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3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落在了地上之后,方圆十米之内,都有大火燃烧,蒋千里的整个身体则在不断颤动。
  我抓着他的那把柳叶剑,拔出了剑尖,然后朝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去。
  这个时候的我,浑身尽是那紫色缭绕的雷芒,无数雷光闪耀,宛如天神将世一般,走到了他的跟前,瞧见这个大雷泽强身术给轰得一片漆黑,却依旧还能够爬起来的家伙,长剑前指。
  我用剑尖对着他,那蓝紫色的电芒冲出好几米之外去,然后开口说道:“还打么?”
  如果不是众目睽睽之下,就凭这家伙刚才那不要脸的行为,我直接就给他来一个电击疗法,让他爽一爽了。

  面对着我弄出来的这场面,蒋千里终于低下了头。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败了。”
  说罢,他双手抱拳,朝着我躬身行了一礼,随后剑也不要了,披头散发地转身离去。
  呼……
  瞧见蒋千里回到人群之中去,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那磅礴恐怖的电芒给缓缓镇压了去,回到了场中来,冲着屈胖三点了一下头,说轮到你了。
  屈胖三瞧了我一眼,说你胸口没事儿吧?

  我苦笑,说那老杂毛,死不认输,差点儿就中了他的暗算。
  屈胖三笑了笑,说好,一会儿我帮你多拖一点儿时间,免得带伤应战,给人趁了空子去。
  在众人为之敬畏的目光之中,我退下了场来,接着屈胖三上前去摆擂,与他对敌的那人比昨天那些都强上许多,但与刚才那蒋千里相比又平和许多,所以他倒也能够安安稳稳地装波伊。
  我没有理会屈胖三那边的情况,找了一个地方,盘腿行气,让自己亢奋疲惫的身体调整过来。
  我这边行了一遍气,感觉疲惫消减许多,而这个时候布鱼也找了过来,低声对我说道:“你的伤势怎么样,还好吧?”
  我胸口的这伤有聚血蛊顶着,问题不大,不过我还是感谢了布鱼的关心。
  完了之后,我忍不住地问道:“这蒋千里既然曾经当过天山派的掌教真人,按理说是江湖前辈,多少也得将一些规矩,要点脸面才对,怎么刚才竟然是这般的表现?”
  布鱼苦笑,说我刚才没跟你说完——你知道他为何会离开天山派么?
  我摇头,说不知。

  布鱼说这件事情,说起来还跟隔壁老王有关系。
  我有些诧异,说关他们什么事儿?
  布鱼说这人有一个儿子,叫做蒋涛,他偷了王明的一件重要东西,带回了天山派去,献给了他作寿礼,后来王明找上了门去,询问此事,他却偏偏说没有拿,不知道这件事情;结果后来给王明当中揭穿,然后给天山派的众位长老联合逐出了天山派,狼狈而走……
  我勒个去!
  听到布鱼的讲述,我这才知道他跟杂毛小道完全是两回事儿,这家伙的人品从一开始就坏了去,所以刚才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也是正常。
  我在这儿感慨,而布鱼则低声说道:“这家伙离开了天山派之后,自知名声不保,背地里还做了好几件恶事,自以为心思周密,无人知晓,却不知道早就给西北局盯上了来——你放心,我已经叫人盯着他了,回头就将人给扣了,把先前犯下的那些桩血案给查个水落石出。”

  我说那家伙给我用天雷轰中,身体受创严重,你们下手应该很方便的……
  布鱼也笑了,说没想到啊,你刚才那一手亮出来,周围好多人直接都傻了——这一下,估计再也没有敢嘲弄和为难你的人了……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大雷泽强身术比起其他手段来,其实鸡肋得很,文不成武不就,但有一点,那就是外观效果十分不错,装波伊的指数简直一流。
  这等炫目的手段,远比一剑斩那种平实无华的一劈一砍要强上许多,视觉效果一流。
  第二天的擂台赛,所有火爆的场面仿佛在第一场就已经弄完了,随后的比拼就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可说的事儿,虽然接下来的对手,比起之前来说个个都强上了一两个等级,但是有蒋千里这样的顶尖高手珠玉在前,后面这些倒也没有太让我为难。
  随着对手的强大,我已经不能够再成为“一拳超人”,将人给一下撂倒了去,不过倒也没有费太多的劲儿。
  那些人基本上都是点到为止,只要我有要动点儿真格的架势,对方马上往后一跳,高声大喊道:“输了,输了,不打了……”
  呃……

  瞧这状况,好像是给刚才那大雷泽强身术吓到了。
  毕竟对于道法来说,雷法是重中之重,最强大的手段,而刚才那场面也太溜了,将人给镇住了不少,也使得那帮人害怕我故技重施出来。
  被雷劈,这事儿真正应到自己头上,还真的是一件不敢尝试的事儿。
  一直到了最后一场,终于出现了一个人来。
  而且还是一个老熟人。
  饼日天驾到。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白色绸缎的练功服,黑布鞋,膀宽腰圆,体型肥硕,从对面的人群之中缓步走了过来。
  我的五场已经打满了,而这一场,则是屈胖三的最后一场。
  我们与饼日天,也就是黄胖子不但认识,而且还是老熟人。
  当初在游艇拍卖会的时候,黄胖子那一剑当真是惊艳无比,而他这些年来一直是慈元阁这个江湖上最会赚钱的商家聘请的首席供奉,明里暗里,不知道料理了多少江湖宵小,故而在这江湖上的名声,其实也是挺盛的。
  慈元阁啊,它以前的首席供奉,可是天下十大之中的一字剑。
  而且别人不知道,我们却是清清楚楚。

  那一字剑可是饼日天的父亲,或者说,他是一字剑黄晨曲君的私生子。
  所谓私生子,就是不对外公布的儿子。
  按理说,一字剑一生孤僻,既没有娶老婆,也没有生孩子,有这么一个崽儿,谈不上什么私生不私生,毕竟是自己的骨血,然而一字剑直到死,都没有对外公布过这事儿,江湖上也罕有人知晓,我们估计,可能是生一字剑的那女人身份有些古怪。
  当然,这些都不是我们所能够追究的,只是此时此刻,对于饼日天的出现,我们都有一些惊诧。
  他出现在哪儿都没问题,但是跑过来给我们打擂,这事就有点儿奇怪了。
  不过没有等我琢磨清楚,那边已经报上了来历。
  南海一脉,黄小饼。
  简简单单的话语,但是却引发了无数的轰动之声来。
  因为他前面的那四个字。
  南海一脉。
  南海一脉,这个派别在很久之前,除了老一辈的江湖人物之外,很少有人听闻过,而随着一字剑黄晨曲君入选天下十大,方才让世人渐渐听闻,后来有人知道,那一字剑还有一个师兄,叫做亭下走马,曾经号称天下第一杀手,而一字剑之后,南海一脉又出了两个人。
  这两人,一个叫做隔壁老王,另外一个,叫做燕尾老鬼。
  就是这两个人,将南海一脉的威势推到了最高峰。
  现如今的江湖人物,也都知道了在烟波浩渺的南海之地,在南海无数的岛屿和礁石之中,藏着一个顶尖的宗门,它在上一辈出过“妖、魔、鬼、怪”四大高手,皆是称雄于世之人,而后又收了几个徒弟,个个都是江湖顶尖。

  日期:2015-08-12 06:4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