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9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倒是李景略笑了起来,说道:“丹凤。枉你我加起来一百岁的人了,还没有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看的通透。丫头说的不错,我儿长青何等人物,区区一个赵长生,又如何能要得了他的命?大风是刮起来了,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谁知道?”
  李景略眯起眼睛,霸气微露。
  “长青,你放心。江海有义父在,乱不了。”
  他提起毛笔,在宣纸上一挥而就,写下一行大字。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是京剧里面诸葛孔明面对司马仲达二十万大军时,大开城门摆空城计的唱词。
  如此心境,如此豪情。
  诸葛孔明有,我李景略,也不能无。
  唐萌萌离开李府,直接去了酒吧。
  在得知陆羽死了过后,夏晚秋抱着她大哭了一场,然后两个女人就没有再继续沉浸在悲痛中。
  夏晚秋提前出院。
  挑起了大梁。
  “陆羽不见了,我们都得坚强。他回来,我们给他一个比他走时候更好的后方,他不回来,就一直等下去。”
  这句话,夏晚秋跟唐萌萌说的。
  有的人,存在过就是存在过,不会因为他的突然消失、或者死亡,就真的不存在。
  外滩的一家旋转餐厅,某位大小姐坐在窗外观夜景。

  拿着纸笔,在上面写过一句话。
  “天空中没有痕迹。但鸟儿飞过就是飞过。”
  这是泰戈尔飞鸟集的一句诗。
  “死了?狗犊子,你怎么会死呢?”
  这位大小姐低声呢喃,表情极为复杂。
  “依依,赵长生并没有拿出任何证据证明头儿已经死了,我依然相信头儿不会有事。”
  熊子坐在江依依对面,无比笃定的说道。
  “那他跑到哪里去了?”
  “天知道,不过我坚信他会回来。”熊子眼神无比坚定。
  “熊子,陆羽这人,最在乎就是亲人,现在他不见了,他那边,没有什么挑大梁的人,你要是愿意,可以帮帮忙。”
  “你既然坚信他会回来,那么你现在多做一些,以后他肯定会加倍还给你。”
  熊子笑道:“这点小事,我哪需要求什么回报。我叫他一声头儿,不是因为他比我厉害,而是真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让我很佩服很舒服的人格魅力。有些东西,我以前只在书上看过,压根儿就不信。但头儿似乎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刚好这段时间弟兄们都休假,我回头说一声,哥几个没事儿就去看着。”

  江依依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就不信了,把作业本拿过来,我再看一眼!”
  别墅内,作为法律意义上刘西瓜监护人的刀疤哥张小花,盯着面前的小学数学题练习本,如临大敌。
  盯了足足五分钟。
  刘西瓜默默地转头望向天空,突然说道:“小花叔叔,陆羽哥哥是不是死了。”
  张小花吓了一跳,“怎么可能,你听谁说的?”

  “我猜的。”刘西瓜说道,“这几天,夏晚秋很不正常,唐萌萌也很不正常。我想不出来除了陆羽哥哥死了外,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她们两个同时不正常。”
  “我觉得这小子没死。”张小花想了想,正色道。
  “我也这么觉得。”刘西瓜笑了笑,看着张小花,“小花叔叔,你到底会不会呀?”
  张小花尴尬了,擦了擦冷汗,“这个……这个……似乎太难了点吧?”
  “小花叔叔,你笨死了。陆羽哥哥比你聪明一百倍,不——一万倍!”
  小姑娘很是不满。
  张小花再次擦了擦冷汗,“西瓜儿,你不能怪我啊。陆羽这小子是妖孽,我又不是……”
  陆羽死了,江海那些高高在上的家族、手指间流淌着污水的家伙们,有不少都觉得心里十分轻松。
  虽然这名年轻的少帅看上去并不起眼,手中似乎也没有什么能够动摇江山的力量,但他崛起太快。
  让那些习惯于用酒会、午餐会、内幕交易来制定世界规则的大人物们觉得寒冷。
  这是一个不走寻常路,并且拥有不遵守大多数规则实力的家伙。
  最让人忌惮还是性格。
  有仇必报报则必杀杀则必死按道理早就该死却偏偏一直未死的家伙。
  其实很可恶。
  毕竟江海的蛋糕再大,也有极限。
  他一个人吃了那么多,就意味着会有许多人因此吃不饱。
  好在他终于死了。

  大人物们于人前偶尔感慨唏嘘,多好一个后生仔,竟是真成了李凤年第二,英年早逝,沉默时却总忍不住端着香茶微微一笑,庆幸那个让他们讨厌着的年轻人,终于消失不见。
  赵长生的说辞——船上的人都是被陆羽杀掉的——其实有很多疑点。
  但这个不重要。
  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赵长生赢了,当然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少人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李景略身上,想看看这位景略先生接下来会怎么办。
  出乎所有人意料,李府这几天很安静,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动作或者应急措施。
  李景略的淡定,让许多原本盯着陆羽手上产业、蠢蠢欲动的家伙,有些笃不定了,暂时不敢有动作。

  只是暂时没有动作,不代表一直没有动作。
  若陆羽在这么消失下去不出现,总有胆儿肥的会按捺不住。
  留给他的时间,已然不多。
  危机感。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这种暗流汹涌的危机感。
  而这个时候,一只大鸟,飞过大海,越过森林,掠过平原,出现在了唐萌萌面前,唐萌萌从它腿上解开了绑着的布条,看了之后,欢呼雀跃。

  “七郎,我就知道,你这么厉害,一定没有死啦!”
  她高兴之后,很快就冷静下来。
  陆羽没有死的消息,是放出去好还是隐瞒下来好?
  唐萌萌不喜读书,但她记得陆羽给她讲过的每一句话。
  其中有句,叫——如欲取之、必先予之。

  当天傍晚,她再次去了一趟李府。
  陆羽并不知道江海有多少人在想念自己,但他相信肯定有人在想念自己。
  他想着那些人儿的名字,心里很满足,为了那些人儿,他要活下去。
  努力活下去,倔强活下去,强行活下去。
  接下来的几天,柳生宗望很抓狂。
  抓狂的原因,是因为他觉着自己,似乎……被调戏了。
  作为一个大宗师,柳生宗望是骄傲的,他也有骄傲的理由。
  一般骄傲的人,都比较自信。
  若是这种自信接连吃瘪的话,就会变得极为的狂躁可容易愤怒。
  从上岛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天。
  五天过去了,并没有抓住陆羽,且还被这家伙偷袭杀了他不少人。
  带来的人马,竟是折损了一半。
  这座海岛,不是那种珊瑚岛,而是火山运动后形成的小岛,岩洞众多,盘根错节。

  陆羽就不断地在这些岩洞里面躲避穿梭,而他们却隐隐的被陆羽牵着鼻子,不断地发现他前一天藏身的山洞,却始终没有抓住这个家伙。
  今天终于有了收获。
  只是不是抓住了陆羽,而是在陆羽昨晚藏身的山洞中,发现了陆羽留下的布条。
  布条内容如下。
  “老狗,见字如晤。额,这话太文绉绉了,怕你没文化听不懂,免费给你翻译一下,见字如晤的意思,大概就是你妈可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