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62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家人喜极而泣,孩子的爷爷砰的一声给林煜下跪,直呼活菩萨。
  林煜连忙把老人家扶了起来,然后接过孩子,细细的看看情况,现在孩子已经清醒。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刚才在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哭过之后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看着林煜。
  林煜伸手在他的脉上搭了搭,得知他的身体状况各项正常,这才松了一口气。

  “医生,我家孩子现在怎么样?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孩子的父亲紧张的问。
  “问题不大,但是毕竟孩子大脑缺氧时间太久了,我建议到医院输些氧气。还有以后要小心了,孩子吃东西的时候要看着,不要让他把食物一口气就吞下去了。”林煜笑了笑说。
  “好,好我明白了,谢谢医生,这些钱您收下吧。”孩子的父亲是做小生意的,孩子出事的时候他拎着装钱的包就向医院跑,现在他把整个包都递给林煜。
  “不用这么多,这里是中医诊堂。”林煜只象征性的收了一百元钱,然后就催促孩子一家人去医院输氧气了。
  当孩子放声哭的那瞬间,李响只感觉到身子一抖,差点跪倒在地上。他不相信这个世上有起死回生的医术,但是林煜让他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奇迹。
  “小伙子,你是八诊堂的医生吗?”有人问。
  “是的,我偶尔在八诊堂坐诊。”林煜笑道。
  “啊,杨老什么时候找了这么厉害的一个小伙子过坐诊?以后我不舒服了一定来找你看。”
  “是啊是啊,以后就认准八诊堂了。”
  “这小伙子不错,不像有些人,只怕担责任。”
  “对,自己没本事,还在那里说风凉话,小林医生真的是神医啊。”
  杨开济也向林煜伸出林大拇指,他现在对林煜的医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林越煜是出色,医术越是高,他就越是担心。因为这么帅气这么优秀的年轻人他去哪里找去?万一被人挖了墙角怎么办?

  杨欣妍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刚才的一幕让她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直到今天她才意识到林煜的医术和他的年纪根本不成正比。她越来越觉得林煜身上的闪光点多了。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连锋打来电话,说请林煜到江南会所里去玩玩。并说今天晚上有大型的古玩会。
  上一次林煜一眼就看出一张名画,瞬间到手五百万,虽然对钱没有什么兴趣,但那种拣漏的乐趣却很爽,所以林煜就屁颠屁颠的跑去了。
  江南会所是不夜城,夜色中的它显得有些金碧辉煌。
  自从上一次治好夏清雪的病之后,这里所有人都把林煜的模样记下来了。一是因为他们的老板娘交待过,以后林煜可以任何时间出入江南会所任何地点。
  在着,根据那天夏清雪的助手说,林烛和他们的夏总单独进入了办公室的卧室中,好像呆了很久。
  于是乎,江南会所上至经理,下至保安看林煜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你想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个是未谙世事的纯情小帅哥,一个是寂寞难耐的美女老板娘,这干柴烈火之下接下来的事情还用说吗?
  虽然夏清雪很漂亮,很有女人味,能把任何男人的眼珠子给勾出来,但是她黑寡妇的名声不是白叫的。所有的男人都觉得吃不消这个女人,自从她接连三个男友都过世之后,她黑寡妇的名声渐渐的在圈子里响了起来。
  不过林煜倒是对这些无感,他也不知道江南会所里的保安、服务员、还有迎宾小姐看他的眼神有些不一样。
  他和连锋一起大摇大摆的径直走上了楼。
  今天晚上这里非常热闹,这里开展一个大型的古玩展览会,这一次没有专家来鉴宝。自由交易,至于你要是买到了赝品,那只能怪你眼光太差。
  连锋对古玩相当的感兴趣,但是他的眼光着实不怎么样。他炒股赚的钱也不少,但是大部分都用来被坑的,他买来的古玩,十次有九次都是赝品。
  “煜哥,你看那幅字画,感觉像是真品。”连锋对着一幅号称王羲之真迹的书画赞不绝口。
  林煜抬头看了看,只见这幅字写的确实有种入木三分的感觉,但是他感觉不到那种古扑的气息。尽管纸张什么都吻和古书画的风格,但林煜却觉得多半是后人仿写,然后用特殊方法处理过,以假乱真用的。

  林煜摇摇头道:“仿的。”
  “仿的?我看不像啊。”连锋不死心的盯着那幅画看了又看。
  “王羲之的书画你以为是路上的石头,一抓一大把啊。这字一看就是仿的。”林煜摇头。
  鉴于对林煜上一次表现的信赖,连锋不得不咬咬牙去看下一幅字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煜停在一幅字前不走了,这幅字是近代书法家书写的。收藏价值并不是很高,写这幅字的人也不算是出名,但是林煜明显的感觉到这幅字上有一种古香古色的气息迎面扑来。
  “这幅字是近代的书法家刘连之写的,虽然不错,但我感觉没什么意义收藏,他的字我都能写来。”连锋盯着这幅画看。
  “我感觉不错,不如买来下?”林煜突然道。
  “不是吧,这幅字的价格是一百八十万,不管是从考古价值还是收藏价值来说,都不值这个数的。”连锋吃了一惊,他认为林煜搞错了。
  “你不买?那我买了啊。”林煜微微一笑道。

  “买,我买。”连锋咬咬牙,走到卖主的跟前道:“这幅画是你的?”
  “是我的,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这位朋友感兴趣?”卖主是一个中年人,他见有人上前,马上精神一震。
  “便宜点吧,这幅字是近代的,你标的这个价也太狠了点吧。”连锋道。
  “这个确实不值这个数,以市场价来说,这位名字的字顶多只值六十万,但是这是我爸临终前留给我的,说至少要卖出市场价的三倍。”中年人道。

  “三倍?为什么?”连锋道。
  “我也不知道,我父亲说完这句话就去世了,他临终前所愿,我总不能违背了吧。”中年人笑道。
  “林煜,你看,真的值?”连锋问道。
  “我感觉值,你要不买的话我可就买了。”林煜微微一笑道。
  “买,我买。”连锋终于下定了决心。
  “哟,这不是连少嘛,怎么,又带了你这位土包子朋友来这种高档场所来长见识了,怎么,这一次相中了什么东西?”凌三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
  随着一阵并不算是很浓厚的脂粉气息传来,凌三带着几个狐朋友狗友走了过来。
  “赶紧买下来走吧,我不习惯男人身上有股子脂粉气,我感觉这样有些娘。”林煜皱了皱眉头道。
  “姓林的,你说话当心点,上一次我看在夏清雪的面子上不给你一般见识,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凌三的脸色一沉道。

  “娘就是娘,明明自己就是那幅德性,难道还怕人说?”连锋不屑的说,有一点他和林煜是共同的,就是看不习惯这种有些娘的男人。
  可偏偏这孙子不知好歹,硬要往自己这边靠。
  “连少,你又来这里撒钱了啊。”凌三并不生气,阴阳怪气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