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4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19 17:37:37
  (正文)

  最先进入万隆接受盟军投降的并不是之前战功赫赫的东海林支队。东海林俊成之前曾服役于第二师团,是因为受排挤被赶出来的,之后才到了学校任教。后来新组建第三十八师团时缺少军官,东海林才有了重新参战的机会。第二师团丸山政男中将一向飞扬跋扈,决不允许这样的荣誉落在自己的弃将身上。他对东海林支队擅自对万隆发起攻击的“鲁莽”行动大加训斥,并立即致电今村司令官,禁止东海林支队入城,而让自己的第二师团进入万隆接受了盟军的投降。此情此景,让老酒不由想起了让整编第九十师停下脚步而让自己起家部队第一师率先进入延安的胡宗南。

  3月10日,在当地民众的欢呼声中,今村率第十六军司令部进驻万隆。这一天恰恰是日本的陆军节。
  守军最后一封发往外界的电报是3月9日从万隆的民用电讯局发出的。“我们结束了,”电报上说,“等时局好转时再见吧,女王万岁!”
  原来估计最为艰难的荷属东印度作战就这样意兴索然地结束了,相比马来亚和菲律宾来说,这里反倒更为顺利。日军以最短的时间、最小的代价获得了最大的胜利。战役前后共俘获盟军8万余人,缴获飞机177架。日军自身伤亡比预计要少很多,伤亡最大的第二师团仅阵亡840人负伤1784人。原来预计两周的作战仅仅八天就告结束。从总体而言,日军原定开战之后150天占领荷属东印度的作战计划提前完成。

  尽管在日军的猛烈攻击下毫无招架之力,但盟军在败退之前依然对控制下的几处油田及炼油设施进行了大肆破坏,这也成为后来日军大肆虐待荷兰战俘的原因之一。宝贝抢回来了却并非完美无缺,一直到1943年,日本人才辛辛苦苦的将荷属东印度的石油生产恢复到战前75%的能力。不管咋说总算够用了。
  开战伊始,通讯工具掉进大海的今村均根本无法向三路攻击部队发号施令。等到第四天他恢复对下属部队的指挥时,日军三路攻击部队均顺利或超额完成了的任务。在盟军毫无战意的前提下,也说明日军战前作战计划的周密、细致。对此今村将所有功劳都归于手下,并吹嘘说:“荷属东印度作战是根本不需要司令官的战役。”
  今村能够赢得老酒的些许尊重,不仅仅在于他率部迅速攻下爪哇岛,而在于他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了荷属东印度的正常秩序。后来他的开明方法使自己屡遭东京大本营陆军部有关人士的指责,甚至有人一度认为他前程不妙。
  占领荷印的今村并未像山下奉文那样以杀戮立威。有人告诉他,除了苏加诺和哈达,没有人能够统帅多达7000万的当地人。苏、哈两人都是印度尼西亚著名的民族领袖。同时对于荷兰殖民者来说,这两个人都是罪大恶极的叛逆者。早在日本发动攻势之前,他们已经被荷兰殖民当局投进了监狱。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今村立即下令尽快找到这两个人。刚开始打听到哈达被关押在班达奈拉岛,可是在那里搜索没有找到。最后还是在爪哇岛的苏卡步米将哈达给翻了出来。为了掩人耳目,日军特意在巴达维亚为哈达找了一座小房子藏匿起来,随后苏加诺也在苏门答腊被找到带到了爪哇岛。今村对两人礼遇有加,苏、哈于是答应和日本人合作,依靠日本实现印度尼西亚的独立。
  苏加诺提出,他们此举并不是向日军投降,他们只负责行政工作,不协助日本人进行战争。对此今村竟然给予默许。在之前荷兰总督的豪华别墅里,今村给苏加诺戴高帽子,“我知道,你不是对我唯命是从的那种人,所以我不准备给你发布什么命令,甚至也不告诉你该干什么。我所能保证的是,如果印度尼西亚人学习我们的语言,那么在我们的占领下,我能使他们生活得更加幸福。其它事情要由日本政府来做,但是我不能答应独立。”

  对于苏加诺提出的经费需求,今村慷慨地给予了十倍的资金,还调拨给他们20辆汽车,将行政权完全交给了印尼人。这可能是日占区中唯一的“仁政”。
  深受感动的苏、哈答应与日本人全力合作一起对付荷兰人。除了积极推广日语之外,苏加诺还建立了一个由十五名印度尼西亚人和五名日本人组成的委员会,倾听民间疾苦,处理一切政务。所有地区禁止使用荷兰语,而以日语和印度尼西亚语为官方语言。各大城市一切照旧,甚至连灯火管制也没有实行。今村认为明亮的灯火能够影响人心,因为当初本地人在迎接日军登陆时第一声呼喊就是“万岁,请点上煤油灯吧!”

  随之就出现了一系列批评的声音 。“今村在占领区实施的军政优柔寡断,缺乏威严,荷属东印度的日本部队完全不像是皇军。在此非常时期,让当地人自由自在实在太冒失了。”还有人说,“当地人跟今村简直就跟朋友一样”。对今村这种自由主义态度的批评一度传到了他的顶头上司、南方军司令官寺内大将那里。对此颇感棘手的寺内未加评论,而是把这些批评原封不动地发往东京。爪哇岛的情况立即引起了东条首相的不满。

  日军占领爪哇岛大约70天后,东京派出的特使到了巴达维亚。他们是陆军省军务局长武藤章和人事局长富永恭次。在见到今村之前,两人先微服私访了一些城市,感觉那里的气氛和已经改名为昭南特别市的新加坡以及菲律宾的马尼拉截然不同,大街上四处都是自由的市民,晚上的街道依然灯火辉煌,甚至还有白种人没有被投进监狱而在街上悠闲地散步,那些个占领军连一点皇军的“威严”都没有。好像这里不是战败国似的。

  随后两人见到了今村。对于上峰的疑问,今村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妥之处,同时还咄咄逼人地为自己的政策辩护。“我不过是执行了天皇的旨意而已,陛下决定的统治要领中,主要有确保战略物资、严守军法、稳定当地人心三条,这三条是绝对不能违背的。”今村继续说,“如果两位发现本人治理不当,请解除我的职务。”
  经过几轮唇枪舌剑,今村毫不让步。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最后他竟然说服了两位特使。返回东京之后,两人提交的调查报告竟然建议东条首相和杉山参谋总长让今村自由行事。更令两位特使惊讶的是,东条竟然采纳了建议,不再继续强迫今村改变之前的方针。这也让老酒颇感意外。
  可惜这样的“仁政”不过是昙花一现。随着日军在太平洋战场形势的日益严峻,瓜达尔卡纳尔岛和和新几内亚岛双线告急。为挽狂澜于既倒,1942年11月,大本营调从未尝过败绩的今村出任日第八方面军司令宫,指挥百武晴吉第十七军和安达二十三第十八军在瓜岛和新几内亚岛的作战。到巴达维亚接任今村职务的是他的妻妹夫——中国话叫一担挑——参谋本部次长田边盛武,荷属东印度所有政策随之改变。

  战后今村被澳大利亚法庭判处十年有期徒刑,而作为当年被他武装入侵的荷属东印度宗主国的荷兰法庭却判他无罪。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今村并非十恶不赦的人物。相反接任他职务的田边盛武则被判处绞刑。
  在印尼民族运动领袖苏加诺看来,赶走荷兰人的日本军队不仅是他的恩人,也是印度尼西亚的“解放者”。包括苏加诺在内的许多印尼人始终对日本人充满“敬意”,苏加诺晚年娶的第四任小媳妇就是日本人。
  正因为与大部分日本陆军将领的这些不同,在老酒日军杰出将领排行榜上,今村均以其迅速攻占荷属东印度的功绩和特殊的“仁政”荣登第八。
  最后提一点。对于自己乘坐的运输船被击沉一事,今村一直认为是美军“休斯顿”号重巡洋舰所为。战后,那些侥幸活命的日本军政要人写出了不少亲历文章。今村也是从海军人员互揭老底的回忆录中才得知,送他下海游泳的恰恰是自己人。
  (本节结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