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86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有什么不该问的?你是城里长大的吧?我跟你说,在你们城里孩子的眼里可能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但是在农村,哪个孩子不是如此?我还是比较好的,因为我是独生子,家里比较宠我,因为只有一个孩子,家里条件也稍微好一些,换那些家里孩子多的,就更加穷了,那就不仅仅只是在家里干一些家务这么简单了,六七岁开始就得跟着父母每天下地干活了。我呢,还算是比较幸福的那种了。”方志强说道,随后说着:“赶紧吃吧,等下都冷了。”

  “好,真好吃,我跟你说,我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了,这些比外面那些大酒店大饭店里面的东西好吃多了。”
  “这话我爱听,不过,你可千万别以为拍我马屁我以后就会天天给你做饭吃了,我告诉你,就这一顿,以后再也不可能了。记得,吃晚饭你刷碗,你不能好吃懒做。”
  “不洗。”
  “为什么?”
  “我不会。”
  “我第一次听说连洗碗都不会的。”
  “真不会。”

  “……”
  吃完饭之后,方志强乖乖地去洗完了,他倒是真的没想过要去让李潇潇洗碗,只是开个玩笑,最后李潇潇倒是说着她来洗,不过得让方志强教她,方志强直接把李潇潇给赶进了里面的卧室去了。他一个人在厨房里面收拾着碗筷洗着碗。而李潇潇在厨房里面陪了方志强一段之后,就直接回里面卧室睡午觉去了,说实话,这一上午都有些累。
  方志强一边洗着碗,眼角却湿润了起来,他想他的母亲,想到了还未为她尽孝就已经离开了的母亲,特别是李潇潇刚刚的问话,让方志强想到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想到了自己母亲对自己的宠爱,想起了过往的种种,心里的悲伤和思念难以抑制。
  洗完碗,方志强坐在了沙发上,这里就是他以后的家了,因为屋子总共也就一房一厅加一个小厨房和一个卫生间,里面的卧室显然是被李潇潇给霸占了,他也就只能住在这了,他对这个沙发并不陌生,曾经他在这个沙发上也是住了好几个月的。方志强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抽完,然后又点上一根,心情非常的低落,人,有时候就是怕忽然之间的触情生情,有些事情不去想不去触碰你可能以为他就淡了,就忘了,但是,真正的等你某次猝不及防地触碰了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他一直都埋在你的心里最深处,不曾减少一丝一毫。

  正抽着烟的方志强忽然就发现了摆在了沙发前面电视机后面的那把吉他,他已经许久不曾碰过这把吉他了。
  想了想,方志强走过去把吉他外面的沾上的灰尘吹了吹,然后打开开,用手抚摸着,弹了弹,试了试音。他已经很久没有触摸过这架吉他了,他还记得,这架吉他是他和聂倩确定男女朋友后的第二年,他生日那天聂倩用自己在外面做兼职凑的钱买来送给他的,他当时很感动,并且在心里发誓,这一辈子都不负聂倩,只是结果就是这么滑稽,他做到了不辜负聂倩,但是最后聂倩却背叛了他。从老家来上海的时候他几乎什么都没有带,唯有这架吉他他舍弃不下,因为这架吉他不仅仅只有关于聂倩的回忆,还有很多关于他自己的回忆。这把吉他代表着他的青春,也代表着他的回忆。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唱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当我老了,眼眉低垂,当你老了,眼眉低垂,灯昏黄不定。风吹过来,你的消息,这就是我心里的歌。当我老了,我真希望这首歌是唱给你的……”
  方志强用自己有些嘶哑的声音唱着,唱着唱着眼眶就湿润了,最后,眼泪抑制不住地往下流。因为,脑海里浮现的全是他母亲满头白发以及布满皱纹的脸。他想他的母亲,很想很想,但是,却再也见不到了。世界上最为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是子欲养而亲已不在了。父母辛辛苦苦地供他吃供他穿供他读书,终于等到他似乎是开始工作了,他母亲却已经走了。更重要的是,方志强自己也认为,自己母亲虽然是因病去世的,但是自己欠下的那笔滔天的账务却是让自己母亲病情恶化的加速剂,不怪他父亲怪他,这件事情在他内心深处,他自己也深深地自责痛苦着,所以在每次想到自己母亲的时候他才会这么的痛苦。

  唱完了之后,方志强静静地坐在那,看着这把吉他,看着吉他上面刻着的聂倩的两个字,方志强的情绪一下子从自己母亲那又回到了自己大学时的青葱岁月,以及那场有关于吉他上这个名字的女人的刻骨铭心的爱情。
  “想看你笑、想和你闹、想拥你入我怀抱、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不怕你哭、不怕你叫、因为你是我的骄傲、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一颗心早已经准备好、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
  听着这首回忆里的歌,方志强的眼眶似乎又再次湿润了起来。
  正在这时,方志强忽然感觉到身后有动静,一回头,正好看到了李潇潇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门站在门口伸出个脑袋在那看着,李潇潇意见方志强回头,连忙想躲,结果一下子就撞在了门框上。
  “唉哟。”李潇潇揉着脑袋。
  方志强此时眼眶还有泪水,连忙回头,擦了下眼泪,调整了一下情绪,不想被李潇潇看出来自己此刻的样子,随后回头怒视着李潇潇:“你干嘛?鬼鬼祟祟的,有病啊?”
  “我……我哪有鬼鬼祟祟,是你……是你在这里弹吉他把我给吵醒了的,我还没找你呢。”李潇潇有些脸红地说着,虽然说得是理直气壮,但是明显有些心虚,她的确是鬼鬼祟祟,不然干嘛会被吓得撞门框上呢。
  “我……”一句话把方志强的怒火给活生生地堵了回去,人家在睡觉,他在这弹吉他,的确是他不对。
  “你要上厕所就去上啊,站在那干嘛?准备拉身上啊?”方志强没好气地说着,然后开始把吉他收起来。
  “我突然又不想上了。强子,真的没发现,你不仅吉他弹得好,歌也唱的那么好听,我刚刚都听入迷了。”李潇潇走过来问着方志强。
  “哥的才能岂是你能发现的了的?我说姑娘,这孤男寡女的,同在一个屋檐下,我又是打了二十多年光棍的老男人了,你穿着这样子真的合适吗?你自己觉得无所谓你也得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吧?你这样子很容易让我上火的知道吗?”方志强正说着,回头一看李潇潇,只见李潇潇就穿着一件睡衣,还是那种就只有一件宽松的上衣,衣服下摆处刚好遮住屁股,一双洁白饱满的大长腿在方志强面前晃悠着,晃悠的方志强直接咽了好几口口水,真的有点欲罢不能的感觉。

  “啊……”李潇潇低头一看,看到自己这件睡衣,脸一红,一下子就转身往卧室里跑去了,然后再次把门给关上。
  她正在床上睡觉,女孩子嘛,睡觉的时候肯定就这么宽松怎么舒服怎么穿,就像男人百分之八十的睡觉的时候就都只穿一条丨内丨裤是一样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方志强的歌声,好奇的就打开门探出脑袋在那偷听,之后就被发现,她也就根本没发觉自己是穿成什么样了。现在被方志强这么一说,当真是羞得无地自容,跑进了屋子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