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6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月初的时候,您到任了,传言才暂时消停了几天,我心中又燃起了新的希望,希望能保住位置。可自从近两周,这种传言又起了,说新局长也看我不顺眼,否则局、所之间近在咫尺,为什么调查时专门漏下许源镇派出所?对于这个职务附加的小权利,我倒真的不是很留恋,但我觉得失去这个施展报复的平台才是最痛心的。而且我还知道,一旦被免去这个所长,那我想要再起来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已经是奔四十的人了。

  正是基于这些原因,我近一段时间也是患得患失。虽然您来的时间不长,但通过看您主导的几件事,我认为您是一位务实的领导,是来干实事的,我从心里尊敬您。我觉得您不会无缘无故就拿掉我的,我自认为也是干事的人,但却没有充足理由否定这些传言。于是,我尽力做好每一天,珍惜这可能时日不多的机会。
  已经好长时间没有领导理我了,可这两天电话却又忙了起来,有的领导更是直接到所里指导工作。我知道这不是我被重视了,而是因为被打者乔丰年的身份重要。但我仍然干劲十足,我要珍惜现在干事的机会,否则案子如果破不了,我就得去当替罪羊了。于是,我不分白天黑夜都一直盯着这事,同时派丨警丨察在重症监护室门外值守,防止再有意外发生。连着两夜几乎没合眼,我实在有些撑不住了,这才躺下,准备稍微休息一下,正好您的电话来了。这就是我要说的。”

  听完对方的讲述,楚天齐笑了,是故意冷笑。他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才缓缓的说:“仇志慷,我发现你这口才和思维实在了得,这么一会儿时间就把整个过程编的滴水不漏,简直像真的一样。我怎么都听不出一点歉意,反而感觉像是喊冤报屈。你也很会说话,顺便还给我戴了高帽,说我务实,还说从心里尊敬我。可是,事实胜于雄辩。我问你,乔丰年被打一事,已经发生了五十多个小时,你为什么不向我报告?你刚才还说乔丰年身份重要,甚至有领导直接到所里指导,那为什么不向局一把手汇报?你也知道,局、所近在咫尺,那么非得局领导去拜访你吗?我记得,好像全体干警大会你也没有参加吧?”

  仇志慷马上道:“局长,不敢,不敢。其实您刚到任没几天,我就想拜访您,按说这也是人之常情。可我又担心引起您的误会,让您认为我是一个投机者,认为我在利用您初来乍到、不甚熟悉情况的时间点,在捞取利益。尤其怕给您带来麻烦,毕竟我身上的标签是“赵长生”,而赵局长又被冠以那样的死因。全体干警大会我参加了,但晚宴没有去,我担心有我在场,破坏了整个气氛。
  局长,不是我不向您汇报。当时接警后,我第一时间派人出警,并迅速了解案发时的一些细节。当我知道伤者的身份和伤势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向局长您汇报。刚拿起手机,准备给您打电话,曲副局长来了,我只好先放下手机。他是来督促此事的,要我详细汇报案情。我根据当时掌握的情况,向他做了汇报,并回答了一些问题。
  听完我的汇报,曲副局长做了指示,还让刑警队配合我的工作。他特别指出,由他向您汇报,要我全力以赴破案。他走后,还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问我案子进展情况,说您也特别关注此事。昨天晚上,他又到了所里,我把当时刚刚打印好的案情说明给了他,其中有一份就是给您的。他说他会第一时间把报告给您,还说您对现在的破案进展非常不满意。”
  听对方的语气,他准备向自己汇报,但被曲刚中途截胡了。这种事一问便知,仇志慷不至于撒这种低级谎,看来是曲刚没向自己汇报。那么曲刚为什么会这么做?是眼里没有自己这个局长,还是另有其它说法呢?
  可能是看出楚天齐的神色变化,仇志慷试探的问:“局长,您没见到报告?不知道案情进展?”
  楚天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你刚才说,你一直担心对我不利,才没有来主动汇报工作。那你今天怎么又来了?而且还是深更半夜,还表现的很着急,你这说的和做的可是前后矛盾呀。”
  “局长,今天您给我打电话,我知道肯定有事,这是我必须要来的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我和我媳妇都冒犯了您,我必须来道歉、认错,同时向您解释这事出有因。第三个原因,是我忽然意识到,如果今天不来见您,恐怕就错过了一次与您接触的重要机会,也许这机会以后永远也不会有了。”说到这里,仇志慷长嘘了一口气,“还得感谢这误会,否则我是下不了这个决心的。”
  这倒好,对方说是来解释,到头来反而成了这小子吐苦水的机会,也许有些话他也正是想籍此表达出来吧。楚天齐拿起香烟,扔给了对方一支,语气也缓和了一些:“你把案子最新情况汇报一下。”
  接住香烟,仇志慷先是一楞,转而心中一喜,精神为之大振,汇报起来:“从案发到现在,已经是五十二个小时,伤者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仇志慷走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可楚天齐却了无睡意,躺在床*上想着事情。
  通过仇志慷的讲述,楚天齐对乔丰年被打一案,又有了更多、更深入的了解。他知道看似现在没人找自己,可是一旦案子拖下去,那找自己的人就会很多了。
  曲刚肯定知道知道案子的重要,可他却没有向自己汇报,无论是什么原因,都说明曲刚对自己不够重视。那为什么张伯祥也没说,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不过近一段好像来的少了。
  星期一,刚上班,赵伯祥就来了。

  楚天齐心中暗道:真是稀客。他之所以有这种想法,并不代表赵伯祥来的太少,而是对比太明显。三月份的时候,基本上平均两天就来一次,有时候更是一天好几次。可是自从四月五日到现在,已经是半个多月了,赵伯祥连门边都没登。
  看到赵伯祥,楚天齐脑中闪过一句话:无事不登三宝殿。尽管心里有想法,但楚天齐还是热情的欠了欠身,说道:“政委坐,可有些日子了。”
  赵伯祥“哈哈”一笑,坐到了椅子上:“局长,是呀,有些日子了。以前我经常到你这汇报工作,都引起了一些人说三道四,他们说我和你穿一条裤子,联手打击老同志。我倒不怕这些闲言碎语,只要干工作、做实事,总会受到一些小人攻击的。虽然不在乎这些人恶意攻击,但为了班子团结,我就做出一些牺牲、让步,减少了一些来你这儿的汇报次数。
  可有的人并不领情,不理解我的良苦用心,那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以后还是要勤来汇报。反正我已经做的够无仁至义尽,他们硬是要和你对抗,硬是要和我们这些做工作的人较劲,那就是他们的事了。这两周是没来你办公室,不过我都替你留着心,好多事情都盯着呢,今天就整体来汇报一下。”
  日期:2017-03-19 0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