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爱恨情仇》
第13节

作者: 失意的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纸面上是熟悉的字迹:「既然找到何倪,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还要回去上班,就先走了。你好好吃饭,记得吃药。成都湿冷,千万注意保暖。」

  “八婆。”乔安暖说完,将纸条随手丢回那一叠衣服上。
  “安暖姐,你衣服都湿透了,赶紧去洗个澡把睡衣换上吧,这样要感冒的。”温凌要比安暖高,站在她面前,乔安暖倒像是一个娇小的需要被照顾的妹妹。
  温凌在浴缸放好了洗澡水,乔安暖脱下湿漉漉的破碎的长裙,钻入了浴室。
  外面雨水那么冷,浴室里却水汽蒸腾。不知道是前后温差太大,还是熬到这个点有些困了。躺在浴缸里面,乔安暖感觉自己脑袋嗡嗡作响,整个人都酸软无力,几乎就要这么睡过去了。

  脑海中浮现出之前在茶餐厅何倪说过的那些话,眼睛有些干涩。随即又浮现出于深海写的纸条,眼睛忽然涌出一股温热。乔安暖仰起脸,枕在浴缸边缘,心道:真是神经病啊,失恋都没哭,却被别人一句关心的话惹哭了。
  她忽然想要回家,回到老乔身边,找份稳稳当当的工作,重头开始,好好做人。
  可是,真的就这么跟何倪分开了吗?二十多年的感情啊,她从小到大的梦,就这样被撕碎了吗?
  不要,何倪,不要丢下我。
  天空昏暗的像是要哭,似曾相识的高楼楼顶,乔安暖穿着那身白色的裙子,背风站在露台边缘。看着不远处的何倪,越走越近。

  乔安暖眼眸之中带着惊恐,呼吸也有些急促。她开口,声音带着一丝喑哑:“何倪,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何倪没有说话,只是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
  他像是要走过来把乔安暖推下去,摔个粉碎,可脚步一直前行,却未能靠近乔安暖半分。
  狂风中,何倪就那样面对着乔安暖一直走,一直走。伸着胳膊像是要推掉什么。看的久了,又觉得他像是在要一个拥抱。

  乔安暖同样伸出手,想要去拥抱何倪。就在她伸出胳膊的那一刻,何倪的脚步开始往前移动。两个人之间好似有了一份看不见的吸引力,让何倪一步一步渐渐走到了乔安暖的面前。
  乔安暖仍旧伸着手,想要去抱住他的身子。双手碰触到何倪的手腕,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冰冷。
  何倪面无表情,只是说了一句:“我好累。”
  迈步上前,双手推着乔安暖的肩膀,让她从高楼的天台,直直的摔了下去。
  像前面无数次一样,乔安暖背对着地面,自由落体。白色的裙角被狂风吹拂,在她腿上凌乱的拍打着。
  她看到站在露台边缘的何倪,整个人像沙子一般,渐渐消散,随着风飘飞不见。

  那样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在她的眼前消失了。
  “不要。”乔安暖伸手去抓,沙子萦绕在眼前,迷离了她的眼。
  “不要丢下我……”乔安暖眼中含泪,是因为何倪,还是因为沙子?
  耳边渐渐响起熟悉的声响,乔安暖身体慢慢恢复了意识。感觉到脑袋有些晕,嘴唇干裂,想要喝点水。
  她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入眼是一片素淡的白。

  “你终于醒了。”于深海的脸映入眼帘,他紧锁的眉头舒缓开来,明显松了口气。
  温凌的声音也随即传来:“哥,安暖姐醒了吗?”
  乔安暖转头去看,温凌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又看到自己头顶上方挂着透明的盐水袋,胳膊上插着针管。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医院。
  乔安暖看着于深海,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发现嘴唇已经粘在一起,撕裂的疼。
  温凌急忙递过来棉签和水杯。于深海小心的用棉签棒沾着清水,在乔安暖的嘴唇上润了润。
  乔安暖这才缓缓张开嘴:“深海哥,你不是回家了吗?”
  这沙哑的声音,让乔安暖想起刚才的那个梦。她没有像前段时间一样,梦到自己追问何倪会不会娶她。却梦到何倪想要把她从楼顶推下去。而她在梦中一点也不觉得伤心,反倒是看着何倪化作一团沙,随风飘散不见的时候,心里涌出难以言喻的痛。
  哪怕是梦中,哪怕何倪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乔安暖竟然还是没办法彻底放下他。恨都恨不起来。
  “你这副样子,我怎么敢走。”于深海叹了口气,将手里的水杯放在病床旁的小桌上。
  旁边温凌解释:“安暖姐,那天晚上你在浴室昏倒了,我给哥哥打电话,他的航班正好因为暴雨延迟,就赶回来了。”
  “那天……”乔安暖念道:“我昏迷很久了么。”
  “高烧四十度,三天才降下来。再不醒过来,估计要成傻子了。”于深海想起这次的事情就来气。乔安暖已经很久没有再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了。
  看着于深海着急,乔安暖咧嘴想笑,却不小心扯痛了嘴角。又想笑又疼的想哭,表情一时间精彩至极。
  “哥,你去睡一会儿吧,都三天没睡觉了。”温凌在一旁规劝。
  乔安暖望着守在床边的男人,心有歉疚。
  于深海摇摇头:“我不困,你去给安暖买点吃的吧。”
  温凌点点头,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只剩下乔安暖跟于深海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如今清醒过来,乔安暖想起何倪之前跟她说的那些话,心里还是觉得难以抑制的悲伤。不愿意相信,他们之间就这么结束了。
  可事已至此,就算乔安暖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呢?
  于深海坐在病床边,安静的望着乔安暖。见她把脸撇向一旁,于深海缓缓开了口:“我在网上跟何倪聊过了。”
  乔安暖转过头来,看向了于深海。
  心中带着一丝希冀,多希望何倪只是在跟她开玩笑,希望何倪只是一时冲动,更希望何倪现在已经消气,改变想法了。尽管乔安暖内心最深处比谁都清楚,那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们回家吧。”于深海又说。
  乔安暖原本还等着于深海多说一些关于何倪的事情,没想到他还没开始说的,就已经把话题绕过去了。
  “为什么回去?”乔安暖心底满满的都是不甘心,她皱眉,声音沙哑的问:“我辛辛苦苦跑到千里之外,坐飞机差点吐死在机场,包也丢了,人也病了。就只换来这样一个结果?”
  “不然呢?你还想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于深海也有些生气。他一直都不忍心看到乔安暖不开心,可现在,有些话再也憋不住,他干脆一股脑儿都跟乔安暖说出口:“事到如今,何倪都已经提出分手了,都已经很确定自此以后跟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还要糟蹋自己到什么时候?二十多年了,你就不觉得累吗?何倪他到底哪里好,你凭什么为他做这么多?这个世界上关心你的人还有那么多,离了他你就不能活了吗?”

  “对,离了他我就不能活了。”乔安暖也皱起眉,不悦的跟于深海对峙。
  何倪怎么对她,那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哪怕何倪千般不好万般不好,乔安暖也不允许其他人说半个字。
  于深海气的脸色涨红,乔安暖简直不可理喻。他摇摇头,从座位上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