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02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数间门面早已经熄灯,但林煜一推门,门便被他推开了。这女人果然是刀子嘴豆腐心的,说了不给他留门的,可还是留了。
  林煜锁好门,走进小院,他意外的发现二楼杨欣妍的房间里还亮着微弱的灯光。

  似乎是听到了掩门声,杨欣妍房间的灯这才熄灭。
  她在等自己回来?不知道为何,林煜心中涌出这么一个念头,同时感觉一阵暖流从自己的心中流过。
  一夜无话,第二天林煜又迎来了自己紧张忙碌的诊所生活。
  他要读成人本科,又要在诊所坐诊,然后他又多了一门养生课。整个人几乎不知道怎么分配好了。
  而且每次他坐诊,诊堂生意肯定是爆棚的,今天也不例外。
  第一位病人是一位中年妇女,她是由自己的女儿陪着一起来看病的,中年妇女走路有些不稳,一只手被自己的女儿扶着,身体还微微显得有些僵硬。
  “哪里不舒服?”林煜一边搭脉一边习惯性的问道。
  “我妈在一星期前突然发生半身不遂的情况,一直持续半个小时,发现以后紧急送到了医院,但是没有检查出来一点问题,之后又去平济堂去看了中医,顾老诊断的是瘫症,针灸加开药,情况有所好转,但是突然又犯了。”妇女的女儿说。

  “以前是三天犯一次,现在是每天早上九点的时候就犯病?”林煜说。
  “对对,就是这个时候犯病。”中年女人连忙点头道。
  “犯病每次持续半个小时?而且过后会有很长一段的时间内会感觉到精神恍惚?”林煜又问。
  “是啊,医生,你真神了,你怎么知道的?”病人的女儿吃惊的说。
  “你这个不是瘫症,而是血分症,而且你这个血分症不是病理性的,而是因为情绪导致的。”林煜笑道。
  “情绪导致的?医生,我不太明白。”中年妇女有些疑惑。
  “想一下,第一次犯病前,是不是跟人争吵过?”林煜笑道。

  “是有过,我丈夫是个酒鬼,那一天他喝多了酒,回来的时候我们发生了口角,因为他喝的多,所以把我气的混身发抖,不过吵了之后他倒头就睡了,一夜也相安无事。第二天早上刚起来,我就犯病了。”中年女人说。
  “你这个病就是因为情绪激动引起的,如果不对症治疗,会越来越严重,你想想,以前是三天犯一次,现在基本上每天犯一次,所以不能耽搁。”林煜一边说一边着手写药方。
  “可是……顾老诊断的是瘫症啊。”病人的女儿有些犹豫的说。
  “人都会出错,名气再大的人也是一样的。”林煜淡淡的说。
  顾正业除了在江南疗养院是保键专家之外,自己本身也开了一家诊所,因为他专家的名号,所以平济堂在江南名声也相当响。
  如果不是连吃了几付药都不见效,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倾向,他们也不会想着换个医生看病的。
  “你是说……顾正业误诊?”中年妇女有些不相信的说。
  “不然呢?”林煜开好了方子,又拿出了鹤尾金针道:“现在是不是左半身僵硬,走路不方便?而且有些头晕耳鸣?”
  “对对,我现在就是这种情况。”中年妇女连忙点头道。

  “那是你的病又快犯了。”林煜一边为她针灸一边说:“之前几次,犯病之前是不是都有这种情况发生?”
  “是啊,医生,怎么办呢。”病人有些着急了,她每次犯病的时候都是这样,混身瘫痪,而且嘴里流着涎水,就像是一个重症的偏瘫患者一样,而且她觉得自己每犯病一次,身体都要比以前差一点。
  如果真的在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她的身体会跨掉的。
  “没什么大问题。”林煜一边说一边施展游龙八绝中的五生境针,为她针灸,片刻以后收针回气。

  “这就完了?”病人有些不敢相信的说。
  “完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自己站起来走几步试试。”林煜说。
  “唔,头确实不疼了。”病人有些疑惑的站了起来,试着走了几步,她惊喜的说:“现在走路利索多了,刚才我来的时候半边身子僵直,走路还要我女儿扶呢。”
  “那就对了,这个方子每天煎一次,三碗水熬一碗。”林煜说。
  “这个方子,跟顾老开的没有什么差别啊。”病人的女儿接过方子看看,有些诧异的问。

  “多了一味,减了一味,另外你们需要二两巴豆做药引。你现在的怒火攻心,久居不下,用巴豆二两,泄几次,以后这病绝对不会犯的。”林煜笑道。
  “那好,谢谢医生了。”母女两人谢过林煜,然后就去抓药去了。
  这件事情本来是一件小事,林煜坐诊的时候每天的病人有大几百,他过后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但是下午的时候,一个身着白袍的年轻人气势汹汹的赶到八诊堂的门口,怒喝道:“谁是林煜,站出来。”
  这个年轻人身着白袍,显得极其精神,而他身后还有几名同样身着白袍的人,这些人身上的白袍上锈着“平济堂”几个字。
  “我就是林煜,你有事吗?”正在为病人看病的林煜眉头微微的一皱,他放下了手中的笔站了起来。

  “我是平济堂的顾远,今天是你对人说我爷爷误诊?”顾远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说你爷爷误诊?什么时候的事?”林煜有些疑惑的说。
  “你还装,有对母女今天跑到我们那里去理论,说她的病在我们那里花了很多钱都没治好,原因就是我爷爷误珍,她们要求退钱,而且她们亲口说是在你这里看的病。”顾远怒道。
  “想起来了,是有个血分症的女人来看病。”林煜点点头。
  “那就是了,那女人今天在我们那里大吵大闹,影响了我爷爷的声誉,我现在要你给我一个说法。”顾远喝道。
  “你想要什么说法?”林煜淡淡的说。
  “公开承认你抵毁我们平济堂,并向我爷爷下跪道歉,而且拜我为师,这件事情就此揭过。”顾远喝道。
  “凭什么?”林煜说。
  “就凭你诋毁我爷爷误诊。”顾远怒道。
  “我诋毁你爷爷了吗?他把病人的病治好了吗?”林煜冷笑了一声,真是有其爷必有其孙啊,顾正业这个人眼高于顶,连他的孙子的气焰也这么嚣张,他们顾家难道是认为他们的医术是天下无敌的吗?
  “中医见效慢,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没有长时间的中药治疗,怎么可能治得好?”顾远反驳道。
  “病人本来三天犯一次病,经你爷爷治疗之后每天都要犯一次,这跟治疗周期有关吗?误诊就是误诊,医生误诊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犯不着跑到我这里大嚷大叫,现在我在给病人看病,没事的话请出去。”林煜淡淡的说。

  “放屁,我爷爷是什么人物?他也会误诊?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的话,我让你们八诊堂开不下去。”顾远怒道。
  “因情绪引起的血分症他也能诊断成瘫症,这不是误诊是什么?如果今天我不为病人治疗,后果只会越来越严重。你爷爷也算是江南名医了,这种错误都会犯,更可悲的是还有一个自以为是的孙子来这里替他讨公道,可笑。”林煜冷笑道。
  “混蛋你哪来的,你凭什么嘲笑我们师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