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04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老,你不觉得,这小子缺乏家教吗?”林煜笑道。
  “的确是缺乏家教,如果说他来这里捣乱,没有顾正业的授意,打死我都不相信。”杨开济道。
  “呵呵,这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顾正业的孙子缺乏家教。他自认为这是上门来砸场子,可是换个角度去想,他这又何尝不是送上自己的脸让我们打?”林煜微微一笑道。
  “你是说……”杨老恍然大悟,他点头道:“确实,这小子是该敲打敲打。”
  不到一个小时,平济堂来挑战八诊堂的消息便在江南中医界传开了。虽然八大诊堂表面上井水不犯河水,但事实上这些诊堂平日里都没少关注其他各诊堂的动向。
  尽管各大诊堂的主事人都没有什么表示,但暗地里他们都托自己的弟子关注着这件事情的动向。
  这件事情越传越烈,最后惊动的人越来越多,因为不管是平济堂,还是八诊堂,两家的历史都十分的悠久,同样是中医世家的诊堂发生冲突,那又会闪出什么样激情的火花来?

  平济堂一间独立的诊室里,顾正业正在看着一本医书。
  这时候门一响,一个弟子匆匆的跑了过来小声说:“师父,顾师兄已经到那里去了。”
  “杨开济还没有应战吗?”顾正业皱着眉头问。
  “没有,八诊堂依然我行我素。”弟子摇摇头道。
  “呵呵,他杨开济,是没有拿得出手的弟子吧。”顾正业冷笑了一声,把手中的医术合上道:“再去看。”
  华夏最不缺的就是喜欢凑热闹的人,尤其是两大中医世家所开的诊堂对擂,更是吸引了不少的人在这里围观。
  顾远四平八稳的坐在诊桌前,时不时的对着八诊堂冷眼而视。
  既然是义诊,那当然是免费的,尽管顾远非常年轻,医术缺乏有力的说服力,但是平济堂的名头摆在这里当真能唬人。
  在江南,谁不知道平济堂的顾老是在疗养院里面任保键专家?这名头说出来足能以把所有人都唬的一愣一愣的。

  所以尽管顾远年轻,跟名医形像八竿子都够不着,但是还是有人前来咨询问诊,过了一个小时,竟然也排了一个十几人的队伍。
  “你这属于急性牙周炎,牙龈出血有多长时间了?”顾远对着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女生问道。
  这名女生戴着口罩,她有些含糊不清的说:“三四周了,而且每天早上起床刷牙的时候嘴里有味道,口臭非常严重,这才是重点,我以前没口臭的。”
  尽管这女生戴着口罩,但是顾远还是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口臭,他不自由主的皱了皱眉头道:“虚火导致的,我给你开个泻火清毒的方子,连吃上半个月就好了。”
  “啊,中药吗?”女生问。

  “我是中医,当然开的是中药了。”顾远皱着眉头,他迫不及待的想离这个女生远点,因为这女生的口臭实在是太浓烈了。
  “有快速见效的方法没有?我是学生,在学校熬药不方便的。”女生犹豫道。
  “不方便的话可以到平济堂,我们那里有代煎药的服务。”顾远一边说一边开出方子。
  “太贵了,我承担不起。”女生摇摇头。
  “看你这话说的,医生不用吃饭啊?我们平济堂养那么多伙计不用开工钱啊?有本事,你别得病啊,得了病你别看医生啊。”一名平济堂的弟子不乐意了。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这是医生该有的态度吗?”这女生不悦了,她还没见过这样的医生。

  “赶紧拿药方走人,你的口臭实在是太严重的,走走,别在这里污染空气。”另外一名弟子夸张的捂着鼻子说。
  “你们……你们还算是医生吗?”女生感觉到很委屈,她这病得了有半个月了,牙龈出血都不算是什么,但是这口臭却是个大问题。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的口臭最近非常浓烈,平时上课的时候她都不敢说话,因为一说话周边的人肯定捂鼻子皱眉头。
  这对一个女生来说,是非常痛苦的,哪个女孩也不愿意自己说话的时候让身边的人嫌。
  现在倒好,看个病还被医生嫌,这让她非常的委屈。

  “你别把他们当医生,把他们当流氓就好了。”林煜从八诊堂里走了出来。
  “混小子,你说什么?”
  “这小子终于敢出来了,我还以为他要做一辈子缩头乌龟呢。”
  “师兄,用我们平济堂的医术把他干趴下,让他敢胡说八道。”
  林煜一出场,顾远身后的人纷纷聒噪了起来。
  “姓林的,你终于敢出来和我堂堂正正的比试了吗?”顾远精神一振,林煜总算是出来了,他已经做好了打脸的准备了。
  “首先,我出来不是跟你比试的,而是我下班了。另外你们平济堂的医术我算见识到了,顾正业误诊看来不是意外,而是家传的。”林煜摇摇头道。

  “你说什么?”顾远大怒,他对自己家传的医术向来自负,可林煜说他们家传的最大绝技是误诊,这让他如何不怒。
  “之前顾正业把情绪引起的血分症诊断为瘫症,而你把这姑娘的胃热症诊断为牙周炎,你还敢说这不是误诊?”林煜冷笑道。
  “她的牙龈出血时间不算短了,而且我看过她的舌苔,苔重而厚,这不是牙周炎是什么?胃热症?可笑。”顾远冷笑道。
  “你判断病的标准是什么?”林煜反问。
  “当然是哪里病了就看哪里。”顾远道。
  “头疼医头,脚痛医脚,这是西医的做法。你是中医,顾正业教你医术的时候,难道没有告诉你要悬脉望诊吗?中医讲究的是阴阳循环,你只看出了这姑娘的牙有毛病,但你忽略了她的口臭问题。”林煜说。
  “医生,我的口臭到底是什么原因啊?你能帮帮我吗?”这女孩眼圈一红,有些委屈的说。
  “小事一桩。”林煜笑道:“你的牙刚开始的时候是不是早晨起来出血,然后变为刷牙出血?”
  “是的,是这样。”女孩想了想便点点头。
  “是不是大便干燥,而且喜欢冷饮?”林煜在问。
  “对,是这样的。”女孩再点点头。
  “你这属于胃热,邪气郁结于胃久居不散,治疗的话宜清热泻火为主,我给你开一付清胃散,一天见效。”林煜笑道“至于你的口臭,这完全不算问题针灸一次性见效。”
  “真的吗?那快帮我针灸吧。”女孩连忙站了起来。
  林煜取出鹤尾金针,在女孩的数处穴位上刺下,他下针或刺或挑,片刻以后便即起针。

  “取下口罩吧,看看你嘴里还有没有气味?”林煜说。
  女孩半信半疑的取下了口罩,她呼出一口气,只感觉到口气清新,嘴里的异味已经不见了,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清甜味道。
  “真的没有了,我的口臭真的好了。”女孩惊喜的说。
  “看这姑娘的病果然好了。”
  “是啊,刚才戴着口罩还有味道,现在取了口罩就完全好了。”
  “这平济堂的名声很大嘛,看起来也不算靠谱。”
  “这人还是顾正业的孙子呢,学艺不精就出来,这不是祸害人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