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87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连老认他做干孙子了?”陈祥吃了一惊,连老的身份不须多说,如果真是那样,他们今天真的错过高人了。
  “那杨院长,麻烦您跑一趟,帮我们陈家请请他吧。”严代荷说。
  “这个……恐怕不行啊。”杨文苦笑道:“那年轻人是高人,当初我想设法留他在医院都没留住,如果你们刚才的态度有些不好的话,恐怕我出面是不行的,我觉得,你们应该亲自出面去八诊堂一趟……”
  林煜若无其事的在那里坐诊,下午的病人原本是不多的,但是林煜一回来,诊堂里的病人马上多了起来,不过这些街坊们大多数是慕名而来,非林煜不看。

  虽然李响难得落了个清闲,但是他感觉自己慢慢的被边缘化了,这里以前本来是以自己为中心的。
  可自从林煜来了以后,那些平时没事喜欢找他侃大山的甜美小护士全部腻歪到了林煜的身边,现在他这边更是无人问津。
  看着林煜那张帅气的脸,李响真的想拿起一把刀给他毁容了。
  林煜看病的速度很快,眼前的这些老街坊大多数是一些顽疾,虽然不严重,但是却很难缠。
  “小林医生啊,我这老风湿你帮看看吧,都好多年了,只要我的腿一疼,马上就下雨,比天气预报都准。”一个老太太坐到了林煜的跟前道。
  “老人家,你这不是风湿。”林煜在她的手腕上一搭,便明白了情况。
  “不是风湿?那是什么啊,我以前都是用治风湿的方法治的,有些药也管用啊。”老太太吃了一惊。
  “你这腿是坐月子时候落下的病根,你好好想想,年轻的时候坐月子,有没有让这条腿接触过冷水什么的?”林煜问道。
  “这个……有过吧,我记得生大儿子的时候还是生产队,那时候全民搞大跃进,风气很好,每个人都干劲十足,我不出月子就跟孩子他爸去水田里干活了。”老太太回忆道。
  “那就是了,月子病,你的病情应该没有马上显示出来,那是因为你那时候身体好,所以没当回事。但是病根已经落下了,老了问题就出来了。”
  林煜一边说一边拿起出金针,让老太太的把裤腿挽了起来,然后一边为老太太针灸一边说:“你吃的药是治风湿腿病的,其实大多数药打的是这种治病的旗号,事实上它本身就是一种止痛药。”

  “你吃的时候感觉腿不痛了,但是你一停药就犯了就是这个原因。”林煜一边说一边行针,行完针以后取下了针。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一吃药就轻,停药了就疼,原来这就是止疼药啊,那群奸商,太王八蛋了。”老太太恍然大悟。
  “好了,感觉怎么样了?”林煜看着外面下着的小雨道:“以后你这个天气预报员,恐怕不准了。”
  “不疼了,感觉真的不疼了。”老太太站起来试着走了几步然后惊喜的说:“真的不疼了,小林医生,真有你的,厉害。”
  “开几副药,吃几次以后就没事了。”林煜写下了药方交给了老太太。
  “小林医生连几十年前的月子病都能诊断出来,厉害啊,不愧是神医,以后我身体再不舒服就认你了。”老太太敬佩的拿起药方,利索的跑到一边去抓药了。
  “老伯,你不用把脉了,你这是百口咳,中医说法是风寒阻络症,咳嗽的天数不少了吧。”

  第二位病人伸出手腕时林煜笑了笑道。
  “是啊,我咳嗽了半个月了,一直不见效,厉害,不用把脉都看出来。你师父杨老恐怕也做不到吧,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第二位病人佩服的说。
  “咳嗽倒是次要的,但是你的关节炎得看看了,最近是不是下脚清冷,腿不可屈伸?”林煜一边写药方一边问。
  “对对,你是怎么知道的?”老人家吃了一惊。

  “我是医生啊。”林煜微微一笑道“之前找谁看过?”
  “之前我开过药,呵呵,这可不是我徒弟,我都想拜了为师了。”杨开济走过来笑道。
  “开过五积散,当归四逆汤吧。”林煜看了看药方,寻思道。
  “对,是开过这两剂药,但是效果不大。”杨开济说,“这是我老病号了,你今天可得好好给他看看,我也顺便跟你学习学习。”
  “这位老先生的脉,杨老不妨把一把,细细感受一下,看是不是脉象沉细?而且舌质淡,中有薄黑苔?”林煜微微一笑道。
  杨开济走上前为老人把了把脉,然看看了一下他的舌苔道:“你说的不错,是脉象沉细,舌质淡。”
  “这是证属寒凝关节,营卫不行,宜温经散寒为治,用乌头桂枝汤加碱,然后用三痹汤善后,三天见效。”林煜微微一笑道。

  “原来是这样,受教了,小林啊,我拜你为师得了。”杨开济恍然大悟道。
  “呵呵,杨老,我可当不起,您老的几十年行医经验可不是我所能比的。”林煜笑了笑,继续看病。
  病人很快就只剩四五个了,就在这个时候,两辆豪车停在了八诊堂的门口,几名保镖率先走下来,分站在门口两侧,紧接着两名中年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两人正是陈筠竹的大伯陈祥和她的父亲陈平。
  “我家老爷子的病情又严重了,现在请林医生随我们走一趟吧。”陈祥径直走到了林煜的跟前。
  “你是肝火上炎以后少吃辣,我给你开一幅龙胆泻肝汤,泻泻肝火,刚开始吃有轻微的腹泻,不过不要紧,这是排毒泻火,吃完就没事了。”
  林煜好像是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自动忽略了他的存在,自顾自的跟眼前的病人看病开药。
  “你听到我说话了没有?”陈祥忍不住心里有气,他好歹也是陈氏集团的老总,平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哪里被人这样轻视过?
  “你在跟我说话吗?”林煜诧异的抬起头道:“不好意思,我在忙。”

  “你可以回来以后再忙,我家老爷子的病不能耽搁了。”陈平说。
  “那就去医院,你们陈家有的是钱,恩,我这种身份低劣的人没有资格给陈老爷子看病,以陈老爷子的身份,应该去帝都,请中南海的大国手或者御医去看。”林煜淡淡的说。
  “你……”陈平被林煜噎了一下,刚刚他们鄙视林煜的时候,一幅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样子,但是风水轮流转,现在他们反倒求到别人的头上了。
  “现在跟我们走,治好我们家老爷子的病,条件可以随你们提。”陈祥忍着胸中的怒气说。

  陈老现在已经转到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了,这种急性的胰腺炎死亡率是非常高的,相关专家已经含蓄的说了,即使是能及时赶到帝都,这种病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现在杨文极力推荐林煜,说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所以这兄弟两人不得不拉下面子巴巴的跑到八诊堂来求医。
  但这两人高傲惯了,他们这幅样子,简直是大爷,哪里有一点求人救命的模样?
  “我是医生,宗旨是给病人看病,从来不提条件。”林煜一幅油盐不尽的样子。
  “那我家老爷子也是病人。”陈祥怒道。

  “我眼前的,哪个不是病人?”林煜反问。
  陈祥哑口无言,他愤愤的说:“不就是要钱吗?说吧,诊金多少,你说的出来,就出得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