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7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尽量吧。”贺敏点点头,又问了一句,“局长,还有其它事吗?”
  “什么时候能改完?”楚天齐问了一句。
  “争取一个小时内,您看行吗?”贺敏一副请示的口吻。
  楚天齐道:“这样吧,再多给你一些时间,中午下班前送来就行。尽量写的更严密一些,慢工出细活。”
  贺敏心中暗道:你怎么说怎么有理,一会儿让快,一会儿又说“慢工出细活”。心里这么想,但她肯定不敢说,而是老实的说了两个字:“好的。”
  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贺敏送来了修改稿。
  楚天齐仔细看过两遍,然后说道:“不错,写的不错,和上午那份比较,简直就不像出自一人之手,说明你用心了。”说着,他话题一转,“对了,从上次开会定了催款的事以后,有人还款没有?”
  贺敏摇摇头:“没有,以前的欠款一分没还。倒是近几周新借支的,都及时报票冲了帐,没有新欠。”
  “嗯,看来只要有行动,就会有一定效果。只是这效果远远不够,还差得远,尤其这个坏现象绝对不能继续下去。”楚天齐想了想,“这样,你下午再好好审核一下欠款明细,一定要把金额和日期弄准,最迟在下午下班前发给各科、室、队、所。对了,在这份说明上再加一条,要求各单位收到后第一时间准确传达,局里会专门进行抽查、回访。如果发现没有传达,或擅自更改意思,一经查实,追究一、二把手的责任。连个传达都搞不好,有什么资格领导好多人?

  把现在这份给我留下。我下午正好到政府找魏县长有事,就把这个报给他。他主管财政,可以帮我们扣款。工资要是够的扣工资,工资不够的扣其它补助,实在还不够的,那就只有扣财产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就不信这个邪,占着公家钱不还,还有理了?”
  “哦,好的。”贺敏老老实实回答完毕,走出了办公室。
  盯着门口方向,楚天齐轻声道:“哼,耍心眼谁不会?”
  昨天快下班的时候,贺敏送来了那份说明。楚天齐上眼一看,就知道那根本不是自己要的东西,而是她按照曲刚等人的语气写的。这在他的意料之中,但他当时没有说什么,而只是说了句“我看看”。他不知道曲刚等人会暗自欢呼姓楚的好哄骗,还是在冷眼旁观,亦或是忐忑的等待呢。
  明知贺敏会写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东西,但却没想到,竟然写成了乞讨书一样。整个感觉不像是理直气壮的要回自己的东西,倒像是乞求别人施舍一样。既然你贺敏甘愿做别人的传声筒,那我就用高分贝震你一下。故此,楚天齐今天一见贺敏,就给了她一些颜色,让她知道自己不是不惹的。果然,后来她老实了,完全按自己的意思改了内容。

  有些人就是自做聪明,总觉得别人傻,总拿我姓楚的当小毛孩子。楚天齐明白,贺敏昨天送来的那份说明,可能不止曲刚等人的意思,没准也得到了赵伯祥的认可,也许还有其他人参与。因为按自己的要求,就触碰了好多人的利益,他们自然想有所反弹,但他们实在占不到理上,不能与自己明着来,就采取了这种私底下出主意的方式。
  俗话说的好,“不给点颜色看看,就不知道马王爷长三只眼”。前天曲刚还想来个倒有理,还想倒打一耙。本来他故意没有及时报告,还说了一堆臭理由,而且话里话外好像只有他懂破案,好像自己屁也不懂似的。就是退一步讲,即使你曲刚懂得多,那也正常,你本身就是主管破案的,是副局长。而自己是局丨党丨委书记、局长,就是掌控全局,指挥你这个副局长的。何况自己也并不是完全外行,最起码首都强化培训过,而且自己也在努力钻研着。

  你曲刚自以为是,还不照样让乔丰年家属骂作“胡吃海喝”?当时曲刚鼻子都气歪了,想起来就好笑。
  曲刚一直和自己不对付,从自己来的那天就开始了,即使和自己对着干,也可以理解。可你赵伯祥竟然戴着一副和善的面具,却又不想对我有实质性的支持,那就怪不得我也耍你一把了。
  上次表决处理乔晓明的决定时,赵伯祥就耍了滑头,故意晾了自己十几秒,前天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故意迷惑对方,骗鬼去吧。
  尤其你老赵本来就是上门打听催要欠款的事,却仍然又戴了一副假面具。又是解释所谓误会,又是假装介绍乔晓光情况,又是假装汇报乔丰年被打一事,尽来这些马后炮,早干什么去了?

  你既然想耍我,那我就也耍你一把。于是,楚天齐在和曲刚说乔丰年被打案子时,故意把赵伯祥卖了,说是赵伯祥汇报的,让曲刚在心里骂他赵伯祥。
  忽然,楚天齐想到一个问题:赵伯祥早不来晚不来,等仇志慷前一天晚上汇报过了,他赵伯祥却来了。曲刚也是一样,好几天没汇报,等自己找他的时候,他却带着报告来了。这是巧合吗?还是……
  吃完午饭,楚天齐进到办公室里屋,休息去了。
  可好多人并没有他这样的心情,有人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有人急的像火烧屁股。虽然那份声明没有传达下去,但关于这个消息早已传遍了县局各个角落。于是好多人纷纷利用自己的关系打探消息,打探此事的可信程度。
  打探消息的人,目的也不尽相同。好多没借钱的人,都在心里暗暗骂街,骂那些占公家便宜不要脸的人。当然,大部分没有借款的人,主要是想看热闹,想看看在这件事中谁能斗得过谁,也想看看到底谁占用了那么多单位资金。也有的人小范围私下议论着,按他们的理解猜测着结果,猜测着一些人的借款数额。
  借钱的人和没借的人心理完全不同,他们更多的是关心到底会不会公布这样一个东西,自己要不要及时还上。当然,这其中大多数人也在骂楚天齐,骂他闲吃萝卜淡操心。这些人认为,好几任局长都没拿这事说事,就他姓楚的硬要充大尾巴狼,硬要显摆自己的与众不同。骂人不解决问题,这些人也不敢明着骂,纷纷给自己的主子打电话,以讨得主子的指令。
  午饭的时候,曲刚没有在单位吃,而是直接到了外面一个小饭店。这个小饭店规模不大,但相对隐秘,尤其他吃饭房间在后院,就更没人打扰了。等他赶到的时候,张天彪已经在房间等着他。
  下午还要上班,防不住有什么事,两人自是没有喝酒,而只是边吃饭边聊天。

  张天彪问道:“曲哥,到底该怎么办?”
  “你说呢?”曲刚反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