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7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是来搭手的。”高长恭思忖片刻,接着说道:“不好意思,我现在不能跟你动手,两天后,我还要跟孙病虎一战,你要是能等,我们可以约在一个月后。”

  江湖上,高手找上门来挑战,不是什么稀奇事情。
  现代社会,以前民国时候都还无比鼎盛的江湖早就隐藏在了暗处,但这并不意味着江湖就不存在。
  隐在暗处的武者们,要么做闲云野鹤抛光隐晦。
  要么投靠国家做“朝廷鹰犬”、潜伏在各大军区,护卫国家安全。

  要么就是投靠了各大世家,以换取习武所需的庞大资源。
  江湖一直存在。
  这些人组成了江湖,一直秉持着传承数千年的江湖规矩在办事。
  像李夸父来找高长恭搭手,高长恭就不可能拒绝,即便两人先前素不相识,也只能奋力一战。
  这是江湖的规矩。
  也是武者的骄傲和荣耀。
  “我不能等。”李夸父摇摇头。

  高长恭皱起眉头。
  此人来的目的,似乎不是搭手那么简单。
  “不好意思,有人不希望你出现在两天后的擂台上,所以我是来废了你的。”
  李夸父淡声解释:“而且对于你人屠来说,挑战高手才是你的目的,跟谁打其实并不重要,我可以跟你保证,我比孙病虎能打。”
  “那就希望你真有那么能打。”
  高长恭冷冷一笑,踏前一步,身后尘土飞扬,接着就是第二步、第三步。
  身体倏地启动,长衫后摆猎猎作响,化作一道残影,然后就是刀弧一闪,刀光如雪,将李夸父整个人都笼罩在里面。
  今日阳光很好。

  江海雨水多,但太阳天也多,雨后初晴的天,一望无垠的蔚蓝。
  佘山高尔夫球场。
  陆羽正在陪一个中年人打球,这场球已经打了足足一个小时,中年人不发一言,他也没有主动说话。
  气氛无比尴尬。
  中年人叫江怀山,如果时长关注国防部新闻的话,对于这个名字就不会觉得太陌生,是国防部最年轻的一个厅长,明年就有可能成为副部长,再过十年,或许就是共和国的国防部部长。
  单论官位,此人正厅级差了李景略两个身位,但论前景,其实不比李景略差多少。
  至于为什么江怀山会找陆羽来这里打球,且氛围还如此尴尬,两人谁也不愿意先开口打破僵局,那就要从某位大小姐为了跟赵长生退婚,撒的一个弥天大谎开始说起了——
  江怀山,江依依的父亲。
  江海大门阀江家中生代最有力量和权势的一个人。
  江怀山或许是不想先开口,陆羽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种沉默一直保持着,两人你一杆我一杆,打个高尔夫,都打出了金戈铁马的意味。
  江怀山气势很足。
  名门世家的底蕴,久居高位酝酿出来的气度,这一切都让陆羽这个小年轻在他面前显得没有什么气场。
  但这并不意味着,比打高尔夫,江怀山就能打得过陆羽。
  陆羽没有留手。
  这一个小时,两人打了十八把,战绩是十八比零。

  且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再打十八把,江怀山也不能扳回哪怕一局。
  “年轻人,你义父有没有教过你,要学会尊重一下长辈?”
  连输十八把后,江怀山养气功夫再好也打不下了,杵着高尔夫球杆,冷眼看着陆羽。
  “可是依依告诉我,千万不要留手,要不江叔叔您会觉得我对您不够尊重。”陆羽淡笑道。
  又是沉默了一阵。
  江怀山语气冷峻,继续说道:“搞大了我女儿的肚子,还敢于堂堂正正站在我的面前,脸上没有丝毫羞愧之意,只有三种可能,一,你是一个愚蠢到了极点,根本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家伙,二,你是对自己很有信心,试图用此事要获取什么利益的无耻之徒,然而……这是更大的愚蠢。”
  陆羽身形挺直,平静地注视着江怀山那张冷峻的面容,心里却开始渐渐紧张。
  “李景略看中的人,应该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
  江怀山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敢这样站在我的面前,只能是第三种情况。”
  陆羽不知如何接话,只好沉默地站着,老老实实地站在这位国防部大佬面前。
  江怀山忽然叹了一口气,眯着眼睛,缓声说道:“自己的女儿,自己终究是管教不好。你跟依依,其实根本就没有发生关系吧。她怀孕是假的,想跟赵长生退婚倒是真的。”
  陆羽怔怔地看着江怀山那张似乎瞬间就苍老了许多的脸,不知如何言语。
  “江叔叔既然早就猜道真相,又何苦约我?”
  陆羽表情古怪,有些哭笑不得。
  又是一阵古怪沉默。
  江怀山指了指方向,两人到了球场旁一个凉椅休息。
  陆羽从背包里面掏出两瓶水,扭开了一瓶,递给了江怀山。
  江怀山接过,抿了一口,继续说道:“长青,等你到我这种年纪就会明白了,男人再怎么身居高位,有了孩子之后,回到家中,首先还是一个父亲。”
  江怀山叹了口气,拍了拍陆羽肩膀,掏出一包大熊猫,问道:“抽烟么?”
  陆羽点点头。
  江怀山给了陆羽一支,自己叼上一支,陆羽连忙掏出打火机给他点燃。
  江怀山吐了个烟圈,继续说道:“跟赵家的这门亲事,是在十年前定下的,那时候我的仕途到了一个瓶颈阶段,如果不借助一些外力,可能这辈子也就这样的,我不甘心,所以牺牲了自己女儿的幸福。这十年来,我心里一直都心存愧疚。依依不喜欢赵长生,其实我也不喜欢,但世家有世家的规矩,亲事定下来了,我们江家就不可能单方面毁约。背信弃义这四个字大家都在做,但不能摆到明面上来。”

  “我可以理解。”陆羽点点头。
  “依依这件事情做得很冒险,但我没有揭穿,而是配合她演了这出戏。”江怀山接着说,盯着陆羽的眼睛。
  陆羽想了想,淡声道:“江叔叔,也就是说,您是需要一个人站出来,帮你们江家背这口锅,既能让依依跟赵长生退婚,又不至于被人指责背信弃义么。”
  “长青,所以说跟聪明人谈话是最不费劲的。那这口锅,你愿意背下去么?”江怀山问。

  “江叔叔,讲道理的话,我已经在背了,且已经背了有一段时间。”陆羽苦笑。
  妈拉个巴子,搞半天,他是被这对腹黑的父女给算计了。
  “觉得委屈?”江怀山问。
  陆羽没说话,一口一口抽着烟。
  江怀山继续道:“你可以放心,这口锅虽然有些重,但我江怀山不会让你白背。年轻人,目光放长远一点嘛,以后总会给你带来一些利益。”
  陆羽点点头。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依依开了车,在外面等你,你要去哪里,可以叫她送。”
  江怀山拍了拍陆羽肩膀,转身就走,旁边立马有两个一看就是军人的保镖赶上前,一个帮他打伞,一个帮他拎包,还真是派头十足。
  “妈拉个巴子,果然这些个世家没一个好东西,套路太深了。”陆羽暗自骂了一口。
  被人当枪使的滋味肯定谈不上好受。
  不过为了大局,他还能跟江怀山火了不成?也只得先忍了。
  讲道理嘛,哪个爷爷不是先从孙子做起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