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爱恨情仇》
第26节

作者: 失意的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笑,可笑至极。他们在一起二十多年,记忆中何倪似乎没有对乔安暖说过这三个字,如今分都分了,他竟然在这个时候说‘我爱你’。这算什么事儿?
  她明明应该生气的不是吗?可为什么鼻子一酸,眼眶有些热。连屏幕上的字都模糊了。
  如果他真的爱,为什么非要分开?

  她不想分开。
  何倪盯着手机很久很久,没有收到乔安暖的回复。将自己发过去的这段话看了很多遍,心想,她一定是生气了吧。可这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了,如果再不说,他怕于深海把乔安暖带走之后,自己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说给她听了。
  手机叮咚一声,传来一条新的微信消息,何倪拿着手机的手微微一抖,才发现消息并不是乔安暖发的。而是一个备注为‘静如’的女孩。
  「明天早上九点来接我吗?」那个女孩问。
  乔安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聊天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因为躺着的缘故吧,并没有滴落下来。
  她明明应该生气的,应该发条语音把他臭骂一顿,应该决然地说一句:你这个混蛋,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
  可眼睛却盯着聊天框里的那句话,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我爱你,很爱很爱,爱到整颗心都被你拴着,爱到不敢去想失去你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
  她其实一直都知道何倪对婚姻的惧怕。或许她不该再继续蜗牛下去,抛开伤心不谈,她也该给他些勇气吧。
  手指漫无目的的查看着自己收藏的表情,竟找不出一个能够表达她现在情绪的。也干脆不再依赖表情去缓和气氛,直接在对话框输入:「明天带我逛逛这天府之都吧,听说这里的小吃很特别,我想尝尝。」
  何倪给沈静如回了一个‘好’,翻回来看乔安暖刚刚发过来的消息。正如他所料,只要他肯示好,乔安暖不会不理他。乔安暖越是这样,何倪心里的负罪感越强。他仰起脸,看向了楼到尽头。调整自己的情绪,不能让这一切毁在他的酒意之下。
  「明天,还有事。」何倪说。
  「比我还重要的事?」乔安暖将信息发出去之后才发觉自己有多傻。是她太天真,只看到何倪说‘我爱你’,却忽略了最关键的‘对不起’。
  何倪已经没有义务像以前一样陪她到处逛吃逛吃,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以后了。想到这里,乔安暖的胸口闷闷的疼,找了一个搞笑的表情发过去,上面配的字是‘狗子,你变了’。
  她用语音说了一声:“晚安。”
  站在房门口的何倪,隐约听到了房间里面那个女孩熟悉的声音。他在聊天框输入:「我明天真的有点事要办,这样吧,如果后天你有时间的话,我带你去锦里,那里好吃的挺多的……」
  又删除。后天,后天她就要离开了。
  房间里的乔安暖,窝在被子里,看着对话框上方何倪名字的下面,一直显示‘正在输入’。
  然而,最后何倪只发过来一个月亮的表情,又没有下文了。
  又是这样。
  明明是乔安暖先说的晚安,她却一整夜失眠。
  -
  成都天黑的晚,天亮的也晚。早上六点多的时候,窗外的天才泛起鱼肚白。乔安暖的手机已经被她玩到自动关机,下床从包里翻出充电器充上电,再回到床上的时候,眼睛酸涩的睁不开,这才缓缓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到底睡了多久,感觉房间里似乎有什么动静,乔安暖醒了过来。
  窗外太阳透过窗户洒在房间,乔安暖睁开眼睛,看到于深海近在咫尺的脸,紧抿的薄唇,微蹙的眉头。在这晨光之下,镀上了一层柔软,让乔安暖一时之间有些失神。
  她并不是没有近距离跟于深海对视过,两个人从小到大就像亲兄妹一样,打打闹闹习惯了。小时候爸爸偶尔出差,也会让她去温伯伯那里借宿,晚上两个人会闹到很晚,乔安暖才肯回温凌的房间睡觉。
  明明已经那么熟悉,可此时乔安暖的心却莫名砰砰乱跳起来。这个男孩已然长成了成熟男人的模样,曾经稚嫩帅气的面庞,此时带着性感又独特的胡茬。这几天乔安暖住院,把于深海折磨的够呛。
  乔安暖轻轻的呼吸,于深海身上的气息跟何倪不同,没有淡淡的烟草味儿。鼻间萦绕着的,是清淡的香气,像是沐浴露的味道,又有点像香水的余味。
  于深海没想到乔安暖会突然睁开眼睛,面前这张脸无数次的出现在他的梦中,长大后却再也不敢这么近距离的相处。于深海面上不动声色,心却早已乱如鹿撞,几乎是本能的将薄唇往前凑了凑。
  乔安暖一惊,微微偏开面庞,这闪躲的动作很轻,却足以让于深海迷醉的心瞬间清醒。茶几上的手机发出震动的声音,他仓皇从乔安暖面前起身,摸起手机,走到了阳台。
  乔安暖躺在床上,看着晨光下于深海的背影,心中有些疑惑。刚才于深海是想要亲吻她吗?深海哥该不会真的对她有那种想法吧?还是自己看眼花了。可当时那种气氛,现在想想真的让人挺尴尬的。她从床上起身,快步走去洗漱间。
  站在镜子前面刷着牙,乔安暖望着里面的自己。头发有些凌乱,黑眼圈也很明显。这几日从中海到成都,她已经尽力想要照顾好自己,可才来了几天,竟然把自己搞成这幅鬼样子。
  要是何倪在身边的话,乔安暖一定不会变成这样吧。倒不是何倪对她有多么细致体贴的照顾,只是乔安暖想让何倪过的好一些,一日三餐会准时提醒他吃,天冷了会记得加衣,偶尔还会跑跑步游个泳,就连在街上随便走走,都有趣得多。
  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连洗漱都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事情。
  -
  乔安暖低头,掬了一捧水泼在脸上。这一刻,她忽然非常非常想念何倪。可是一想到昨天晚上何倪说过的那些话,心口又空荡荡的难受。
  于深海挂了电话过来,跟乔安暖解释:“刚才我敲了半天门你也没动静,担心你出事,就去下面要了一张门卡进来了。见你昏睡着,还以为你昨天晚上睡感冒了,所以想试试你发烧没。你,你别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你趁火打劫,趁人之危?”乔安暖似笑非笑,将毛巾放在一旁。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怕你……”
  “行了,你又没对我怎么样。”不等于深海说完,乔安暖打断了她的话。现在的乔安暖,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揣摩于深海的心思。明天就走了,她今天想要好好玩一玩。哪怕没有何倪陪着,剩下的路她自己也要好好走。这座城市,或许此生都不会再来了。
  乔安暖对着镜子一边往脸上抹护肤品,一边开口说:“一会儿陪我去锦里吧。”
  日期:2017-03-20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