家,我就得找你。你说你不是市里丨警丨察,那你怎么上市里抓人呢?”女人讲的头头是道。
  真是烂草缠腿,楚天齐都怀疑这女人是那人同伙,但苦于没有证据,又不便对女人询问。可女人却紧紧抓着自己胳膊,这像什么话?何况还是一个半*裸的女人。楚天齐脸一黑,沉声道:“我在执行重要任务,如果你要这样的话,我就按阻碍执法对待了。”
  女人一楞,嚷嚷着:“你……你是丨警丨察还是……”

  就在女人一楞神,手上松劲的时候,楚天齐猛的抽*出胳膊,向前跑去。
  刚跑出两步,就听后面有女人在号啕大哭:“这是什么丨警丨察?竟然见死不救,竟然……”
  管不了那么多了,脱身才是正题,楚天齐一口气狂奔出有三公里左右,连着拐了两次弯。
  停下脚步回头看去,那个女人没有追来,楚天齐这才放了心,站在那里喘着气。此时衣服已经被汗湿透,紧紧贴在身上,非常不舒服。
  事已至此,还上哪去找嫌疑人?只能去找那三位同学了。
  抬眼望去,可以看到公园那高耸的过山车,看样子没有多远。但楚天齐没有选择步行,而是打上了一辆出租车。他之所以没有省这几块钱,一是自己实在有些累了,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怕再遇到刚才那个女人。
  出租车很快到了公园,楚天齐付款下车,却不见三位美女的影子。拨打三人电话,也都通着,但却没人接。他四顾望去,才发现过山车那些尖叫的人群中有那三人。
  也不管他们看没看到,楚天齐冲着三人招了招手,找到一个阴凉地,坐下等她们。
  夜幕降临,整个天际都是一副似黑非黑的样子。
  荒凉的郊外,一处隐蔽的地方,屋子里灯光昏暗,一个瘦削男子正在接着电话。
  电话里是一个下属的语气:“大哥,没打扰您吧?”
  瘦削男子道:“说正事。”
  “大哥,傻子汇报了一件事,我觉得很重要,需要向您汇报一下。”对方的语气很谦卑。
  “说吧。”瘦削男子只说了两个字。

  电话里传来声音:“大哥,由傻子直接向您汇报可以吗?”
  瘦削男子“嗯”了一声,算是答复。
  手机对面马上换了一个声音:“老大,我今天发现那个姓楚的了。”
  “哪个姓楚的?”瘦削男子比刚才多说了几个字。
  “就是那个楚天齐,沃原市的那个小乡长。”对方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瘦削男子“哦”了一声:“是他?怎么回事?详细说说。”
  对方声音传了过来:“是。今天我正在定野商厦外面踩点,就见他和三个女人有说有笑的,像是要去商厦买东西。我就在后面跟着他,想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没跟多长时间,就被他发现了,于是我就玩命的跑,终于利用红绿灯的间隙,摆脱了他。也是凑巧,后来我刚到公园附近踩点,结果又遇上了他。他这次更难缠,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然后,我就来向喜哥报告,喜哥又让我向您汇报。”

  男子再次“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儿才说:“傻子,我问你,你见识过他的手段吗?你和他比,如何?”
  “三年前见过。”对方诚实的回答,“我比他差的远多了。”
  “那今天他两次遇到你,怎么就没抓到你呢?这里面不会有什么差错吧?”瘦削男子一边说话,一边拧断了手边的一支香烟。
  肯定是听明白了男子的意思,对方的声音显得有点儿惊慌:“老大,您听我说,是这么回事,有特殊情况。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我知道他很暴力,所以就向人多的地方跑。我个子矮,就尽量猫着腰,又不需要顾忌身旁的人。而他虽然手上、脚上功夫都厉害,可他不能左冲右撞。此消彼长,我反而比他快,先一步拐到了另一条街。
  另一条街不是步行街,辅路行人少的多,我和他赛跑肯定吃亏。于是趁他还没拐弯,便顺着楼房外面的滴水管爬了上去。待他走出很远的时候,我迅速从滴水管上下来,瞅准绿灯时间,冲过了路对面。等他发现的时候,我早已打上了一辆出租车。第二次和他相遇,我确实没有想到,心里有些发慌。而且他也接受了上午的教训,追的我很紧,眼看着就要被他抓*住,我只好进了女厕所。果然他没敢进去。

  我躲在里面的杂物间正在想办法,就听到外面有动静,便从门下面空隙一看,是一个女人在脱衣服,那女人背对着我,皮肤很白。一开始我不太清楚,后来我明白了,那个女人穿的是连体衣服,上厕所时需要把衣服整体从上面褪到小*腿上。女人肯定是怕弄脏,才特意把衣服脱下来,连同墨镜和头上纱巾,都放到那个袋子里,挂到了外面的一个挂衣服钩上。
  日期:2017-03-22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