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6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我十分奇怪,一般来说,即使是汤云安真的偷了班里的班费,以他的年纪,最多也是由学校保卫科出面,怎么会出动派出所的民警,而且还真的把这个孩子给抓了起来呢?”
  包飞扬听到这里,就插了一句话问道:“哪个派出所?”

  “柳棠派出所。”侯水旺回答道,“枫南区一中属于他们的辖区。”
  原来不是小南门派出所,这样看来,小南门派出所的所长余志平以及片警刘大勇不知道这段情况,倒是也说的过去。
  “嗯,你继续往下说。”包飞扬点了点头,对着电话说道。
  “于是我就打电话到柳棠派出所,找了一个和我比较要好的姓杨的副所长,问他究竟有没有这回事。这位杨副所长听了之后也大吃一惊,连忙把所里的民警叫过来询问,才知道所里果然派了两个民警到枫南区一中抓了一个小孩回来,而且还是所长章学峰亲自下达的命令。”
  “杨副所长一听这不是瞎搞嘛!立刻跑到所长办公室,去问章学峰是怎么回事。章学峰这才告诉杨副所长,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替分局一把手孔良刀的公子出气。原来分局一把手孔良刀的儿子孔龙龙也在枫南区一中读书,和姚剑锋的外甥孙汤云安是同班同学,并且孔龙龙还是班长。孔龙龙很喜欢班上一个女同学,可是那个女同学却对他不理不睬,只爱跟汤云安玩儿,这让孔龙龙特别生气,于是利用自己管理班费的机会,说放在自己课桌书包里的班费被偷了,当时留在教室里的只有汤云安,然后就打电话向章学峰报警,章学峰接到报警之后,就派民警去把汤云安抓到派出所了。”

  “章学峰还告诉杨副所长,他并不打算对汤云安怎么样。因为即使汤云安真的偷了班费,也不过是一百多元钱,加上年龄刚刚十三岁,完全够不上处罚条件。他把汤云安抓过来,只是为了吓唬一下汤云安,为了孔龙龙出出气而已。”
  “杨副所长没有想到章学峰竟然这样无耻,为了拍一个小孩子的马屁,就动用警力把另外一个小孩子给抓到派出所。他强压着火气告诉章学峰,说分局治安大队长侯水旺刚刚打电话来问这件事情,具体什么情况,还是请章学峰自己向侯水旺解释吧。”
  章学峰级别和侯水旺一样,而且他又是为分局一把手的公子孔龙龙出头,自然不怕侯水旺。但是侯水旺既然打电话来问这件事情,他这边总要给个说法。于是章学峰就把电话拨过去,把情况向侯水旺解释一遍,说他只是打算把汤云安关几个小时吓唬吓唬就放回去。
  侯水旺的脾气可不比杨副所长,他可是敢当面跟分局一把手孔良刀拍桌子的人,又怎么会给章学峰这个级别和他持平的派出所所长的面子?他在电话里当场就发了火,告诉章学峰,汤云安虽然父母都不在了,可是他的舅爷爷却是米国知名科学家,并且已经在两个月前回国,只等汤云安把国内的初中课程读完就把他带到米国去。你现在把汤云安抓到了派出所,他的舅爷爷姚王剑追到了分局里来要人,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章学峰听说汤云安的舅爷爷竟然是米国知名科学家,也知道自己可能是闯了祸,于是立即派人把汤云安送回了学校,并且还向姚王剑道了歉,解释说民警过去并不是抓汤云安,他们只是把汤云安接到派出所了解一下情况而已。
  “姚王剑虽然很不满意,但是也无可奈何,因为他详细询问了汤云安,知道他在派出所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或者拷打,甚至中午的时候,派出所的民警还给他打了一份肉饺子。那两个民警顶多就是吓唬他两句,问他班费究竟是不是他偷走的,另外还干没有干过什么坏事。”侯水旺最后说道。
  “原来是这样。”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老侯,按照你的说法,汤云安应该是一个正常的孩子。为什么我刚才听小南门派出所的片警汇报说,汤云安双目失明啊?”
  “你说这件事情啊?我倒是也知道一点情况。”侯水旺说道,“我曾经在医院里撞见过一次姚王剑,大约是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两个月左右了吧?他当时带着汤云安去看病。我看汤云安那个孩子就跟一个盲人一样,需要姚王剑牵着手往前走,就问这是怎么回事。姚王剑就告诉我,就在两天前,汤云安做了一个噩梦,在梦中大叫着惊醒,醒来之后,两只眼睛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我当时听了之后很是震惊,还给姚王剑介绍了一个要好的眼科专家,让她帮忙先为汤云安做一下检查。最后检查出来的结果是汤云安的眼睛在生理结构上一切正常,至于为什么看不见东西,她也找不出原因。她建议姚王剑带着汤云安到京城的医院找著名眼科专家再检查一下。”

  “然后接下来就发生了我查地下赌场的时候枪支走了火,然后被解除了职务,开除了出了丨警丨察队伍。因为我自己都焦头烂额,也就没有继续关心姚王剑和汤云安这爷孙俩的事情,如果不是您今天向我提起他们,我都想不起来有这么一回事呢!”侯水旺最后说道:“对了,领导,你怎么会忽然间提起他们的名字?是不是姚王剑找你投诉了?”
  “如果过姚王剑找我来投诉反倒是好办了!”包飞扬摇了摇头,说道:“我之所以向你询问姚王剑,是因为另外一件事情。”
  心中权衡了一下,包飞扬还是决定把情况向侯水旺透露一二,他说道:“老侯,枫林湿地自然保护区旁边有一个鳄鱼养殖场,这件事情你知道吧?”
  “嗯,我知道。咱们东三省第一家鳄鱼养殖场嘛!”侯水旺回答道。
  “就在昨天,这家鳄鱼养殖厂有十几条凯门鳄逃到自然保护区湿地里去了。我现在需要找凯门鳄的研究专家,把这十几跳凯门鳄给捕出来。”包飞扬说道。
  “噢,您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姚王剑当时跟我聊过,他在米国就是研究鳄鱼的,您不该是想找他给您出主意,怎么把那十几条鳄鱼给抓回去吧?”

  “嗯,就是这个意思!”包飞扬点头说道。
  “领导,要不我陪你去找一下姚王剑吧,”侯水旺说道,“毕竟我跟他打过交道,当初也算帮过他一个小忙。”
  “也好!”包飞扬想了一下,说道,“老侯,你现在就开车往军民街一号院去,先去找姚教授聊聊,摸一摸情况,看看他愿意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挂了电话之后,包飞扬摸着下巴沉吟起来。现在他基本上可以确定,唐恬儿那边所了解到的情况,说姚王剑对大陆官方人员有很大成见,应该就是因为他外甥孙汤云安被柳棠派出所民警抓走这件事情。只是汤云安的眼睛为什么会忽然间就看不见东西了呢?按照小南门派出所片警刘大勇的说法,汤云安的眼睛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好,加之汤云安从派出所放出来没有几天两只眼睛出问题了,别说是姚王剑,就是换成其他任何人,也难免不对丨警丨察机关有意见。可是现在偏偏是自己这个丨警丨察局一把手要去求姚王剑办事。

  日期:2017-03-20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