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77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强子,祝你生日快乐。”李潇潇站了起来,端着酒杯对方志强说着。
  “你叫我强子?”方志强有些诧异。
  “怎么了?春哥和刘艳姐不是都叫你强子的吗?我不能叫啊?”李潇潇嘟着嘴道。
  “那凭什么你叫这怂包春哥,叫她刘艳姐,到了我就要叫我强子?”方志强心里很不平衡。
  “这不摆明了的吗,你又见过老婆叫老公叫哥哥的吗?那不就**了嘛,对不对。”毕罗春一边啃着大龙虾一边插过话说道。
  “你闭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东西。”方志强指着刘艳说着。
  “生日快乐,祝你天天开心,以后再也不要过得那么辛苦了,希望你能够忘掉以前所有的不快乐的事,从心底里每天都过的开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子只是表面上快乐。”李潇潇认真地对方志强说着。
  方志强愣了愣,他没有想到李潇潇会说的这么认真,说实话,他心里很感动。
  方志强仰头就喝了一口酒,说实话,八二年的拉菲喝在他的嘴里与以前喝的长城干红实在是没太多的区别,方志强放下酒杯,看着李潇潇说道:“其实,我今天很感动,真的很感动。从去年到今年,准备地说是从聂倩离开到现在,这是我人生当中最为黑暗也是最为穷困潦倒的日子,这些日子里,我没有一天是把觉睡踏实了的。我妈被我气死,我爸把我扫地出门,我辞掉体面的工作背着一个包来到上海,身上总共也就是一千块钱不到,没吃没喝,全靠老毕两口子接济我,不然我可能早就流落街头了。找不到工作,最后只能去找一份快递员的工作,每天起早摸黑,盯着接近四十度的烈日送快递,也顶着寒风送快递,说实话,我虽然是生长农村,长在农村,家里条件也好,但是却从来没受过这般苦,最苦其实不是身体,而是心,我只是一个快递员,在这个物欲横流以钱来衡量一切把人硬要分个三六九等的社会,我是最为下等的人,送快递的其实与扫大街掏大粪的在他们看来是同一类人,整天都被人看不起,送快递上门从来就没人允许我踏进门一步,跟我说话也永远都是趾高气昂的高人一等感觉,我这一辈子所受的气在我送快递的这些日子已经全部受够了,但是,我是为了生活。即使我这么努力工作,但是我身上依旧没钱,每个月按理来说赚的不多,但是也不算太少了,但是我大部分时候吃的都是方便面,从未给自己买过一件衣服,住的地下室,但是身上还是没钱,所有的钱都拿去还账,不说别人看不起我,我连我自己都快要看不起我了。自己爱了三四年也在一起三四年最爱的女人,一转眼,因为钱跟了别的男人,这个男人还是我曾经的敌人,回过头来她对我没有一丝的歉意反倒是一副瞧不起我的样子,我被无情的奚落。如果说人生是悲惨的话,我想我也算是到了一个极限了吧。但是,我很感谢,在我这最为悲惨的日子里,还有你们这些朋友不离不弃一直都在我身边。老毕和刘艳两口子,从未嫌弃过我,从未说过一句不好的话,我吃他们的喝他们的,他们依旧每天都是好吃好喝的招待我,虽然他们两自己的日子过得也并不充裕,其实有着就已经足够了,这一切我都记在心里。最感动的其实是李潇潇,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跟你成了朋友了,看的出来,我们两其实不是同一种人,虽然到现在为止,我对你知之甚少,你多少岁,哪里人,干什么工作的,我一概不知,但是我知道,你的经济条件应该是蛮不错的,有自己的房子,身上穿的衣服背的包也都不是便宜货,估计也是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吧,但是相处的这些日子以来,你从来没有看不起我,反而是在处处都在关心我,迁就我。我没钱的时候主动借钱给我,我没饭吃的时候主动请我吃饭,虽然每次我都是一副不领情的样子,但是其实我心里面都是非常的清楚你是对我好的。还有这次我过生日,说实话,我自己都忘了,我现在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赚钱,赶紧赚钱把帐还了哪还有什么心思来过生,但是这次我生日,潇潇特意给我订的蛋糕,这个酒店也是特意你特意给我定的,还提前找朋友借了卡,虽然说不要钱,但是这份人情是你的,请我们来这么地方吃饭,这顿饭是你请的,我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人,整天说的话没有一句着调的,但是我不是个不知道好歹的人,这一切,你们对我的号,我方志强其实都记在心里。如果,如果某一天,我方志强真的有机会出人头地了,我绝不会忘了你们。我也不太会说话,特别是这种肉麻的话,我就以这杯酒为敬,谢谢你们,我最好的朋友们,我干了。”方志强说完之后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给干了,把红酒喝的跟白酒啤酒一样爽快的人,估计也就只有方志强了。

  方志强说完,李潇潇眼里竟然是闪动着泪花,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几人在那喝着酒,说的差不多的时候,只见刘艳对毕罗春使了使眼色,毕罗春又回头对刘艳使了使眼色。
  “我说你们两口子这是在干啥呢?都老夫老妻,‘日’久生情了,还用得着当着我们两只单身狗面前眉目传情吗?”方志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呸,你才日久生情呢。”刘艳哪不知道方志强话里的意思,骂着方志强,随后一转脸,看着李潇潇说道;“潇潇姑娘。”
  “啊?刘艳姐,什么事?”
  “一准不是什么好事,我跟你说,以我对她的了解,每当她这么温柔地对你说话的时候一般都是有事要求你了,而且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潇潇,我奉劝你,最好是不要听,该上厕所的去上厕所,要接电话的去接电话,信我的,准没错。”方志强哈哈大笑着。
  “方志强,你刚刚是怎么说的?你来上海这么久,吃我的住我的,我天天伺候你,你就这么拆我的台啊?”刘艳怒了。
  “刘艳姐,别听他的,你说,什么事?”李潇潇拉过刘艳问着。
  “是这样的,潇潇啊,我听说哈,你这有房子,又有车,对不对?”刘艳结结巴巴地说着,看样子是挺难为情的。
  “不不不,你别听他瞎说,房子是……是我租的,车子是我朋友的,我真没钱,我绝不是他说的什么有钱人,我也就是个在公司上班的普通员工。”李潇潇一听这连忙说着,她生怕方志强他们认为她是有钱人,连忙解释着,而且还有些慌乱。
  李潇潇一说,硬生生地把刘艳接下来的话给憋了回去了,很是尴尬。
  “哈哈哈,看到没有,人家也不傻,估摸着你这就是要借钱,提前就把话给说死了。”方志强听完之后哈哈大笑。
  “方志强,谁要借钱了,你……你……借我的钱还给我,还我。”刘艳看着方志强大笑的样子,恼羞成怒了。
  “什么钱啊?我什么时候借你钱了?有欠条吗?没欠条我可不认账。”

  “方志强……”
  “那个……刘艳姐,你……是向我借钱啊?你说,你要借多少?我等下去银行去取。”李潇潇这是才反应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