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72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三个亿,不过是这场豪赌的一个添头罢了。
  真正的赌注,摆在台面下的。
  一条命。
  陆羽赢了,这条命赵长生出。
  陆羽若是输了,那自然会被打死在擂台上,一切休提。

  两个正部级大员的官道气运。
  李景略和赵岱宗的。
  此事很快就在江海上流圈子传开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且赵家本来的意思,就是要把这场赌拳炒起来,能炒多大炒多大,然后操纵外围赌局,才能把赵家这么些年许多来路不明的资金给洗干净。
  利用打拳来洗钱,这在上流圈子,一直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这次赌拳,摆在明面上的部分,还是仅仅属于江湖,而跟朝堂没有关系,再加上地点选在了公海,倒不至于真闹到惊动国家层面。

  距离拳赛开始前两天,赵长生在赵家最私密的一处老宅,接待了一个神秘来客。
  神秘来客是个中年男人,身材高大,气度不凡,行走之间,龙行虎步,霸气无匹。
  这样的人物,要是在古代,那就是天生的帝王之姿、真龙风骨。
  神秘来客后面还跟着一个青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跟中年人比起来,斯文秀气不少,但若是仔细观察,就能够发现,青年的斯文背后,藏着一股子极为渗人的冷冽和清绝。
  “陆伯伯,长生有礼了。”赵长生见到中年人,连忙起身,丝毫不敢怠慢失礼。

  拍了拍手,又下人端上了三杯茶,赵长生毕恭毕敬给中年人上了一杯,然后自己用了一杯,至于第三杯,显然是给青年准备的,只是他没有亲手奉上。
  贵族圈子,最讲究礼数和规矩。
  陆姓中年人有资格让他赵长生尊重,但这个青年还没有。
  “长生,你父亲于我有故。你也算我半个侄子,这些繁文缛节就不用在乎了。”
  陆姓中年人喝了口茶,淡声道:“你给我的资料,可是真的?那个逆子,真的没死,现在江海兴风作浪?”
  “野狐伯伯,千真万确,我又怎敢骗您?”赵长生连忙说道。
  “有点意思了。”
  中年人姓陆,名野狐,京城陆族的家主。
  陈青帝之前,一双铁掌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人物。
  至于陆野狐和陈青帝到底谁厉害,因为两人并没有动过手,天下无人能判断,只是陈青帝最近十年锋芒无匹,而陆野狐已经抛光隐晦十余载,说起天下第一人,当然是陈青帝更契合一些。
  “义父,要不要我帮您解决这件烦心事?”陆野狐背后的青年淡声道。

  “夸父,你打算怎么解决?”陆野狐淡声道,清清淡淡瞥了青年一眼。
  他叫李夸父。
  这个名字在江湖上没有任何名气。
  但他哥哥虽然已经死了三年,传说却一直留在这个江湖上。

  他的哥哥,叫李凤年。
  李夸父被陆野狐看了一眼,顿时如履薄冰,淡声道:“义父,我去跟长青弟弟聊一聊,或许三年前的事情,只是一场误会。”
  “是误会又怎么样,不是误会又怎么样?”陆野狐摇了摇头,“这狼崽子是我老陆家的种,我老陆家种是什么性格我还不清楚?你要是能劝得动他,那他就不是陆长青了。”
  “那义父……您的意思是——”李夸父欲言又止。
  “三年前我没杀他,三年后自然也不会亲自动手要他的命。至少在他大圣至诚、金刚不坏之前,我不会把他看成我的对手。”
  陆野狐摆了摆手,“这么着吧,长生,当年我欠你父亲一份情,我现在就把他还给你们赵家,以后跟你们赵家就再无瓜葛,这也是我不想见你父亲的原因。”
  “谢谢陆伯伯。”赵长生连忙低头抱拳。
  “夸父,我压了你十年,不让你动手,现在允许你出一次手,叶青竹还是人屠高长恭,你自己挑一个吧。”陆野狐说道。
  李夸父点了点头。
  “陆伯伯,这……”赵长生显然对陆野狐只答应解决这两人其中一个有些不满。
  说白了,他不把陆羽放在眼里,但叶青竹和高长恭,他还是比较忌惮的。
  “我不是再跟你讲条件。”陆野狐放下茶杯,起身就走。
  李夸父没走,看着赵长生,冷笑道:“赵长生,孙文豹实力有限,但孙病虎还是有些门道的,战胜叶青竹有七成把握,打赢高长恭也有六成。至于你请的那个日本人,更不值一提,不过对于那头狼崽子来说,也是一道天鉴了。”
  “义父跟长青,虽然没有什么父子感情,但毕竟是他的生父。所以我义父不会把这件事情做绝,而是会给长青留一条九死一生的小路。长青走不过去,自然就是他死。长青走过去,自然就是你们赵家人死,那只能说你们赵家人自己手腕太差了些,死了也是白死。”
  “好的,我明白了。”赵长生点点头。
  门外。
  李夸父赶上陆野狐,叫道:“义父……”
  “夸父,你是不是很疑惑我既然不想认那头狼崽子,还要给他留一条生路?”陆野狐问道。
  李夸父点点头。
  陆野狐淡声道:“我们老陆家的人,骨子里,其实都有点变态。当年陆神通那老匹夫跟我说两个陆野狐也比不上一个陆长青。”
  李夸父震惊道:“义父,这怎么可能……两个您的话,陈青帝和纳兰九王爷加起来,您都能一口吞掉了!”
  陆野狐讥笑道:“说不定老匹夫以为他这孙子会成为中国第一号大枭?那我就再给他这狼崽子一个机会,看他如何比得了两个陆野狐。”
  大概一个小时后。
  高长恭正在坐关,为两日后跟孙病虎一战做最后准备。
  突然,心有所动,高长恭睁开了眼睛,出了房间,走出别墅。

  别墅外的小树林,一个背跨长弓的青年站在那里,光与影的交界处。
  简简单单站立着,身上却自有一种所向无敌的武者气概,天地万物,丝毫不能掩盖他的存在,而只能成为衬托。
  “还未请教?”
  高长恭抿着猩红嘴唇,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背着长弓的青年。
  是个高手,高到什么程度?
  高长恭无法判断。
  此人似乎修习了什么敛气法门,高长恭看不透他的修为,但想必不会在他之下。
  身体不会说谎。

  在这个带着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青年面前,他的身体在发抖,一半是兴奋,还有一半,竟然是恐惧。
  久违的恐惧。
  如十八岁那年,他去挑战陈青帝时候身体的反应。
  虽然没有那么强烈,但他确实是感觉到了……恐惧。
  这个江湖用弓的高手很少,高长恭知道的,就陆羽一个。

  此人的弓,没有陆羽牛角弓那么大,看起来更加精巧,上面刻着繁复纹路,在阳光辉映下,泛着一种诡异的血色光芒。
  “我叫李夸父。你就是人屠高长恭?”青年冷声道。
  高长恭点点头。
  “听说你是个高手,一把杀-猪-刀、七十二路破空刀法,砍遍山西没有对手,特来请教。”李夸父淡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