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6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忽然楚天齐想到了一件事,不能再让他这么说下去了。一旦让别人看到他一直站在办公室门口,会怎么想?尤其他嘴里还老是念叨他老婆,又会让别人怎么说?想到这里,楚天齐走到门口,拧开暗锁,猛的拉开屋门。
  可能是仇志慷说话太专注,没防住门会突然打开,也可能是楚天齐用力太猛。门打开的一霎那,仇志慷“啊”了一声,噎住了后面的话。
  “深更半夜的,少在门口叨叨,回去。”楚天齐冷声道。
  仇志慷经过短暂的惊愕,马上赔笑道:“局长,我一会儿就回去,您听我把我说完,这是误会,纯粹的误会。”
  楚天齐守在门口,没有让开:“没有误会,你打扰我休息了。”

  仇志慷语气沉重,可怜巴巴的说:“局长,我知道您在气头上,可我真要解释,我老婆那败家娘们……”
  一听又要说他老婆,楚天齐只得让开门口,返身向办公桌走去。当然,楚天齐也不可能总堵在门口,本来就是希望对方来解释的。
  仇志慷马上跟了进来,关上屋门,走到了桌子前。
  此时,楚天齐已经坐到椅子上,面沉似水,看腮帮上鼓起的痕迹,像是在紧紧*咬着牙。
  站在离办公桌还有一尺左右的距离,仇志慷就像犯错误的小学生一样,低垂着头。他等了一小会儿,见局长没有发声,又继续说了起来:“局长,我还是从头向您解释一下。您打的我家电话,是市里的号码,我老婆在市里住。他已经回去住好几个月了,我俩这一段时间经常吵,自从春节上班后,我就没有回去。上周刚又大吵了一次,到现在也没有过话。
  一通话就吵架,近两个月我根本就没和她再说单位的事,他也根本不知道局长姓甚名谁。您今天往家里打电话,她又以为是我朋友,以前我就让朋友以找我为由,探听过她的态度。所以,她才说了那种不好听的话,事后她怕是真有事找我,这才给我打过来电话,就是有姓楚的人找我。
  我前两夜几乎没睡觉,今天也准备睡一会儿就起来。我接到您电话的时候,刚刚躺下不久,正眯眯乎乎,加上电话机上电池没电,看不到来电显示,而且那个破电话变音厉害。所以,一开始不知道是您,我还以为是我的某个朋友,他们也知道我和老婆闹矛盾,经常打电话奚落我。局长,这完全就是误会,是我的过错,后来当我听出您声音的时候,您已经挂了。”
  “好大的胆子。”楚天齐“啪”的一掌拍在桌上,“仇志慷,你故意骂我不算,现在又深更半夜编假话骗我,太过分了。你老婆不知道我,你也不知道?手机没电,电话也没来电显示,破电话还变音,这巧合也太多了吧?不要以为别人都那么傻。你回吧,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了。”
  仇志慷几乎都快哭了:“局长,天地良心,我绝对没有撒谎。今天白天我的手机来电就几乎没断过,我又老是出去,没来的及充电,确实是没电了。那几件巧事也正好赶上。”
  “是吗?你好像说了一个‘王’字,到底要骂我什么呢?”说着,楚天齐眼眯起了眼睛,但眼神中分明有着厉色。

  仇志慷一激灵:“局长,王?没有啊,我……对了,我那是忽然想到是您,要说‘望局长海涵’,刚说了一个字,您就挂了。局长,就是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得罪您,更别说骂您了。”
  “仇志慷,我真佩服你呀,说假话的本事这么厉害,太会自圆其说了。还假惺惺的说你不敢得罪我,你这是讽刺我不讲理,还是欺负我弱智呢?我没时间听你说鬼话,你回吧,我要休息。”楚天齐再次下了逐客令。
  “局长,局长,您听我说。”仇志慷向前走了一步,带着哭腔道,“我真不是这些意思,是真的误会了。如果我要是瞎说骗您的话,现在就让雷劈了我。”
  “啪”,一个声音响起。
  仇志慷在刚才发誓的时候,心里其实在暗念着“不做数,不做数”。虽然他刚说的话基本都是实情,但是把“王八蛋”说成“望局长海涵”,却是撒了谎的。正这时,听到这个声响,他的第一反应是“应验了”,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当他看到是对方又拍了桌子时,才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楚天齐并不是拍桌子有瘾,今天第一次拍桌子,是为了给对方造成压力,是一种气势,是他故意的。刚才拍桌子,是他听到对方发誓,感觉不妥,又不愿说话劝解对方,才用拍桌子进行阻止。
  看到局长面沉似水,仇志慷把心一横,说道:“局长,请您再给一点儿时间听我解释,如果您还不相信的话,我……我也就认了。谁让我大脑发昏,没听出您的声音呢。”

  见对方没有说话,仇志慷继续道:“说到大脑发昏,主要是我的原因,不过也与一些事情有关。这些事搅的我心神不宁,平时也偶尔犯迷糊,这种状况已经好几个月了。去年十一月底,杜局长死了,而且关于他死亡的说法有好多种,有的说法还很难听。我是他在任时提拔的,人们认为他死的不光彩,对我也是另眼看待,甚至有人还半开玩笑的说我怎么没去和局长潇洒。
  对于杜局长的死因,官方一直讳莫如深,但我不太相信杜局长会做出那样的事。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杜局长提拔了我,而是他平时给我的印象,是一个非常严于律己的人,有时甚至都有些刻板。话题扯的远了,还是说我自己吧。
  虽然我相信杜局长的人品,但三人成虎,我每天处在这样的环境中,耳中充斥的是人们的评论、调笑,看到的是别人的白眼。局里上下包括所里,都把我当成了一个异类,好多人都不和我来往,生怕我污染他们,或是给他们带来什么不顺,我的压力很大。从那以后,我即使干的好,也得不到任何表扬、奖赏。一旦有失误,就会被有意或无意的放大。
  单位事不顺,在家和媳妇也是经常吵。她说我不会走关系,不懂结交有权势的人,认识的也都是那些又臭又硬的人。她还拿和我关系近的人说事,说他们和我一样没出息,今年春节还拿以前同事老高举例。老高都是死去的人了,我怎能容她胡扯,两人大过年的干了一仗,还没正式上班我就到了单位。所以,她一听到和我有关的事就来气,这也是她之所以接电话时说话不中听的缘由。
  年前的时候,就有传言,说我会被换掉,年后传的就更甚了。我知道这是早晚的事,但心中还是不痛快,我自我感觉还是很尽职的,自认为全所工作在所有乡镇中应该是名列前矛的。我知道无风不起浪,肯定我现在的职位保不住了,虽然我从心里不服,但却不得不服现实的残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