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492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暂时把蒋志安给放过了,市纪委方面把精力仍然放在交警系统的整治上。南州市的交警系统多年来没有人整治,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失控的地步。任希名在调查时发现,南州市的交警存在着进人太滥的情况。
  交警招收了大量的临时工人员,这些临时工什么人都有,很多是素质非常不高的社会小混混,这些人进来之后,穿着一身警皮耀武扬威,给群众带来很坏的观感,这些人以路生财,把过路的车辆当成了唐僧肉,严重影响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而导致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但是与市交警支队的管理不严有着很大的关系。任希名把重点调查对象放在了各县区的交警大队长身上,从他们身上了解王志树的一些情况,进而把整个交警的问题给查清了。
  王志树面对纪检部门对交警部门的查处,似乎没有什么感觉,觉得再怎么查也不会查到他的头上,自己老子王省仁是老干部,自己家里的钱可以说是他弟弟做生意赚出来的。
  就在他非常得意之时,任希名的调查出现了重大突破,有三名交警大队长向纪委承认曾经向王志树行贿,目的是想获取他的工作支持,以及人事调整上的帮助。
  达宁县的交警大队长由于年龄较大了,便没有给王志树送,只是向蒋志安进行了行贿,现在一调查其他县区的交警大队长,便是调查出来了这种情况。
  三名交警大长行贿的金额达到了三十多万,数额也是不小了。王保国知道后,想了一想,思考着要不要将王志树进行双规。
  王志树家族在南州市那也是重要家族,王省仁作为一名老干部平时还比较活跃,与夏老爷子他们关系很好,如果要想查处王志树,势必会引起王省仁的反弹。不过叶平宇的意思肯定是要查的,关键现在怎么查会不引起大太的波动。

  王志树涉及的问题是受贿,如果查到王志树后,王志树死不承认,而又由于王志树本身的家庭情况特殊,那样的话就会导致案子办下不去了。
  所以,要想对付这样的人,就必须要把证据搞得扎实了。但是受贿这种东西都是口供,怎么可能把证据抓的那么死?如此来该怎么办呢?
  王保国与任希名进行了一个细致的计议,觉得让王志树自己主动暴露比较好,有一招叫做打草惊蛇,如果放出风来,说要查他,看一看他会有什么反应,然后把他的这些反应给调查下来,作为证据使用。
  两人便是想出了这个主意,然后报告给叶平宇,叶平宇想了一想,觉得可行,纪委调查,各种招数都要使,不然真的没法对付得了这些狡猾的**分子。

  叶平宇让王保国和任希名两人针对王志树进行技术上的监控,这种事情就安排给公丨安丨局来做,现在公维江担任公丨安丨局长,让他来做这事就是太简单了。
  王保国和任希名一听,眼前不禁是一亮,是啊,如果有公丨安丨局的配合,查王志树就是比较简单了。让公丨安丨局监控着王志树有没有什么异动,并且监听他的电话,这样一来,就是能抓住他**的证据了。
  计议好以后,任希名就开始向外放风,说王志树收受他人钱财三十多万,纪委准备调查他,这些话都会经由与王志树关系比较熟悉的人的口中传到王志树的耳朵里。
  王志树突然之间听说了这事,马上吃惊了起来,虽然现在正在调查交警系统的**现象,但是他依然稳坐钓鱼台,丝毫没有觉得这事会对他有什么影响,在王省仁的纵容下,他根本没有什么遵纪守法的意识。

  但是一得到这个消息,王志树明显也有些慌,而且告诉他这个消息的人,还是装作悄悄地告诉他的,是冒着风险的,现在他一听就感觉是真的,想来纪委真要对他动手。
  王志树急忙回家告诉自己的老子王省仁。王省仁一听到出了这么一个事情,心里面非常生气,便开始讲起了大道理,说王志树不争气,为什么要做**的事,缺钱让他弟弟给,为什么要收人家的钱,而且还是下面干部的钱,这有什么意思吗?
  王志树现在想一想,觉得也是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当时出于对钱财的贪婪之心就是收了,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那三名交警大队长已经进去了,想把钱还给人家也不可能了。
  看到王志树遇到便六神无主的样子,王省仁给气得要命,一到有麻烦的时候还得他这个老将出面来摆平,原来的时候他可以直接找市委领导来解决,但是现在他上次去告状把叶平宇给得罪了,他现在怎么可能去找叶平宇?
  “爸,我该怎么办?”王志树心里紧张地问道,看到他老子一时没有主意,他心里更加紧张。

  王省仁想了想说道:“到时候你不承认这事就行了,咬死口不承认,你还有其他方面的事情吗?”
  王省仁这样一问,王志树连忙说道:“没有了,只有这些事情。”
  其实他身上的事情多着呢,但是在他老子面前,他也不想全部说出来,免得他老子给气着。王省仁想了一想说道:“这点事情还好摆平,你不要担心,安心上你的班。”
  听到这话,王志树感觉心情好了许多,便是高高兴兴地正常去上班了。王省仁在他走了之后,要考虑这个事情该怎么做。查处王志树的权限在市纪委,而市纪委书记是王保国,而王保国在他退休之前,还在他的手下干过呢,是他眼里曾经的小王。
  但是自己一向以廉洁著称,现在他如何去给王保国打招呼,让他帮自己的儿子?王省仁感到事情很难办,之前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也没有人敢调查他们王家,现在出了这事,他一时还真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王志树是自己的儿子,不出面摆平肯定是不行的。王省仁想了半天,才想到了一个主意,那就是找张哲。张哲是市委秘书长,也曾经在他的手下工作过。
  他不好直接找王保国开口说这话,而是想着通过张哲来找王保国,希望能把这个事情给压下去。
  他现在还不想惊动着其他人,不想自己亲自出面去摆平此事,因为这样的事不同别的事,他这张老脸还是要的。
  给张哲打个电话,大意是自己现在身体不大好了,市委办公厅那边是不是给安排一下?
  一听到他身体不好,还亲自打来了电话,张哲一听,是不是这王老头又要出什么主意了?想了一想,马上去了王省仁的家中去看望。王省仁便躺在床上接见了张哲。
  张哲一看,便是表示,市委马上让人安排让他去医院看一看。张哲却是摆了摆手说道:“秘书长啊,我现在哪也不想去,干脆死了算了,活着就是在给国家浪费粮食。”
  感觉王省仁今天的话头不对,王省仁平时那么注重养生,说要活到多少岁多少岁的,现在怎么却是想死了?
  日期:2016-11-20 09: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