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7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要连续两次“论道灭神”问鼎,就有资格参悟这种能成就人仙的无上武学。
  十八年前,陆野狐曾经问鼎过一次。
  两年后,他还想问鼎第二次。
  魏文长,陈青帝,都将是他的对手。

  魏文长叹声道:“陆兄,十八年前,我确实有问鼎天下至高的雄心壮志,当年紫禁城一战,要不是我妻子突然出事,你也不一定赢得了我,不过现在——自我妻子死后,我就不再跟人动武了。两年后的论道灭神,我不会参加。”
  “当真?”陆野狐道。
  魏文长点点头,“所以陆兄你来找我下棋,我很欢迎。若是试探,还是不必了。现在你跟我动手,等同于让陈青帝白捡一个大便宜。单论境界,陈青帝不一定在你之上,但他毕竟比你年轻十多岁,拳怕少壮的道理,陆兄不会不懂吧。”
  “魏兄我把话说到这种程度,我陆野狐我话可说。”
  陆野狐接着问道,“其实还有一件小事,听说我那逆子杀了魏兄的儿子,不知道此事魏兄想如何处理?”
  魏文长沉吟片刻,淡声说道:“我魏文长做事,讲究一个道理。这件事情,长青占着道理,小北有取死之道。不过生为人父,杀子之仇也不能就这么算了,不过我现在跟长青动手,就是欺负晚辈了。修行到了我们这等境界,都信一个天命,所以我会给长青这孩子留一线生机,就看他能不能把握住了。”
  陆野狐眯起了眼睛,不再言语,又是放了枚棋子在棋盘上。
  夕阳恬淡,蝉声聒噪。
  从某个角度看过去,陆野狐眯眼模样,跟陆羽起码有九分相似。
  出事了。
  出事的是高长恭。

  人屠高长恭,绝对是陆羽见过最厉害的人之一。
  叶青竹都不定打得过这位一把杀-猪-刀走天下的兰陵王。
  他怎么可能出事?
  还是被人直接打得半死!
  一直到赶到手术室前,陆羽都不怎么相信,直到赶到手术室外,看到唐萌萌和王玄策焦急得样子,陆羽才确信这事儿是真的。
  “七郎,我还在睡午觉,吕奉先就一直在推我的门,我跟着它出去,就看到长恭哥哥躺在别墅外的树林里,已经人事不省了,身上插了足足五支羽箭,连忙叫得救护车,还通知了王师哥。”
  见陆羽来,唐萌萌慌慌张张的跟陆羽解释事情原委。

  “箭矢?对面用的是弓箭?”陆羽眉头皱的愈发严重。
  “阿瞒,到底是什么人物,连长恭都不是对手?”王玄策问,素来处变不惊有大将风度的王师兄脸上也有些慌张。
  陆羽现在身边就两员大将。
  纳兰元述被捅了七刀,现在都还没有苏醒。
  好在还有高长恭,陆羽这边最强之人。
  东南一带的江湖高手不多,高长恭不说是最强的,但绝对是最强的之一,即便是号称东南第一人的江东之虎孙病虎,也不可能把高长恭伤到这个样子吧。
  他是实在揣测不出这事儿到底是何方神圣干的。
  还有就是,在这个节骨眼,高长恭伤了,那明天的赌拳怎么办?
  打三局,总不能还没开始打就先输一局吧。
  而且没了高长恭,谁能扛得住孙病虎?
  这场赌拳,牵扯太大了,陆羽输不起,输了就是一无所有,甚至连命都能丢掉。

  也难怪王玄策都惊慌失措到了这步境地。
  “这个江湖,用弓箭的高手不多,能伤到长恭的就更少了,我还真猜不到。”陆羽摇摇头。
  “不用猜了。是我干的。”
  正在此时,走廊尽头,响起了一阵匀称的脚步声。
  一个身材颀长、带着黑框眼镜留着板寸的青年缓步走来。
  青年缓步走来,步伐缓慢,富有节奏。

  看着此人,陆羽瞳孔一缩,跨前两步,挡在了这个青年面前。
  “是你干的?”
  等到青年走到约莫五米处,陆羽冷声问道:“你是谁?”
  他身体绷紧,每个肌肉纤维都在微微颤抖,体内先天内劲经由四象帝脉疯狂运转。
  内心可以做到玲珑剔透、不动如山,但身体本能还是忍不住感到恐惧。
  连高长恭都不是这家伙对手,他又怎可能是?
  这个青年,指不定是跟陈皇妃一个境界的武道亚圣。

  “长青,不用紧张。我对你没有敌意。”李夸父淡声道。
  “你认识我?”陆羽皱着眉头,“你到底是谁?”
  “李夸父。”
  听到这三个字,陆羽目光一冷,如临大敌。
  他的父亲陆野狐有三个义子。
  都是在他出生之前就收下的,只是陆野狐没有带任何一个义子回过陆族,所以陆羽并没有见过这三个他名义上的义兄。
  但每一个,都是人中龙凤。

  李夸父,恰好是其中之一。
  “你二师兄李凤年是我哥哥,你父亲陆野狐是我义父。只不过这几年,我一直在北方蛮荒之地修炼武道,所以长青你没有见过我也很正常。”李夸父解释道。
  “陆野狐那老犊子派你来的?”陆羽反问。
  李夸父微微皱眉:“长青,你跟义父之间矛盾再怎么大,他老人家毕竟是你的父亲,哪有叫自己父亲是老犊子的道理?”
  “李夸父,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一些,我们老陆家的事你也有资格管?”陆羽淡声道。
  “我当然没有资格,只是长青,现在的你,毕竟不是我的对手,你对我这么没有礼貌,似乎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李夸父冷声道。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么?李夸父,收起你那一套假仁假义,小爷不吃这个。”陆羽冷眼看着李夸父,“有的人喜欢站着死,有的人习惯跪着活。我承认我现在是打不过你,你要杀我我肯定活不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会怕你。”
  “这——”
  李夸父眼神一冷,“长青,杀你倒是不至于,不过你真的是太没有礼貌了。我这个当哥哥,就帮义父教训你一顿。”
  “滚-你-妈-的!”
  李夸父还未动手,陆羽拔出白子切就一刀劈了过去。
  这家伙,简直跟陆野狐一个尿性,什么时候都是那种颐指气使的样子,似乎你不舔跪他就是犯了逆天大错,他杀了你你还必须跟他道谢。
  陆羽最烦的就是这种人,最不鸟的就是这一套。
  这就是所谓的道不同不相与谋、话不投机半句都多。

  李夸父微微错身,双手合十,接住了陆羽这一刀,手指微微颤抖,好似一朵佛莲在他指尖绽放。
  陆羽顿觉浑身酥麻,脚跟发软,就要站立不住,全凭一口气撑着。
  “就你也配用刀?”李夸父眼神不屑,“义父平生有三绝,二十岁之前用弓,称雄京畿一带,三十岁之前用刀,砍遍北地无敌手,三十岁之后就不再拘泥于兵器,一双铁掌横行天下,所向披靡。听义父说你小时候对掌法没有兴趣,就喜欢刀和弓,不过义父的刀法,传到你手上,怎么变得跟娘们儿似得?白子切是陆家的第一名刀,留在你手上,简直就是宝刀蒙尘。还是让我先帮你保管着吧。”
  李夸父冷眼看着陆羽,陆羽紧紧握着白子切刀柄,身体如受电击,每撑一秒,似都遭受着无间炼狱之苦。
  “弃刀。”李夸父冷喝道。
  “弃-你-妈-逼!”
  陆羽咬着牙,脸皮充血,双眸血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