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9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化劲宗师,强的是武道意念,可以对化劲以下武者,形成绝对压制。
  有点类似于西方神话中的领域光环。
  天神领域光环内,凡人就没有丝毫反抗的可能。
  化劲宗师当然不是天神,但对于凡人来说,其实跟天神差不多。
  陆羽跟柳生宗望,绝对速度差距不大,加上他对密林环境肯定比柳生宗望熟悉,加上武媚娘指引,很快就甩开了柳生宗望的追踪。
  柳生宗望气得,一掌排在一颗乔木上,拍的这棵树都震荡摇晃,叶子翻飞。
  “宗主,这小子就是故意拖延时间了,我们还是先赶回游轮再说吧。”
  田中佐藤赶了过来,跟柳生宗望说道。
  “也只得如此了。”柳生宗望咬了咬牙,挥了挥手,“全体加速前进,先回游轮!”
  第二章:抓狂的柳生宗望(二)
  柳生宗望等人全速赶回游轮,陆羽立马折返,继续先前套路,能杀一个算一个。
  就这么骚扰下来,二十分钟就能穿出的密林,足足耗了四十分钟。
  等柳生宗望等人赶到游艇位置,发现叶青岚和叶青竹姐妹,已经开着快艇跑远了,换了另外一个方向上岛。

  基本上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可想而知他心里有多憋闷愤怒。
  一个小时后,山洞。
  陆羽成功跟叶氏姐妹碰头。
  “青竹,你情况怎么样?”陆羽连忙问道。

  虽然接连让柳生宗望吃了瘪,但双方实力差距太大,这种小胜,并不足以扭转颓势。
  柳生宗望是化劲圆满的大宗师,单是要对付他,就需要他们三人全数恢复实力,才有可能胜他。
  要不然,小胜再多次都没用。
  柳生宗望只需要抓住一个机会,就能将他们全数灭掉了。
  “很不好。”叶青竹叹了口气,“受了很严重的内伤,没有两三个月,调整不过来的。”
  叶青岚也说道:“陆羽,我的情况也跟姐姐差不多,接下来怎么办?”
  “凉拌。”陆羽白了她一眼,“二小姐,讲道理,咱三个变得这么凄惨,还不是怪你任性。你要不跟孙病虎硬拼,保存战斗力,当时在游轮上,也不会输的这么惨。”
  叶青岚咬着嘴唇,说道:“喂,我已经知错了好吧,还要我怎样。”
  “没想拿你怎么样,现在我们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陆羽无奈道。
  又问叶青竹,“当时我跟青岚跳海后,船上情况怎么样?”
  叶青竹叹了口气,说道:“很不好。东南武林的高手,基本上都死绝了。赵长生太狠了,他们是想把这事嫁祸到你身上。”

  她跟陆羽简单复述了一下当时游轮上的境况局面,陆羽听了,握紧拳头,一拳砸在地上,眼眸瞬间血红。
  “我是罪人。”陆羽说道,“要不是我,也不会连累到那么多前辈、同仁死于非命。”
  叶青竹拍拍他的肩膀,“陆羽,这事不怪你的。你不要自责了。”
  “对呀,陆羽,不是你跟我说的吗,我们要向前看。”叶青岚也说道。
  陆羽嗯了一声,抬起头,扯出一个笑容,说了声谢谢。
  又皱着眉头,思索起来。

  赵长生想必已经回到了江海,将所有罪名都栽赃到了自己身上,又没有其他证人,那还不是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那义父那边,怎么办?
  能不能扛下来?
  还有晚秋、唐萌萌,她们若是信了自己已经死了,又该如何伤心绝望?
  还在医院养伤的高长恭和纳兰元述,若是赵长生要对付他们,又该如何?
  真正能抗事的、能处理突发状况的人,也就一个王玄策,可王师兄武力值完全可以用悲剧来形容,又如何应付得过来?
  太多太多,让陆羽难免焦虑起来。
  “怎么了?”叶青竹问道。
  “有些担心,有些烦躁。”陆羽苦笑,旋即摇了摇头,“算了,庸人才自扰。现在咱仨都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岛,没有卫星电话,也不能跟外界联系,多想无益。还是先想想怎么应付柳生宗望那条老狗吧——不对,谁说小爷不能跟外界联系的。我怎么把武媚娘忘了!”

  武媚娘既然能飞过来,自然就能飞回去。
  要找救兵肯定不靠谱,毕竟这座小岛的位置,陆羽没有办法确定。
  但传递消息,稳定一下江海那方的军心,还是能够做到的。
  说到就干,陆羽扯下一块衣服碎布,咬破手指,写了一封短信,绑在了武媚娘的腿上,跟它交流去了。
  江海,李府。
  书房内,李景略铺着一张宣纸,想写点字,接连提笔几次,都放下了。
  苏丹凤进房间给他送茶,见他这个模样,疑惑道:“景略,怎么了,起码二十年没见你这么心神不宁了。”

  李景略叹了口气,说道:“丹凤,长青那孩子,恐怕已经……已经没了。”
  “什么?”
  苏丹凤听了,脸色刷的发白,就要站立不稳。
  她曾经有个儿子,苏子由,死了。
  她悲痛欲绝,几乎挺不过来。
  后来把陆羽当成她第二个儿子,把自己的寄托,放在了他的身上。
  可是现在,她第二个儿子,也要夭折么?
  尘世间最大的绝望。
  不是希望破灭,而是希望破灭后,再给你点燃,然后再次破灭。
  丧子之痛,一个女人,一生能承受几次?
  一次就足够一辈子走不出来了,何况是两次。
  她眼眶泛红,眼泪直接就掉了下来。
  长青这孩子,多么像子由,多么让她骄傲的孩子,怎么就——
  “丹凤,现在情况还不笃定。长青的尸体他们还没发现,要不然赵岱宗早就着手动我了。”李景略解释道。
  “景略,长青不会有事的,对不对。”苏丹凤说道。

  李景略陷入沉默。
  十多年前,手术室外,他也跟苏丹凤保证过,子由不会有事,结果就是子由死了。
  现在再次遇到这种局面,他如何能够保证?
  这一刻,李景略突然发现,一个人,再怎么强大,又如何能与天争?
  在斑驳的命运面前,他李景略,跟这俗世的芸芸众生,哪有什么区别?
  正在此时,李府的管家来敲门。
  “进来。”李景略说道。
  一个微胖的中年人进门,说道:“先生,外面有个小姑娘说要见你。”
  “叫什么名字?”李景略问道。
  “她说她叫唐萌萌。”中年人说道。
  五分钟后。

  唐萌萌来到了书房,微微鞠了一躬,“李伯伯好,苏阿姨好。我是唐萌萌。”
  “丫头,你来有什么事情么?”苏丹凤拉着唐萌萌的小手。
  她知道这小丫头,跟长青这孩子关系挺好,是晋商唐正德德女人。
  “苏阿姨,我来是想告诉您,七郎绝对没有死。”唐萌萌无比坚定的说道。
  “丫头,你收到消息了?”苏丹凤连忙问道。
  唐萌萌摇摇头。
  她咬了咬嘴唇,继续说道:“但我相信,七郎不会死。他那么厉害,怎么会这么简单就死了。他跟我说过的,他永远不死。”

  苏丹凤握紧了唐萌萌的手,想说什么,最后只是一声浅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