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爱恨情仇》
第14节

作者: 失意的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安暖心里更伤心,她都已经跟何倪分手了,于深海就不能说几句好听的安慰一下吗?现在这个节骨眼,在乔安暖最伤心的时候,他竟然还要再说那样的话。

  对啊,她就是犯贱,又能怎么办?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比何倪更好的人,可她心里就是装不下别人,又能怎么办?
  她不知道何倪为什么要这么对她,是因为她不够好吗?像四岁那年一样,因为她不够好,所以妈妈带走的是夏心妍,而不是她吗?
  眼眶里有泪水滑落,乔安暖赌气的抬手抹了一把。看到手背上碍事的针管,她也不怕疼,将针管扯了下来,手背上有鲜红的血珠凝结,乔安暖没有心思理会,下床离开了医院。
  她又忘了穿鞋子。
  走出医院才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这是那天晚上于深海帮她买的吧。想起自己刚才对于深海说话的态度,乔安暖又有些自责。她不该那么任性对于深海。深海哥为了照看她,已经三天没睡觉。好不容易等乔安暖醒了,还要去承受她的坏脾气。

  想到这里,乔安暖想要给于深海打个电话。下意识摸了摸身上,才发现并没有带手机,也没有带钱。
  乔安暖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尽管现在已经七点多了,西边仍旧能够看到些许光亮。街边的火锅店,有几桌人围坐着喝酒聊天,也有小情侣揽着腰抱着胳膊在路边嬉戏打闹。耳边充斥着熟悉又陌生的成都话。
  她一个人站在人群中,像极了一个精神病患者。
  温凌拿着买好的东西回到病房,推开门的时候,她笑着说:“楼下现做的蛋烘糕,可好吃了。哥,安暖姐……”

  让他们尝一尝的话还没说出口,温凌手里提着袋子愣在当场。看着空荡荡的病房,温凌急忙退出了病房。看了一眼房间号,确定自己并没有走错。难道安暖姐出院了?
  门外护士进门,过来检查吊瓶打完了没。见病床上空空的,问旁边一脸茫然的温凌:“病人呢?”
  温凌摇摇头,她还想问呢。
  护士说话间已经走到病床边,伸手捞起吊挂在一边已经被撕扯下来的针头,又看了一眼被药水滴湿的床单,转头问站在身后的温凌:“病人自己走了?”
  温凌恍然,急忙拿出手机,给乔安暖拨了一个电话,手机刚一响起,温凌就看到了病床枕头旁乔安暖忘记带走的手机。她又将电话拨给了于深海。电话响了很久,于深海都没有接。温凌再打,仍旧没人接。
  于深海坐在公交车上,看着温凌打过来的电话,没有理会。他知道温凌肯定听乔安暖说了刚才的事情,想要打电话劝他,其实于深海倒也不是真的生乔安暖的气。要说气,他最气的是何倪。

  公交车在华侨城站停下来,于深海将手机关机,下了车。
  “怎么不接电话。”温凌自顾自的嘀咕一句,手里拿着手机,站在病房里急的团团转。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再给于深海打过去的时候,对方竟然关机了。这下可把温凌给急的,都快哭出来了。她给于深海发了一条微信和一条短信,说乔安暖不见了。
  何倪的家门口,于深海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开。
  于深海脸色阴寒,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机准备给何倪打个电话。
  此时,电梯门打开,不远处何倪的声音响起:“深海?”
  于深海手里拿着刚刚开机的手机,抬眼朝何倪看了过去。手机叮咚一声,响起信息的声音。他来不及去看,随手将手机塞回了口袋,目不转睛的盯着何倪,大跨步往他走了过去。
  “你怎么过来了。”何倪脸上带笑,只是话还没有说完的,就感觉眼前一阵黑影,面门随即挨了重重一拳,直打的他双眼发昏,单手扶着墙,差点没栽倒在地上。
  他手里的购物袋掉落在地,感觉嘴角剧痛,抬手擦了擦。低头一看,手指上沾染了鲜红的血迹。用舌头一舔,满嘴腥咸的味道。

  “你有病吧。”何倪脸上笑容顿时消散。
  论身高,何倪没有于深海魁梧。论打架的技术,跟平常人打打还行,可于深海从小就练跆拳道,就算是三个何倪,也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这一拳,是替安暖打的。”于深海愤愤道:“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让安暖受那种罪?”
  “安暖怎么了?”何倪脸上有些担忧。

  于深海怒极反笑,哼道:“你觉得你有资格问么?她怎么了?还真是混蛋啊,分手也选个好天气。那么大的雨,她淋成那副鬼样子。裙子都被人扯烂了,幸好安暖没出事,不然你觉得还能站在这里好好说话?”
  何倪一惊:“发生了什么事?谁扯烂了她的裙子?”
  “你们不是已经分手了么?这跟你没有关系了。我今天来只想告诉你,既然分了,就分的彻彻底底,别再给她一星半点儿的希望。要是让我知道你朝三暮四再伤到她,不会放过你。”于深海作势对何倪挥了挥拳头。
  何倪敛眉,算是明白过来。

  “对你来说这不是好事么。”何倪低头认认真真将手背上的血迹擦拭的干干净净。仰起脸,带着一抹笑意:“我空出身位,你就可以陪在她身边了。”
  “你什么意思?”于深海脸色有些难看,怒目瞪着面前一脸无谓的何倪。
  何倪歪了歪脖子,暗自咬牙:“都是男人,装什么。除了安暖以外,谁不知道你对她有意思。”
  “你,你胡说!我跟安暖只是兄妹。”于深海怒喝一声,喘息声有些重。
  “自欺欺人有意思吗?兄妹噢,歌里都唱,享受被爱滋味,却不让她想入非非?真不知道谁更混蛋一些。有种啊,你就跟她讲清楚。我也敬你是条汉子。”何倪咋舌摇摇头,一脸的不屑。他爱或不爱,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说分手也干净利索。哪里像面前这个虚伪的男人一样,明明心里比谁都在乎,还要装出一副成熟又淡然的模样。
  跟于深海比谁更厚脸皮,他甘拜下风。没有过多的跟于深海纠缠,迈步回了家。
  于深海愣在原地良久,耳边回荡着刚才何倪说的话。
  ——自欺欺人有意思吗?
  原来自欺欺人的并不是乔安暖,而是他自己吗?
  ——享受被爱滋味,却不让她想入非非。
  真的是这样吗?

  ——有种啊,你就跟她讲清楚。
  可以吗?告诉乔安暖,他从来都不想当她的深海哥,他只想成为她心目中唯一的男人。
  拿出手机,还没解锁的,就看到屏幕上有一条未读短信。
  「安暖姐不见了。」
  医院的病房内,于深海跑的一身汗。他喘着粗气撞开门,看着病床上空空如也。温凌站在一旁,眼睛都哭红了。
  “哥,你去哪了。”温凌快步上前。
  “人呢?”于深海心里有感觉,乔安暖的离开,应该与他有关。却也不是很确定。
  温凌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买了蛋烘糕回来,病房里就没见人。她把针管扯了,手机也没拿。好像鞋子都没穿。”
  于深海刚才一路狂奔上楼,现在心脏还在剧烈跳动。他双手撑着膝盖,弯腰站在原地,低下头,额头上的汗滴落在病房洁白的地板上。明明已经入了冬,于深海却浑身燥热。不知道是因为愧疚,还是紧张的担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